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6章 新差使(2)
    丽正殿,李二陛下办公室,老李同志坐在桌子后面皱着眉头仔细的看着孔颖达呈上来的鬼画符一样的阿拉伯数字,半晌之后抬头对李承乾说道:“又是你搞出来的?”

    “回父皇,是儿臣自地摊上的一本古籍看来的。觉得此计数方式简单、易懂、而且计算起来方便灵活,所以就记了下来。”为了不给孔老头留下话柄,李承乾只能无奈的继续编下去。

    “书呢?”老李问了一个和孔老头同样的问题。

    “不知道,当时看了一下就放到一边去了,现在卖书的不知付出了哪里,找不见了。”李承乾摇头说道。

    “为何当时不买下来?”李二陛下沉声问道。

    “儿臣……,儿臣没钱啊!”李承乾把脸抽成包子的形状,右手对着李二陛下一个劲的搓着。

    这个要钱的手势,李二从长孙那里见到过,好像也是这混小子特有的手势。

    “胡说八道,你宫中每个月都有2o贯的!”李二看着李承乾那手势气不打一处来。

    “那是公款,如何能够私用,陛下此事却是错了。”孔老头敢向一切看不惯的势力作斗争,哪怕对方是李二也无所畏惧。

    李二陛下有些愕然的看着老孔,有些搞不清他到底是哪伙的。

    不过很快老李同就反应过来,现在追究这个已经毫无意义,当下对李承乾说道:“既然这阿……,阿什么的数字你已经记下,想必如何使用你也知道吧?”

    “和我们现在用的计数方式一样使用便可,比如37,又比如1+2=3。”大概用了一刻钟时间,李承乾把阿拉伯数字的使用方式对李二和老孔说了一下。

    李二陛下拿着毛笔,在纸上写下一个又一个数字,时而沉思,时而微笑,最后点头说道:“此等计数方式果然简单许多。”

    “陛下所言极是。”孔颖达这老家伙亦在一边点头附和。

    “如此便先在国子监与弘文馆中试用,若是效果好便推广全国。”李二这次了善心,间然没有让李承乾参与进去,乐的李承乾几乎没跳起来。

    但很快他就明白,什么是福兮祸所伏。

    “皇太子承乾,宜令听讼,在兹恤隐。自今以后,诉人惟尚书省有不伏者,於东宫上启,令承乾断决。今若有固执所见,谓理不尽,然后闻奏。”

    洋洋洒洒数十字,被李二陛下身边的管事太监抑扬顿挫的宣读出来,听的李承乾如坠冰窟,想不清楚原本好好的一件有了结论的事情,怎么就突然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宜令听讼是啥?承乾断决又是啥?听上去像是又安排新工作,这不是要了亲命了么,难道一点玩乐的时间都没有了?

    原本贞观四年的听讼诏书,竟然提前到贞观元年,对于只想当纨绔的李承乾来说,简直就是世界未日提前到来一样。

    在大唐尚书省左右分司,东有吏部、户部、礼部三行,每行四司,以左司统之;西有兵部、刑部、工部三行,每行四司,以右司统之。

    这特么得多少事啊?六部每有不服,都要让李承乾去听,而且还要断,这简直就是断了他活路一样的安排。

    “父皇,儿臣……。”

    良久之后,李承乾总算是把老李这份诏书是啥意思整明白了,刚想提出异意,却被老李沉声打断:“怎么,诏书已下,莫非你想要朕食言不成?”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承乾只能认命般的点点头,不情不愿的谢恩之后,郁闷在站在一边。

    孔老头原本是打算拉李承乾一起接下推广数字这个活计,没成想人家老子把自己儿子给摘出去了,此时也没啥可说的,又和李二讨论了一下朝堂上的其他事情之后,就讪讪地告辞离开。

    “承乾。”等孔老头离开之后,李二让身边的其他人退出去,沉声对李承乾说道。

    “儿臣在。”

    “你这性子过于弱了。”看着透着一股子灵醒劲的儿子,李二说道。

    “啊?父皇此话怎讲?”李承乾不解的问道。

    李二陛下一脸朽木不可雕的表情说道:“你体恤下属,待人和气这些都是优点,但你记住,你始终是君,他们始终是臣,你明白么?”

    李承乾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草根一辈子,在新时代受的是人人平等的教育,对于古代这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事的确了解的不多。

    “你是朕的儿子,对于朝臣来说,你同样是君,你的意志决不可以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有转移,现在你明白了么?”李二叹了口气沉声说道。

    对于这一次李承乾被孔颖达随随便便就拉过来的事情,李二很不满意。

    大唐帝国决不需要一个可以被自己臣子随意左右的帝王,身为君主必须有自己的主见,大臣们的话只能当成参考,否则亡国之日不远已。

    “父皇,儿臣不是很明白。”李承乾大概猜到了老李的意思,知道他是不满意自己这一次被老孔拖过来的事情,但老李不也是同样有过被魏征逼的闷死自己的鸟么?这和自己这一次的行为有什么区别?

    “哪里不明白?说。”老李决定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给儿子上一课。

    “父皇,儿臣如何知道那些建言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到底什么时候需要坚持自己的主见?”李承乾将自己疑惑说出来。

    “多动脑,多听,多想,多问。这也是为什么朕让你宜令听讼的原因,经历的多了,你才会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坚持,什么时候应该妥协。”

    “需知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你现在在接受谏言方面作的很好,但有些时候需要表示出自己独立的一面,现在你明白么?”李二陛下长长一段话,说的语重心长。

    “儿臣明白了,就是说不说在他,听不听在我,对吧?”

    “不,你现在还是太小,刚刚朕的话你要慢慢体悟,很多时候事情都有两面性的,平和不等于可欺,霸道并不等于独裁。你还有时间,有很多时间慢慢思考这个问题,所以去吧,诏书已经下去了,明日你便找个时间去尚书省听听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