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9章 官二代的穷鬼们(2)
    李承乾的话让众人不再说话了,马球的确不是他们能玩起来的

    一匹上好的战马现在大概要2o贯,搞一个马球队怎么也得2o匹马,这样就是4oo贯,骑士也要花钱养,马更要花钱养。

    这么算下来别说他们这些嫡系的次子,就是嫡长子想搞都搞不来。

    更不要说他们现在年龄最大的才12,最小的6岁,家里根本就没可能把这么大一笔钱放到他们手里。

    最后还是蹲在一边的李思文脑瓜子反应快,只是略略的一滞之后,就问道“高明兄,听你的意思是……,这球队是我们个人的?”。

    此时的李承乾也没什么形像了,直接蹲在椅子上,拍拍桌子将众人目光吸引过来后说道:“球队当然要掌握在我们手里,要不然赚钱的计划怎么执行。”

    “高明,到底怎么赚钱啊,不会像马球比赛那样,靠门票赚钱吧?”在边上听了半天,一直没开声的尉迟宝琪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谁说要收门票了?”李承乾有些愕然的看着尉迟宝琪说道,而且门票才能赚同个吊钱。

    “不,不收门票?那还赚个屁钱啊?”程处亮从嘴里吐出一根鸡骨头,眼睛瞪的溜圆说道。

    土鳖,这就是一群土鳖,李承乾无奈瞅着桌上这一群二代,对帝国未来有一种深深的担忧,大唐的未来难道真的就靠这帮犊子?

    不过这事也怪不得众人,古代信息流通本就不畅,再加上儒家学说的不断洗脑,所以很少有人去研究那些商人的活计。

    此时不要说在坐的一众少年,就是把房玄龄和杜如晦拉过来,如果单靠李承乾前面说的那些只言片语,恐怕也理解不了他的意图。

    这和人聪不聪明无关,完全就是意识的问题。

    也就在李承乾瞎琢磨的空当,房遗爱在一边嚷嚷道:“我的太子哥哥,你就明说了吧,别让我们猜了。”

    此话一出当即得到所有人的认同,纷纷插言让李承乾快点说。

    面对着一群土鳖加文盲,李承乾只能无奈的摇头,一个曾经生在现实中的事故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这是一个生在9o年代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经营海鲜的倒爷。

    在9o年代末期的时候,这位倒爷因为前期的努力,赚了一些钱,大概有1oo万左右。

    但有一天倒爷不知什么疯,结束了自己所有的生意,将和他比较要好的几个兄弟招集到一起,说是要吃散伙饭。

    酒桌上众人很好奇他要去作什么,就不断的问他,然后倒爷说出一翻让众人倒绝,但却很有道理的话。

    原来这倒爷觉得钱赚的差不多了,想去读书,而且要去读清华。

    按9o年代末期的标准,他打算拿5o万去清华大学买一个旁听的资格,学校不用管他是否能毕业,只要让他在学校里待着就行。

    然后他准备用另外的5o万去资助1o个家庭条件不好,实在念不下去的优等生(不要奇怪,考进清华的并不一定都读的起)。

    故事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后面的事情相信大家也能猜的到。清华大学的优等生毕业之后无论如何都不会是白丁一个。

    1o年或2o年之后,这些学生中只要有一个……,好处大大的有。

    这个故事不断在李承乾的脑中浮现,让他放弃了慢慢引导这一群大唐土鳖的想法。

    意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想的到就是想的到,想不到就是想不到,和引导无关。

    思及此处,李承乾也不在犹豫,当下开口说道:“我打算用半年的时间,将我们新式蹴鞠比赛宣传出去,然后在秋季的时候举办一场联赛。”

    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看众人都在聚精会神等他继续说下去,就接着说道:“比赛的时候我们不收门票钱,但是我们可以卖广告位置。”

    “什么是广告?”对于李承乾时不时冒出来的新名词,长孙涣很是好奇,所以插言问道。

    “就是广而告之的意思!”李承乾随意的解释了一下,继续说道:“就像你开一家酒楼,却没有人知道,那么就不会有人到你的酒楼中来。这时你就需要去宣传,努力让更多人知道,去告诉别人,这里有一家新开的酒楼,味道特别好。”

    “嗯嗯。明白了,高明,你接着说。”程处亮的嘴巴里塞的满满的,却依旧要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以长安城百姓的性子,不要钱的比赛一定会有很多人看,到时候就是那些商家作广告最好的机会。而我们就是要利用这个机会,把广告的位置卖出去。”

    任何时候,只要提到钱,最积极的一定是老程家的娃,此时也不例外:“高明,你打算一个位置卖多少钱?”

    “十贯!”

    “噗”,正在拿酒把嘴里的东西往下送的程处亮一口没憋住,直接喷了出去,淋了他对面的房遗爱一头一脸的汤水。

    “十贯?”顶着一脑门子口水的房遗爱连擦都不擦,只是呆呆的搬着手指,一点点数着,口中喃喃说道:“十贯,我一年的零花钱加到一起也不到两贯,一个广告位卖十贯?”

    “高,高明,你没说错吧?十贯钱一个位置?”长孙涣也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道。

    “十贯还是普通位置,好一点的会卖到二十贯,甚至更多。”李承乾信心满满的说道。

    李思文狠狠咽了一口吐沫,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道:“有,有多少个位置?”

    这一切的一切,李承乾早就想的明明白白,有问必答的说道:“初步打算二十个。”

    “二十个?就算是全都卖十贯,那,那就是二百贯,这可比门票贵多了!”尉迟宝琪努力的搬着手指算着,极力的想要算清楚二百贯是多少。

    唐初一斗米大概等于现在12.5斤,现在一斤米如果按2元来算的话,一斗米就是25元,也就是说唐初一文钱等于现在5元。

    换算一下,唐初时期二百贯大概也就等于现在一百万左右。十多位大唐官二代们坐在一起,为了区区一百万,口水流出老长而不自知。

    一百万十多个人分,一人也就是6万左右,这还是一年全部的钱。想想后世的那些二代们,够不够上一次赌桌的?

    在这一刻,李承乾唯一的感觉就是,纨绔的生活任重而道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