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6章 美丽的误会
    “少爷,少爷。好热闹啊!”离着西市还有一段距离,李承乾和春晓,薛仁贵就被那接踵摩肩的人流吓了一跳。

    相对于春晓的兴奋,薛仁贵更多的感觉是紧张,不自觉的向李承乾靠近了些,生怕他出什么问题。

    同时心中心中暗暗腹诽:早知道这里这么乱,就特么不应该来。

    就在薛仁贵紧张的四下打量时,李承乾在他的腰上拍了拍说道:“好了仁贵,别紧张,自然一点。”

    没办法九岁的李承乾身量还没长开,相较于自幼习武,已经十四岁的薛仁贵矮了不是一点半点。如果不想把胳膊伸的老长,只有拍后腰。

    “少爷……”薛仁贵觉得还是把李承乾带回皇宫比较好。

    “仁贵,跟你说多少次了,没人时叫高明就好。”李承乾当然知道薛仁贵担心的是什么,不过他并不怎么在乎,就在刚刚冷眼扫过周围,至少看到3个宫里的熟面孔。

    如果说现在大唐没人想李承乾死,他是不信的,但如果说人人都想要他的命,他还是不信的。

    长安城这么大,李承乾不信自己命那么差,来一次西市就能遇到剌客,最关键的一点,李承乾不信特么有人能认识自己。

    “这……。”薛仁贵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而且能和一国太子称兄道弟也是一种荣耀,只是多年来的贫困生活,让他有一种畸形的自尊心。

    “别这这那那的,你薛仁贵如果是个爷们儿,还看的起我李高明,就叫一声高明兄弟,看不起那就算了,我李高明自认高攀不上。”刚刚从山里走出来的薛仁贵,还是是只有十四岁的憨厚少年,如此斗得过有着2o多岁灵魂,来自于后世的李承乾,当下就被将在那里。

    扭头看看一脸鄙视的春晓,仁贵老兄决定雄起一次,然后他就作了这辈子最最‘错误’的一件事情:“高明贤弟,为兄有礼。”

    “哈哈……,这才对嘛,我就知道仁贵兄不会嫌弃我。”虽然到大唐已经半年有余,但李承乾还依旧保持着后世的一些习惯,比如史上有著名将领的崇拜。

    “行了,咱们也别在这磨叽了,春晓都等急啦。”一把扯起薛仁贵,李承乾朝春晓的方向给薛仁贵打了一个眼色,抬腿就往西市的方向走了过去。

    “高明,我认为还是回去吧,这里人太多,不安全。”走在李承乾的旁边,薛仁贵还是在纠结着。

    “放心吧仁贵,别把人都想的那么坏,偌大个长安,想我想的不会过5o个,那有那么巧在这里就遇见了。”摇着前几天赶制出来的折扇,李承乾心不在焉的说道。

    相比于东市,西市这边果然是乱了很多,而且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

    短短的一刻钟之内,李承乾看过不下三伙人在收保护费,当然也许这时候不叫保护费,不过只是称呼不同,有什么关系呢。

    而抱着逛街心思的春晓却没时间管这些,一刻钟的时间,她的手里早就全都是一些吃食,胡麻饼,饴糖,烤肉,至于一些拿不了的面人、风筝之类的玩具,则全都放在薛仁贵的手上。

    不过在西市这样的小玩意儿太多太多,很快不光薛仁贵,就连李承乾都不得不帮着春晓拿上一两样。

    最后,李承乾和薛仁贵实在累的不成了,随意找一家酒楼窜进去,把东西往柜台一扔,再放下几枚铜钱,告诉伙计全都送到东市xx牙店,然后就蹲在酒楼里装死狗,任凭春晓怎么说,就是不出去。

    “少爷,再逛逛吧,刚刚有好几样都没有买呢。”春晓像一只不知道疲倦为何物的小松鼠一样,总想着往窝里搬东西。

    李承乾现在腿都快要走细了,哪里还敢搭腔,低头,抱着水碗继续装死狗。

    “仁贵哥?”秦晓说不动李承乾,扭头开始对薛仁贵说道。

    “我要保护少爷!”薛仁贵回答的理直气壮,意思很明确‘不去’。

    “哼!”这下春晓没招,气呼呼的坐到桌子一边生闷气。

    “小娘子,想买什么,跟少爷走,少爷买给你。”就在李承乾打算劝劝春晓,休息一会儿再去的时候,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而且听上去年龄并不大。

    惊愕中的李承乾三人扭头看去,现酒楼门口站着一位带了两个护卫的小小少年,和李承乾年龄相差不多,唇红齿白,甚是可爱。

    那少年也不等李承乾等人说话,继续用带着鄙夷的口气说道:“小娘子莫怕,我不是坏人,只是看不起你家主人这样的吝啬鬼而以。”

    卧槽,李承乾呆呆的和薛仁贵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愕,这特么是遇到正义感暴棚的了?

    “小弟弟,你是谁家的孩子?姐姐的主人可不吝啬呢。”看着正义感暴棚的小正太,春晓笑眯眯的说道。

    “兀那女子,那个是你小弟弟,我家少爷问你话如实回答就好,莫要乱嚼舌头,给自己惹下麻烦。”不等小正太说话,跟在他后面的两护卫中一个突的喝了一声。

    民间有句老话,‘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或者‘不怕神一样的队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春晓在宫里虽然不是怎么管事,但至少在李承乾的‘兰若寺’那也是说一不二,甚至一些地位差一些的管事见了她也要礼让三分,此时被一个护卫呵斥,如何忍受得了,当下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是那家仆役,竟然如此放肆。”

    那小少年见得春晓大雌威,面色一变,沉下声音说道:“放肆!我家护卫岂是你一个小小婢女可以训斥的?”

    一个美丽的误会就这样生了,面对这样的情况李承乾还能怎么办?春晓可是他宫里的管事宫女,虽然没有任命,但这是事实。

    有道是宰相门房七品官,那太子的贴身女官呢?要几品?

    如果这个时候李承乾再不表态,只怕不但春晓,就连薛仁贵都会瞧不起他。

    不过以李承乾蔫儿坏的性格,要给春晓出气那就必须出个狠的,所以此时的他并不打算公开身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