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3章 第一次上朝
第二天一早,一道上朝参政的圣旨将李承乾的所有计划彻底粉碎。
    虽然他老娘提前给他透过一些风声,但说的也是除夕之后,李承乾的装病计划也是从除夕之后才开始,现在……,只能呵呵了。
    整整一天时间,李承乾过的了无生趣,在第三天早上,以慷慨赴死的状态换上太子冕服,强打精神向明德殿进发。
    北方的冬天这个时候天还没有亮,四下除了有侍卫巡逻的主路,全是一片漆黑。
    一路上打着哈欠,李承乾不住的在心里吐槽李二陛下不爱惜祖的幼苗,丝毫不知其他皇子埋在心中的嫉妒之火是如何炙热。
    一路上浑浑噩噩,最终在明德殿外面等到便宜老爹,踩着内侍的‘皇上驾到,百官上朝’,跟在老爹屁股后面进殿,然后就在老爹随手一指之下找了个地待着,开始了无聊的参政生活。
    最开始李承乾还有心思四下打量,瞅瞅身边的舅舅,想说话却被对方用眼神止住;再看看对面的河间王叔,却发现那家伙老不尊的一个劲给自己挤眉弄眼,偏偏自己还看不懂他啥意思。
    时间一长,李承乾便觉得有些无聊,文官们在闭目养神,武将在打瞌睡,长孙顺德那老家伙更是睡的口流都流出来。
    歪头看看自己老爹,现在老爹也是和自己一个状态,时不时借着手中的折子打个哈欠,末了还示威一样向自己挑挑眉毛。
    没办法,老爹有折子挡着,可以打哈欠,可自己不行,只能忍着。
    当然,朝堂上也有精神的,比如那个敢抢皇帝军大衣的程老魔。这混蛋不光不瞌睡,反而很精神,一直在不断的挖鼻屎,向着那些他看不顺眼的人弹过去,惹的对方怒目而视,而这家伙却在乐此不疲。
    官员们说来说去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外乎就是哪里有祥瑞啦,哪里发现奇物啦,甚至是慈恩寺香火又盛了些都拿出来当事儿说。
    正无聊着打算想想自己的榨油坊应该怎么搞的时候,却发现程老魔正在朝自己瞪眼睛。
    看着老魔头眼珠子甩的都快从眼眶里飞出去的样子,李承乾无论如何都看不明白他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最后还是长孙无忌实在看不下去了,将自己手中的折子打开,从上面找了四个字,一一指给李承乾看。
    ‘有、人、弹、劾’,李承乾眼睛瞬间瞪的老大,直接看向程魔头,在得到老魔头的肯定答复之后,整个人就斯巴达了。
    不因为有人弹劾他,只好奇朝堂上这帮人到底都在玩些什么?舅舅到底是怎么从乱飞的眼珠子中看出‘有人弹劾’四个字的?
    至于谁想弹劾自己,李承乾并不在乎,有长孙无忌这个舅舅在,只要自己不谋反,他还不信谁能在朝堂上把自己干挺了。
    不过那程老魔干嘛还在飞眼珠子?还和刚刚飞的一样。难道老程也知道重要事情说三遍?
    长孙的折子又递了过来,从里面找出四个字‘散、朝、别、走’。
    “我了个去的!”李承乾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帮老家伙太难搞,一样的眼神,能看出不同的意思,比特么后世特种兵的手语都厉害。
    想到以后自己要和这帮家伙天天打交道,李承乾终于明白前几天老妈看自己的眼神为什么全是同情。
    也就在李承乾不断琢磨老程眼睛的时候,李二陛下的声音在上面响了起来:“来人,宣旨。”
    “喏!”
    老李身边一个内侍将老李手中的一份圣旨接过去,打开之后尖声道:“太子李承乾接旨”。
    原本还想听听自家老子写的啥,没想到首先听到的是自己的名子,这让李承乾微微一愣,然后就觉得腰间被人捅了下。
    扭头一看,发现是舅舅正拿着捅过自己的玉笏,一个劲给自己打眼色,当下醒悟过来,连忙起身道:“儿臣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太子仁孝,为父分忧,着从今日起署理石炭司,归属户部管辖。钦此!”
    圣旨的大概意思就是这样,具体的李承乾也听不大明白,待得内侍读完,连忙领旨谢恩,然后才道:“父皇,儿臣这是几品官儿啊?”
    “没品!”李二陛下头都没抬,摆摆手直接说道。
    “没品?”
    “你都是太子了,还想降回去不成?”对于李承乾这种无知的问法,李二也觉得无奈。
    “那,父皇,儿臣手下有多少人?”生长在一个官本位的国家,李承乾当然也是官迷,此时很关心手下有多少人。
    “没有!”
    “没有?”李承乾眼珠子瞪大了一圈,没品的官不说,还一个下属都没有,这日子还怎么过?
    “当然没有,现在大唐处处缺人,六部尚且人手不够,你一个新衙门那里有人给你。”
    “不是……。”
    “好了,一边待着。”李二陛下见李承乾没完没了的发问,当下摆手把他打发了。
    丢人,太丢人了,好不容易混了个官,还是个没品的,要手更是一个都没有,当着满朝文武,李承乾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待着就待着吧,总比惹的便宜老子不高兴,再让自己回去抄书来的好,上次一个晚上差点把自己给抄死。
    接下来李承乾发现他再一次被遗忘了,皇帝老子在将上一次官员们递上来的奏折一件件批复回去,该罚的罚、该赏的赏。
    至于刚刚程魔头所说的弹劾,一直没有消息,不知道是老魔头搞错了,还是那个想要弹劾的家伙忘记了。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内侍尖尖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眼瞅着这一次的朝会就要结束,李承乾也把弹劾的事情彻底放到一边。
    “陛下,臣有本奏!”就在内侍‘退朝’二字在喉咙里打转,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文官中一个御史手抱笏板站了出来。
    “哦?王卿有何事要奏啊?”看着出来的王姓御史,李二陛下口中话随温和,但眼中却有寒芒一闪而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