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7章 无巧不成书
    李承乾对薛仁贵勾了勾手指,两人头对头凑到一起,李承乾低声问道:“仁贵,能干过他们不?”

    “高明放心,两个花架子而以。”薛仁贵极为不屑的瞟了已经走进酒楼大堂的三人,低声说道。

    “ok。那就揍他丫挺的。”李承乾对薛仁贵那可是信心爆棚,能三箭定天山的主儿,搞两个护卫加一个娃娃,真有些欺负人的意思。

    “啊?!哦,哦什么?”习惯现代用语的李承乾经常会爆出一些唐人听不懂,胡人听不明白的话,只是目前的薛仁贵还不能完全适应,被李承乾一句话给整懵了。

    “我去,就是揍他们的意思。”

    李承乾话音方落,薛仁贵就像一只离弦的箭一般冲向走过来准备理论一番的三人。

    ‘嘭’的一拳,小娃娃身侧的高个儿护卫就飞了出去,紧接着老薛抬腿就是一脚,把另一个矮一点的护卫也给崩飞了出去。

    那个小少年此时已经被吓傻了,两眼瞪的溜圆,嘴巴张的大大的,似乎是想喊人,但却不知道喊谁,俩护卫此时都倒在地上直哼哼,眼看是起不来了。

    直到此时小少年才看清楚,原来袭击他们的竟然是那三人中的一个。而且这人看上去年龄也不大,最多不会过18,就是长的太高了些,竟然比他高出两个脑袋还多。

    “你,你想干嘛?”护卫全都被放倒了,眼见对方武力值爆表,小少年也害怕了起来,声音竟有些颤抖。

    “没啥,就是教训教训你,别以为什么事儿都是你能掺和的。”李承乾的声音在少年的背后响了起来,声音同样的稚嫩。

    小少年似乎出身于武将世家,听到身后的声音并没有直接转身,而是将身体闪向一侧,然后才转过身来,将李承乾和薛仁贵完全置于他的视线之内。

    “你是谁?你如果敢动我一根汗毛,我裴家不会放过你的。”小少年色厉内荏的说道,他现在明显处于劣势,又怕李承乾他们揍他,所以开始自报家门,企图震慑对方。

    听到小少年自报家门,李承乾心中一动,裴家?如果真的是想像中的那一家的话,道是可以打听一下裴行俭的消息。

    不过看看眼前这个小正太明明怕的要命,却还要硬撑着,李承乾不由产生一种逗逗他的想法:“你是在逼我们杀人灭口么?”

    “什,什么?”小少年一时没有搞明白李承乾的意思。

    给春晓和薛仁贵打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李承乾接着说道:“既然你都说了会让你的家族报复我们,那不如我先下手为强,把你干掉,这样你家里人就找不到我们啦。”

    “你,我……。”小少年似乎真的被吓住了,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过来。”李承乾对着不知所措的小少年勾了勾手指,又指指对面的长凳:“坐下。”

    待少年坐下之后,李承乾看看正在检查两个护士的薛仁贵,见他摇摇头,表示两个护卫没什么事,才扭头对小少年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也真的被李承乾刚刚的话吓住了,怕他真的杀了自己,当下也不敢隐瞒,委屈的说道:“裴,裴守约。”

    “裴守约,守约……。”李承乾沉吟片刻,觉得这名子挺耳熟,一时间却想不起到底是谁,便一直在嘴里念叨着,直到一丝灵光闪过,双眼猛的睁大,盯着少年道:“你是裴行俭?”

    “你,你认得我?”小少年愕然抬头,看着李承乾。

    “果真是你!”李承乾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暗道得来全不费功夫,不过看着裴行俭一脸委屈的样子,不由脱口说道:“可你怎么那么怂啊?”

    “啊?”对于后世的一些词汇,大唐这个世界的人是无法理解的,所以裴行俭也不知道李承乾说的是啥意思,只是觉得不像好话。

    其实要真说起来也不能怪裴行俭怂,只是他从小刚刚生下来老爹就没了,能有现在的条件,也是靠关父亲一些老友在支应着。

    所以这裴行俭虽然出身名门,但在处理贵族间关系上却差了很多,尤其再遇到李承乾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腹黑男,更是被整的懵头懵脑。

    也正是因为他自小没了父亲,所以李承乾要把他找出来,在不惊动一些朝中大臣的情况下,也是不容易,这一次偶然遇到,也是侥幸所至。

    “行了,不逗你了,我们应该是同年,所以你叫我一声兄长没问题吧?”看着有些傻愣的裴行俭,李承乾决定还是放他一马,再逗下去这小子怕是要哭了。

    “我,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你兄长?”裴行俭犹豫着问道,看上去就像是在防备一个骗子,弄得李承乾突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看看裴行俭揪在一起的包子脸,李承乾还是放弃了找他麻烦的打算,只是从腰间解下玉佩,放到桌上,对裴行俭说道:“如果识得此物出处,我便告诉你我是谁。”

    “这,这是皇宫中的东西。”裴行俭虽然年少,但必须出身世家大族,一些常识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我姓李,字高明。”见裴行俭真的能认出玉佩出处,李承乾自然不会食言,当下便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李高明?”裴行俭一脸的懵逼,死活也想不想来皇室之中谁叫这个名字,就像刚刚李承乾想不起裴约守是谁一般。

    “或者你可以叫我李承乾。”看裴行俭实在想不起来,李承乾只好又追加了一句。

    心里想着,小裴同志,你最好别想起来老子是谁,那样老子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喊一嗓子‘我爹是皇帝’。

    可李承乾注定要失望了,裴行俭在听到‘李承乾’三个字的时候脸色瞬间就变了,变的一片惨白,冷汗也开始从头顶冒出来,结结巴巴的说道:“太,太……”

    “嘘。”眼看裴行俭就要失声叫出来,李承乾赶紧将手指竖在嘴唇前面,示意他禁声,同时说道:“心里知道就好,莫要声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