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9章 又是无题(这个作者很懒)
    看着脸色惨白的李承乾,长孙冲有一种报复成功的快感,自从上次被因为拆房子被他老子揍过之后,他可是一直对这事念念不忘。

    最后还是长孙涣看不过去,拉过李承乾说道:“这迎宾楼是属于宫里的生意,所有的利润都要交到内库,现在姑母掌管内库,这里当然就算是姑母开的。”

    “啥也别说了,你们都回去继续吃饭,只有我一个人这事搞的还不大,如果加上你们一起跑了,那才真是完犊子了。”李承乾心思电转间已经把厉害因果想的一清二楚。

    “我们都出来了,还回去干啥?”尉迟宝琪直愣愣的说道。

    程处亮却听懂了李承乾的意思,给了尉迟一个脑瓢,大声说道:“傻了吧?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跑了,这事情可就大了,到时候回家全都得挨板子,因为千把文钱太不值得,走了,回去。”

    一群x二代回迎宾楼了,春晓却带着一脸焦急,扯扯李承乾说道:“少爷,回去吧,去跟娘娘认个错。”

    大唐建国之初,对于二代都是管束极严,基本上能作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李承乾如此吃霸王餐的作法,如果被长孙皇后知道,二十板子之内决对不可能解决问题。

    当然如果到了一些偏远的地方就不用说了,必竟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别说吃霸王餐,就是强抢民女,只要没惊动上面,最后的结局也是不了了之。

    “傻了吧?回去认错自投罗网么?到时候就是我娘不想罚我都不行。”李承乾翻了个白眼说道。

    “啊?”对于李承乾这种异于常人的想法,让春晓极度不解。

    “记住了,这事儿只要没人提,全都装成不知道,明白不?”李承乾瞪了一眼‘光头王’和春晓,装出一脸凶狠说道。

    “喏!”虽然不明白,但是‘光头王’还是很直接的应了一声。

    “此事到此为止,休要再提了,老王,马车呢?”

    “某已经求长孙大公子的家将去取了,想必很快就到。”此时李承乾三人已经露了相,不能再回去取马车,好在‘光头王’多了个心眼,知道求人帮忙。

    东市坊门下面,李承乾三人开始了无聊的等待,直到一刻钟之后,长孙冲身边的家将才将他们的马车赶过来。

    “少爷,我家公子说了,您在迎宾楼的帐已经结完了,让您不用担心。”和老王交接了马车,那赶车的家将躬身对李承乾说道。

    “谢过这位大哥相助之情,另外烦请向我表哥道一声谢。”李承乾对那家将客气的说道。

    “小民不敢当,如果少爷没有它事,小民告退。”能跟在长孙家大少爷身边的人那个不是人精,李承乾什么身份早就被这帮家伙猜的一清二楚。

    “好了,你去吧。”李承乾看出那家将挺不自在,也不多留他,直接将他打走了。

    “少爷,你是不是知道长孙少爷一定会替咱们付账啊?”马车里,春晓轻声问道。

    “不知道,不过如果他们不傻的话,几百文钱换我一个人情这样的事情还是会抢着作的。”摇晃的马车中,李承乾继续斜靠在车箱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有一搭无一搭的应付着春晓。

    “少爷,你为什么对那些下人那么客气啊?”霸王餐的问题解决了,春晓又变成一个问题宝宝。

    “你都说了是下人,那我跟他们炫耀什么?没的失了身份。”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啊?”

    “老郑头那,看看他的油坊准备的怎么样了。”

    “少爷……”

    粼粼车声中,小丫头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像一只小小的家雀,李承乾慵懒的回答也是有一搭无一搭,赶车的老王更是斜靠在车箱上,听着车中的问答,时不时的咧嘴无声的笑一下。

    拉车的老马一路前行,只要没有错路或碰到人,老王同志根本就不去理会,反正李承乾没说着急,慢慢赶路只当出来踏青便是了。

    十几里路并不远,就在李承乾被马车晃的快要睡着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高明哥!”车子刚刚停好,李承乾还没从朦胧中回过神来,一声童音就传进车箱。

    “少爷,是行俭少爷在外面。”春晓探头看了眼,扭头对李承乾说道。

    “他?这小子不好好在家待着,跑这里干什以来了?”李承乾揉了揉脸,疑惑的自语道。

    “高明哥,你可来了,我一个人在这无聊死了。”裴行俭手里握着,从村口大树下的石头上跳下来,几步窜到李承乾的马车跟前,笑嘻嘻的说道。

    “去去去,少拿肉麻当有趣啊,说说,干嘛来了?”李承乾从车里钻出来,蹲在车辕上对裴行俭说道。

    “嘿嘿,在家里待不住,来看看王五他们。”裴行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挠着脑袋说道。

    “怎么样?油坊应该建的差不多了吧?”李承乾从车上跳下来向着村子里面走,口中问道。

    “快了,如果没有意外今天晚上就能完工,明天就可以试着榨油了。”裴行俭也收起刚刚顽童般的表情,学着李承乾的样子将书住衣服领子里一插。

    只不过李承乾衣领里插的是折扇,裴行俭插的是书,结果衣领太小书太大,勒的差点没把舌头出来。

    “小东西,也不怕把自己勒死。”就在裴行俭纠结着是不是要把书从衣领里拿出来的时候,春晓已经把书拿了过去,顺便还在他的头上拍了一下。

    “干嘛打我?”

    “打你不行么?上次调戏本姑娘的帐还没和你算呢。”虽然裴行俭已经解释过无数次,但春晓依旧执着的认为上一次他是在调戏自己。

    “什么嘛,又提这事,那根本就是误会。”裴行俭瞥了春晓一眼,很想暴起反抗,奈何势单力孤,被春晓无情镇压了。

    “你们两个别闹了,行俭,油坊的位置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走在前面的李承乾突然回头说道。

    春晓这丫头在李承乾身边被惯坏了,天不怕地不怕,整个皇宫里除了李二和长孙基本没有她不敢数落的。

    现在她一个劲欺负裴行俭,李承乾也怕两人心中留下什么芥蒂,所以出言将两人分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