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2章 又差点被罚
    惊魂未定的李承乾从马上下来,扭头看着走过来的李二陛下和一群老杀才,纠结了半天,决定还是不追究刚刚是谁吼了一嗓子。

    “小子,骑术不错嘛,这样都没掉下来。”程魔头还是那么放荡不羁,走过来用他的熊掌在李承乾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谢谢程伯伯夸奖!”虽然知道程魔头没用力气,但李承乾依旧觉得半边身子都是麻的。

    “小子,你的马蹄子下面是什么?”尉迟老魔和程咬金一个德性,只不过老程是装的,他是真的。

    李承乾被尉迟恭的话搞的一愣,扭头看看:“什么也没有啊。”

    尉迟恭这老家伙干脆也不和李承乾废话,直接越过他,来到他小马跟前,弯下腰两膀轻轻一较力。

    可怜的小马被被老尉迟四马攒蹄的倒提了起来,四个钉着半圆型铁片的蹄子也亮了出来。

    举到李承乾跟前,比了一下,老尉迟现好像李承乾还是不够高,只好把马又放到地上压住,也不理会小马的嘶鸣,后指着半圆型铁片问道:“这是啥?”

    “马蹄铁啊!”李承乾有些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好问的,是个人都知道的吧。

    “马蹄铁是什么?小子,战马得之不易,莫要折腾它。”尉迟将小马放开,看着它一溜烟的跑没了影子,鄙视的看了李承乾一眼,就扭头往回走,末了还叹了口气。

    “哎,哎我马!”看着马跑了,李承乾急的直跳脚,找遍后宫才找到一匹听话的小母马,就这样被尉迟恭给吓跑了。

    而且刚刚那老货是什么态度,鄙视?失望?土鳖好吧!马蹄铁都不认识还好意思当将军?

    最后还是老程够意思,蹲在李承乾跟前,用自以为比较小的声音说道:“小子,战马是我们最好的战友,到了战场上它就是你最亲密的伙伴,所以要善待它们。”

    “不是,我……。”对于老程这个人,李承乾还是挺有好感的,虽然他经常欺负自己,但却并没有坏心,就是像邻家伯伯逗孩子玩儿一样,只是他的方式有些特别。

    那知老程根本不给李承乾说话的机会,接着说道:“再说你一个爷们儿,骑个小母马算什么回事?”

    前后完全不搭的两句直接把李承乾干懵了,气的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骑个小母马怎么了,老子才8岁啊,还没根马腿高呢。真当老子是你家处亮那皮实货一样,被一脑瓜瓢抽成滚地葫芦,爬下起来照样活蹦乱跳。

    吐槽归吐槽,李二陛下接下来的话可是要了亲命了:“太子行为不检,残害生灵……,罚抄……。”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眼瞅着老头子口头旨意就要下来了,李承乾哪里还敢怠慢,赶紧接上一句。

    “你还有何话说?”李二陛下阴着脸,沉声问道。

    这小混蛋太能惹事儿,那马就算要折腾,回‘兰若寺’折腾不行么?非得跑到外面来折腾。

    这下被朝臣看到了,如何袒护于他。

    看着老李的脸色,李承乾也在纠结,莫高窟里什么2o3还是3o2洞,里面不是有开皇4年的钉马掌图了么?

    按理说唐朝现在应该有马蹄铁这东西,可为什么满朝文武没有一个认识的,而且还要罚自己,难道后世的资料是错的?

    不过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皇帝老子还等着他回复呢。

    “父皇,儿臣认为铁比马蹄的角质层更加耐磨,所以才给马蹄子钉上铁片。这样一来可以增加耐磨度,还可以在崎岖道路上保护马蹄的完整性。”

    “这……。”李承乾的理论无疑给所有人出了一个难题,因为没人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就连被后世评为军神的李靖都揪着胡子直摇头。

    “你是如何知道的?”李二陛下见众人难作判断,便出言问道。

    “马蹄磨损了,弄个铁的钉上去,自然而然就知道了。”既然大唐无人知道马蹄铁这东西,李承乾也不会傻傻的去说那个莫高窟的事情,一担那个是后世的谣言,只怕后果难料,还不如说是自己明的呢。

    至于以后真的有人现莫高窟有这壁画,大不了就说自己灵机一动,用历史的偶然性和必然性给这帮文盲再上一课好了。

    “陛下,臣认为可以试一下,若太子所言属实,于我大唐而言百利而无一害。”老成持重的李靖先建言。

    “太子就有现成的,还试什么。”把马吓跑的老尉迟又跳出来了。

    “跑了!”李承乾很无奈的指指他的小马逃走的方向。

    “抓回来就是了,满营只有那一匹小母马,显眼的很。”老尉迟大咧咧的说道,完全不顾李承乾黑如锅底的脸色。

    老子不就是骑了一匹小母马么,安全第一不行么,至不至于喊的满营地都知道。

    不过尉迟恭说的没错,命令传下去时间不长,那匹小母马就被带回来了。因为这傻乎乎的家伙根本就没跑远,只跑出去大概一里左右,见没人追它,就停了下来,然后被外面的哨兵捡回来。

    龙原上不缺乱石,除了一些平整好的场地之外,到处都是崎岖不平的山野。

    试验自然不能让李承乾去,他是太子,磕了碰了不好交待。

    所以年龄最大的程处亮被老程同志安排了这份任务,以极不屑的态度骑上小母马,像一只狗熊骑上一只骡子,爆喝声中,如脱缰的野驴一样冲向荒野。

    大概跑了有一刻钟的功夫,可怜的小母马才终于回到李承乾身边,可怜的家伙已经被程处亮压的走路直晃荡,眼见是骑不得了。

    “陛下,臣认为马蹄铁的确有大用。”尉迟恭再一次用四马攒蹄的方式检查了小母马的蹄子,对李二躬身说道。

    “嗯。众位爱卿以为如何?”李二陛下点点头,出声询问。

    看到程处亮骑着小马在荒野中的狂野表现,久经战阵的大唐武将们都明白,如果是普通的马现在应该早瘸了,而那匹钉了马蹄铁的小母马除了累的有些站不住,好像没什么其它问题。

    “陛下,是臣先现太子的马蹄声不一样的,理应先装备臣的右武候卫。”马蹄铁的优点在场众人都看的出来,尉迟恭自然也看的出来,自持玄武门之变中有拥立之功,当仁不让的开始抢好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