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9章 本章无题
    王五说的那家油坊离长安并不远,就在城外大概十几里的一个小村中。

    李承乾一行人,急吼吼赶到小村的时候正是下午时分。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很安静,村民大多都在自家的地头上忙活着。

    在这个没有化肥,没有农药,一年的收成全靠老天的时代,农人们不得不抓紧时间努力作好准备工作,争取秋天的时候有个好收成。

    漫天柳絮中,李承乾站在车辕上紧皱着眉头,心中隐隐有些失望。

    “高明兄,怎么了?”已经从车上跳下的裴行俭看着李承乾问道。

    “老五,你说的那家油坊不会是作菜油的吧?”李承乾站在车辕上听了半天,也没听到榨油时那种‘哐哐’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心中疑惑,转向王五问道。

    “对啊!”王五很郑重的点头。

    “我了个去。”一声哀嚎自李承乾心底出,到底是特么冯京当马凉了。

    李承乾脸上的失落与绝望看的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裴行俭忍不住问道:“高明兄到底在找什么?”

    “豆油,大豆油,你们谁知道?”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思,李承乾强打精神问道。

    所有人都在无声的摇头,就连两个赶车的车夫也在摇头,他们只听过豆腐,没听过豆油。

    “少爷,豆油是什么?”小丫头春晓从车箱里掀开帘子,把头伸出来问道。

    外面的柳絮太多,小丫头实在受不了,就被李承乾留在车里,此时听李承乾说豆油,不由好奇的探头出来问问。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李承乾坐到车辕上,没有回答春晓,只是用小手按在她的脸上,用力一推,把她推回到车里,脸上带着了无生趣的表情,长长的叹了口气。

    在村口徘徊的几人终于引起村中一个老汉的注意,远远的走过来,向几人询问道:“老汉姓郑,几位贵客莫不是有什么难处?不知老汉可还帮得上忙?”

    “李少爷,这郑老汉便是油坊主事。”就在李承乾不知如何开口的时候,熟悉情况的王五给李承乾介绍道。

    哦?油坊主事?李承乾心中一动,瞅瞅身边这几个‘废物点心’,决定还是和老汉好好聊聊比较实在。

    当下李承乾便从车辕上跳下,对着郑老汉施了一礼,然后和声问道:“郑老伯,我们是从长安城里来的,我姓李,想和您打听一件事情。”

    大唐这个时代虽然很多地方强差人意,但至少有一点李承乾特别满意,那就是这个时代乡民的朴实。

    如果他们现在这样的情况放到现代,别说在村口蹲一会儿,就是特么蹲上一天,估计也不会有人过来问问,尤其是看上去就是有钱人的那种。

    “这位小少爷客气了。有什么事情您就问吧,这周围十里八乡的事情小老儿还是知道一些的。”虽然对这些城里来的富家公子没什么好感,但是郑老汉必竟开门作生意,有些活泛心思。

    “老伯,我的事情比较复杂,不如去那边坐着说吧。”李承乾指指村口大树下的几块大石,对郑老汉说道。

    “嗯好。”郑老汉点头答应下来,就陪着李承乾向大树底下走去。

    “老伯,这颗树怕是有上百年了吧?”站在大概两人合抱粗的柳树下面,李承乾仰头看了看说道。

    “两百多年啦,听老辈说好像是当年木兰将军种的。”郑老汉轻拍树身,有些语气中带着一丝惆怅。

    郑老汉的话让李承乾猛然一惊,急声问道:“木兰将军?可是那《木兰辞》中所颂之木兰将军?”

    “正是。”郑老汉点点头,轻轻叹了口气,缓缓坐在一块大石之上,抬头却愕然现李承乾竟一把扯过呆立一旁薛仁贵和裴行俭,对着老树郑重其事的行了一个大唐标准的军礼。

    “这,这……。”郑老汉被李承乾一番动作弄的有些不知所措,慌乱中连忙从石头上站了起来。

    “木兰将军代父从军十二年,阅十有八战,而后高唱凯歌而还。忠、孝两全,乃我辈之楷模,拜上一拜当不为过。”待行过军礼,李承乾扭头对一脸迷惑的薛、裴二人说道。

    “喏!”薛、裴二人原本一脸迷惑,待听到李承乾说代父从军十二年之后,立时明白拜的那位将军,当下又是郑重一礼,重新拜了下去。

    待薛、裴二人重新拜过之后,李承乾才笑着扭头对郑老汉说道:“老伯怕是和木兰将军有些关系吧?”

    之所以李承乾一直以木兰将军称呼,实在是他咬不准木兰到底姓什么,后世记载也是不清不楚,说什么的都有,但有据可考的一说是姓魏,至于说姓花,那纯是扯蛋。

    所以为了不闹出笑话,李承乾还是决定以木兰将军称呼。

    郑老汉默默点头,而后说道:“先祖乃是将军副将。”

    李承乾没有再说什么,心中却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一定和老爹建言,追封木兰。

    心中主意打定,李承乾又对着老汉再度行了一礼,口中言道:“实在不知老伯亦是忠良之后,刚刚是高明失礼了。”

    “莫要如此,莫要如此,老汉当不得。”郑老汉被李承乾突如其来的一礼搞的惊慌失措,搓着满是老茧的手,下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一礼过后,李承乾直起身来,对郑老汉说道:“老伯莫要客气,小子还有些事情想要询问老伯呢。“

    “哦,对对对,不知小公子有何事情,如果老汉知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经李承乾一提,郑老汉才想起,这一伙人不是来拜树的。

    “老伯是否知道大豆油?”扯着郑老汉的衣袖,几人坐到树下大石之上,李承乾才缓缓问道。

    “大豆油?”

    事情果然不出李承乾所料,郑老汉眼中亦是露出和王五等人一样迷惑的眼神,反复思索良久,才摇摇头说道:“不曾听说,不知小公子是从何处听来?”

    何处听来?老子是从13oo多年以后听来的,跟你们这帮土鳖说有用么?在这个除了菜油就是羊油的世界,李承乾真不知道除了吐槽还能干什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