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5章 ‘饭桶’和‘人伢子’
    事实证明,春晓的担忧明显是多余的,看着将饭桶抱在怀里,一个劲儿把米饭往嘴里猛塞的薛仁贵,就连一直以为自己很能吃的王成武眼眶都在‘哐哐’直跳。

    这那里还是人啊,完全就是牲口嘛,眼瞅着桶里的饭一点点的减少,早知会如此的李承乾已经看的呆住了,必竟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房间中已经没人再吃东西了,只有薛仁贵一个人吃饭出的‘呼噜’声,这泥马完全是不给人活路啊,看他吃饭这架式,谁还能吃的下去,光看就特么觉得撑的慌。

    几乎是在一刻钟之内,一桶白米饭已经见底,放下手中勺子,一口抽干一瓢凉水,薛仁贵起身道:“谢过殿下,仁贵饱了。”

    饱了。这家伙终于饱了,李承乾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要不要休息一下?”

    吃了这么多东西,李承乾也怕这家伙突然暴毙。

    “不用,某尚有余力。”难得吃顿饱饭的薛仁贵身体站的笔直,认真说道。

    我了个去的,还尚有余力?是有余力接着吃呢?还是有余力接吃呢?李承乾此时觉得无论自己说什么好像都不太合适。

    “殿下,殿下。”就在李承乾觉得不知说什么才好的时候,春晓在背后轻轻拉扯他的衣服。

    扭头一看看,就听春晓低声说道:“殿下,这样不行啊,要是您找的那几个未来将军都这么能吃,我们很快就要破产啦。”

    春晓自认为已经将声音压低,但女孩子声音尖细,薛仁贵又是武人,如何听不清楚,当下面红耳赤的说道:“殿下,仁贵肚量有些大,但却可一餐顶三天,只要……。”

    “仁贵兄莫要听春晓胡说,习武之人消耗原本就不是我等常人可比的,况且仁贵兄武力过人,多吃些饭食有何不可。”李承乾有些不好意思,怕他心中存有芥蒂便安慰道。

    “这……。”薛仁贵其实心中道没什么芥蒂,只是被一个女子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这这那那的,还是不是条带把的汉子,不就是吃点东西么,当得什么大事。”如果此时李二陛下在场,一定会感叹,自己好好一个儿子被程妖精给带坏了。

    薛仁贵被李承乾拿话一激,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笑了,带着一丝少年人特有的憨厚。

    “仁贵兄若是无事,陪我出去一趟如何?”见薛仁贵不再困窘,李承乾也放下心事,邀请他一道出宫。

    “殿下,殿下,您又要出去啊?带上我好不好?”一旁的春晓耳朵尖,隔了老远听到李承乾要出去,连忙跑了过来。

    要知道一入宫门深似海,春晓这丫头打小入了宫,天天生活在这一片小天地里面,已经很久没有见识过外面是什么样子了。

    “行,没问题,不过你可要听仁贵兄的。”李承乾脸上带着坏笑,对春晓说道。

    “啊?!为什么啊?!”顶着包包头的春晓脸都快要抽成包子样,有些郁闷的问道。

    “不为什么,今后你很多事怕是都要听他的呢。”李承乾脸上坏笑依旧。

    心理年龄2o多岁的李承乾一肚子的鬼心眼儿,薛仁贵第一次看到春晓时呆滞的眼神已经让他明白,这小子八成是对自己的侍女动心了。

    虽然来自后世的李承乾不会玩什么赏赐宫女之类的把戏,但暗地里成全一下老薛还是可以的,再说春晓如果真的能够嫁给薛仁贵也未尝不是她的福气,怕只怕老薛看不上这丫头。

    “那,那好吧!”为了出去,春晓无奈的答应,只不过末了狠狠的瞪了暗中注视这边的薛仁贵一眼。

    “殿下,那我呢?”站在一边的王成虎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有些讷讷的问道。

    “你?你当然是继续你的任务,去找苏定芳。”现在的李承乾决心要把自己的收集大业进行到底。

    将来出去的时候,前面走着席君买,左有苏定芳、右有薛仁贵,身后跟着裴行俭,我去,多牛逼的阵容。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左膀右臂先找到,既然薛仁贵到了,那苏定芳必须也要找到。

    “殿下,我,我上哪儿找苏定芳去啊?”王成虎都快被李承乾给逼哭了,天天让他去找个这找那个,而且年岁还都不大,长安周围十里八乡的都以为自己是人伢子来着,差一点就报了官府。

    而现在又从李承乾嘴里跳出个苏定芳,王成虎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完全两眼一摸黑,这可怎么找啊。

    李承乾无奈的叹了口气,扭头看看王成虎,舔舔嘴唇说道:“苏列,苏定芳。冀州武邑人,现在或者在咸阳始平县,总之就这两个地方。”

    “喏!”王成虎也是看出来了,李承乾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现在太子是不折腾那些奇技淫巧了,可玩起人来还不如玩奇技淫巧呢。

    现在刚刚找到薛仁贵,马上就跳出个苏定芳,将来呢?将来还要找谁呢?

    “哎哎哎,回来。”就在王成虎马上要离开的时候,他的担心变成了现实。

    “殿下还有什么吩咐?”王成虎苦着脸问道。

    “让你的人顺路去各卫府问一下,有没有一个叫席君买的,有的话一起带回来。”正所谓一事不烦二主,反正‘光头王’也要出去找人,不如让他一起找算了。

    “喏!”王成虎算是认命了,人伢子就人伢子,谁让这位爷好这口呢。

    ‘光头王’带着一脸的郁闷离开,剩下李承乾、春晓和薛仁贵蹲在院子里商量一会要去什么地方。

    “春晓,咱能别转了么,你家殿下我眼晕。”李承乾看着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的春晓,揉着脑袋说道。

    “殿下,你们说我穿那一件衣服好啊?”春晓像是没听到李承乾的报怨,红的、绿的、蓝的,各色裙子一件件换来换去,像是去参加典礼一样。

    “小娘子,我们是要去西市,不是去踏青,你穿成这样很不方便的。”半个时辰之后,就连蹲在一边,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薛仁贵都看不下去了,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