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0章 虚惊一场
    人无论作什么都需要有动力,李承乾也不例外。

    看着火坑一角堆着的人头大小的一堆铜钱,李承乾只能报以无奈的苦笑,财大计必须加快度了,否则**丝这个名头只怕这一辈子还会套在自己头上。

    所以第二天中午,李承乾就迫不及待的带上侍卫,伙同了一众二代,一行好几百人,浩浩荡荡杀出长安城,直奔东北方龙原马球场,准备进行他们的财大计。

    但很多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李承乾竟愕然现这里已经被一群老货占据,而为的正是他避之不及的程魔头。

    扭过头,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身后的一众二代,现这群小子已经极为默契的作鸟兽散,远远看去,一众背影跑的极为消魂。这群王八蛋,跑之间意然没有一个人想起通知李承乾一声的。

    而就在李承乾纠结于自己要不要跑的时候,老程的破罗嗓子就响了起来:“承乾贤侄,见了老程为何躲躲闪闪,莫不是老程会吃人不成?”

    “程老匹夫,休要胡说。”就在李承乾纠结于跑是不跑,怎么跑才能保持一点形象的时候,另一个中年汉子骑着马靠过来,缓解了块面的尴尬。

    只是在那汉子越众而出之时,透过人群的缝隙,分明可以看到一缕明黄之色。

    整个大唐敢用这个颜色的,除了他老子李二陛下,那就是他老子的老子李渊。再仔细瞅瞅眼前这一批人,基本上个个都参与过玄武门之变,现在已经不用想了,人群后面必定是他老子李二陛下无疑。

    想通了这一点,李承乾就知道,跑不了了,只得骑着自己的小马向着对面那个汉子迎上去,口中应道:“承乾见过段叔叔,见过各位叔伯。”

    “陛下就在前面召见太子,太殿下随某走一遭吧。”这老段可是出了名的冷面将军,谁的面子也不给,李承乾也不例外。

    “还请段叔叔带路。”此时李承乾也明白,自己这次只怕是无意中撞枪口上了。

    而且看着四散而出的骑兵,以及不时被擒获归来的一众仁兄,李承乾总觉得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算是皇帝老子要召见,也不至于把哥们带来的侍卫全抓起来吧?

    不过再不对劲也有被带到老爹跟前的时候。

    看着一本正经的老爹,一脸担忧的老娘,还有刚刚嘻嘻哈哈现在一脸严肃的一群老货。

    李承乾也没心思多想,直接上前给老爹见礼:“儿臣见过父皇,见过母后。”

    “太子来此所为何事?”皇帝老子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冷冷的问了一句,把李承乾整的一愣一愣的,搞不清楚生了什么事情。

    四下里瞅瞅,除了老程一直在挤眉弄眼之外,全都目不斜视。

    “儿臣几日前研究出一种新的蹴鞠玩法,今天找来这些兄弟一起到球场试验玩耍一翻。”伸手指指身后被抓回来的一众二代,心里觉得十分憋屈。

    不就是想出来打个球,这是招谁惹谁了,至不至于搞这么大阵仗?

    “蹴鞠?什么样的蹴鞠需要携带衣甲?”不等老李再次动问,长孙就开口说道,问话时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这……。”李承乾琢磨半天,也没想明白应该怎么解释‘橄榄球’的概念,最后只能纠结的说话:“父皇,母后,我儿也说不明白啊,能否找些人让儿臣演示一下?”

    “准了!”不等其他人有所表示,李二陛下大手一挥,同意了李承乾的要求,他也想看看李承乾到底想要搞什么。

    今日原本天气晴好,散朝之后和以前的一众老兄弟打算到龙原球场打打马球,较量一翻。不成想刚到地方,就听有人来报说有一只5oo人左右的兵马从城内冲出。

    刚刚经历过玄武门的众人当时就炸毛了,纷纷建言让李二向后撤,或者从其它城门回转长安。

    伟大的李二陛下如何肯离开,要知道大唐能能征惯战之士基本上已经被他网罗一空,谁还能带着5oo人冲击他的军阵。

    结果他们这里还没争论明白呢,探子又来报告说带队的是太子。

    这下轮到老李炸毛了,非要看看李承乾到底要搞什么明堂,竟然要带着5oo来人玩兵谏。

    探马穿梭间,一份份消息不断传来,李二陛下大营这边众人的心情只能用一句成语来形容,那就是跌宕起伏。

    一会儿有人来报说某家公子在队伍里,一会儿又报说另一家公子在队伍里,最后总的一算所有武勋贵族几乎一个不落,全都有份。

    如此一来场面更加紧张,文官世家一系几乎将所有武勋贵族都列为不可信任的人物。好在李二陛下独断纲乾,派了饶威大将军段志玄出马,命他将太子一系人马全都擒来。

    如果一来才有了刚刚到处逮人的一幕,而段志玄也是见到李承乾之后才放下心来,暗中将报信的兵丁狠狠骂了一顿,谁特么见过兵谏不带武器的。

    李二陛下的话那就是圣旨,此时所有人心中都是忐忑不安,自然没人阻止老李,而且他们也想看看,李承乾到底在搞什么妖蛾子。

    人很快就按李承乾的要求聚齐了,但闹腾的太子殿下又开始折腾,非得让所有人都穿上战甲,而且还要全副武装,头盔都必须带着。

    最终在半个时辰之后,一切按李承乾的要求准备停当,画好的场地中,双方加在一起22位队员各自站好,只等李承乾吹响手中的竹哨。

    “无忌,见过么?”李二陛下疑惑的看着虽时准备开始的新式蹴鞠,扭头对身边的长孙无忌问道。

    “好生奇怪,臣没有见过。”长孙无忌暗自擦着冷汗,祈祷着李承乾说的是实话,否则的话只怕事情就特么热闹了。

    老李同志和长孙在议论,下面的那些武将也在议论。

    程妖精用胳膊肘捅捅一边的老尉迟,用尽量小的声音说道:“怎么样?怎么出门道没?”

    “没看出来,不过看上去应该挺过瘾。”老尉迟远远的看着比赛场地,双拳紧握,好像随时准备冲上去。

    “我觉得也应该挺过瘾,要不……,咱俩上去试试?”老程语气中满是挑衅。

    “试试就试试!”老尉迟自然不甘示弱。

    然后就在李承乾把哨子送进嘴里,马上要吹响的瞬间,两声断喝同时响起:“住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