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8章 官二代的穷鬼们(1)
    “话虽如此,但是高明,以后到了外面不可乱说知道么,而且那程咬金用的是槊,不是宣花斧。”长孙皇后还是比较关心儿子,怕他出去乱说引来麻烦。

    “儿臣知道了。”仿佛感觉到了李二陛下不怀好意的目光,李承乾忐忑的对长孙说完之后,就小心的等着老爹的判决。

    出乎意料的是老李同志并没有再谈论这件事情,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问道:“你既接了差事,手下的人打算找谁?”

    提到这这问题,李承乾就觉着特腻味。

    现在他就是再傻也知道上午的弹劾是因为什么,利益二字现在就是朝堂上的主旋律,世家为了一点利益敢于对抗皇权的勇气,让李承乾也是由衷的佩服。

    “而陈一位舅舅家涣表哥,程伯伯家的处亮,房伯伯家的遗爱,李绩伯伯家的思文……。”除了秦琼家的怀道年龄太小没排上,李承乾基本上当把当初天策府的二代们都搜集齐了。

    “为何全都不是家中长子?”李世民对儿子的选择比较满意,至少大部分合他心意,但很好奇李承乾为什么选的都是嫡出次子。

    “嘿嘿,儿臣还有自知知明,如果想他们将长子派出来,这点利益只怕不够?”李承乾摸着脑袋笑着说道。

    而且他选的人全都是功勋贵族,和世家完全没有关系,如此一来在朝堂上就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利益圈,一个可以和世家利益完全对立的利益圈。

    “净选些孩子干什么?”长孙在一旁凑趣的问道。

    “只是一个用来说话的名头而以,孩子什么的无所谓,只要是嫡子就可以了。”李承乾看李二陛下没有说话,就自行接口说道。

    李二陛下伸手点点李承乾,扭头对孙长说道:“这娃都成精了。”

    原本一肚子的嘱咐,在李承乾的应对下全都成了无用功,老李同志叹了口气,对李承乾说道:“行了,回你的‘兰若寺’去吧。记着,把今天讲的故事抄下来。”

    看着老李一本正经的样子,李承乾很想问一句:您不是不爱听么?但话到嘴边被他收了回去,老老实实的应了声:“喏!”

    从此以后,李承乾每天跟着老爹上朝之后就多了一个任务——到丽正殿给老娘讲故事,隋唐十八条好汉的事故。

    朝堂依旧纷乱,除了第一天有人弹劾他一次,就再也没了动静,而且好像个人看到他都是爱搭不理。

    心情好对他抱拳回礼,心情一般随便拱拱手,心情差干脆就是一声‘嗯’。直到此时李承乾才知道,原来当初老程拍他肩膀是给了他多大的面子。

    不过这也能理解,必竟他老子正值春秋鼎盛,算算年龄过了除夕也才3o岁而以。想要等他这个8岁的太子继位,还指不定什么年月呢,根本就没必要现在就捧他臭脚。

    临近除夕的一个下午,一群被李承乾点到名字的‘少年英豪’第三次‘啸聚’于东市悦宾酒楼。

    待酒菜齐备,长的五大三粗的小妖精端起桌上酒碗对李承乾道:“高明,为兄先敬你一碗。”

    “停,今日只谈事,不饮酒。”前两次出来‘啸聚’喝的迷糊的回宫,被老娘罚写‘我错了’共计一千五百遍,李承乾总算是长记忆了。

    “我辈男儿如何能不饮酒,又不是没卵子的娘们儿。”程处亮12岁嫩脸上就已经开始冒出胡茬子,配上一对牛眼和大鼻孔,特么一看就是程妖精的种。

    “处亮兄自饮便是,我还有些财的事情和几位兄弟合计合计!。”对于程妖精这一家子,李承乾一点办法都没有,干脆直接出杀手锏。

    “那老程便不客气了,几位兄弟……,”年级不大,把程魔头的一切学的一模一样,连老程这个称呼都继承过来。

    只是这粗坯话说了一半突然顿住,似是想起什么,疑惑的扭头:“你刚刚说啥?财?”

    “没啥,你且喝吧。”

    老程家人都一个德性,只要有好处,拼了命也得抢一份,哪怕是粑粑也不放过。

    所以程处亮见李承乾似乎不高兴,有些不想带他玩儿的意思,就再也顾不得喝酒,将碗放到一边,老老实实坐在一边等着李承乾接着往下说。

    “高明接着请说。”到底是自家兄弟,长孙涣也不给别人开口的机会先接口道。

    李承乾点点头,扫了一眼桌上众人,和声问道:“我这里有一种新式蹴鞠方式,不知几位兄弟有没有兴趣?”

    “啥有没有兴趣的,高明直说便是。”房遗爱一听有钱赚,北在哪里都忘了,更不要说老爹来之前嘱咐他对李承乾要客气些。

    “高明,这蹴鞠有什么可说的?”

    “你没听是新式的么,老老实实在一边待着听。”

    可怜一堆大唐官二代,个个都像没见过钱一样,又眼直勾勾的盯着李承乾,直等着他把财大计说完。

    要知道,此时大唐刚刚立国不足1o年,整个帝国还处在百废待兴的时期,钱这东西自然紧张的很,不管啥二代现在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

    李承乾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想了半天,一张嘴开开合合好多次,死活也没想明白应该怎么和这群土鳖说清楚‘橄榄球’的概念,最后没办法了,只好说:“不多说了,明日中午,每人3o个随从,到城外等着。”。

    “放心吧,没问题。”在场的一多半都是武勋贵族,别说3o家丁,3oo都能拉出来,他们只关心能不能财。

    “高明,能说说你到底要作什么么?”长孙涣年龄大一些,继承了老爹长孙无忌靠脑子吃饭的优点,所以比较稳重。

    在场十多个人,一人带三十个随从,那可就是5oo来人了,如果一担出了什么事情,只怕在场众人回家之后谁都逃不过一场好打。

    “我打算我们几个各组建一只球队,利用除夕和上元之间的空当打场联赛,你看如何?”有一个能倾听的人,李承乾也挺高兴。

    “不是有马球比赛么?”一听说建球队打比赛,长孙涣一脸茫然的问道,搞不清楚为什么李承乾要干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马球我们玩的起么?战马、骑士不要钱养么?”李承乾有些恨恨的说道,心中吐槽长孙涣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