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1章 大唐国营企业的设想
“观音婢,你要可知道,我大唐南方气候温和,百姓家中可是不用取暖的。”李二陛下嘴角带着一丝调笑,瞅着这个滑头过份的儿子,打算看看他一会儿怎么解释这个事情。
    “的确是这样,亏得二哥聪明,要不真被这小子混过去了。高明,你也说说吧。”长孙看着李二嘴角的笑意,自然明白自家老公只是想给儿子找点麻烦,当然乐意配合。
    “呃,这……”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让李承乾有些措手不及,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怎么,你这是打算承认刚刚是在欺君了?”对李承乾的诡辨能力李二陛下可是深有感触,也不给他更多时间,直接逼问一句。
    “不是,母后,这事情儿臣冤枉啊。”李承乾一边极力的想着解决的办法,一边拖进间。
    “快点说清楚,要不然今天这板子你是拖不过去了。”长孙皇后也来了恶趣味,夫唱妇随的步步进逼。
    不得不说人的潜力真是无限大,李承乾在皇帝老子和皇后老妈的压迫下还真想到一个解释,当下朗声说道:“母后,父皇的说法儿臣不敢苟同。”
    “哦?”长孙轻哦一声,与李二对视一眼后,说道:“那就说吧。”
    “父皇、母后,儿臣认为这石炭炉并非只为取暖所用,百姓家可也可用它来烹制食物。相对木材,可以燃烧的石炭更加便宜,所以这石炭炉必然会走进千家万户。”
    “我大唐如此广袤,你怎么让所有人都买一家的炉子?”李二陛下问道。
    “买谁的炉子和我们没关系,我们是收税的,百姓一个炉子分成三家买,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没有区别。”经济上的事,李二夫妇就再聪明,也赶不上后世互联网洗理出来的人,这是眼界的问题,与地位无关。
    李承乾的回答让李二陛下明显一滞,发现自己刚刚竟然也被这小子给带偏了,问了一个特别笨的问题。
    想了一下才问道:“你根据什么说石炭比木材便宜?”
    “因为现在我们这样烧石炭的方式是错的,只会造成浪费。”李承乾胸有成竹的答道。后世煤的用法都被开发到极限了,最简单的煤球制法他还是知道的。
    所以在李二和长孙疑惑的目光中,李承乾掰开揉碎的讲解了一下制煤球的方法,最后总结道:“石炭的耐燃性要比木材好很多,所以就算是同样的价格,百姓也一定会选择石炭,而放弃木材。”
    “这就是你要买下石炭山,与民争利的理由?”李二陛下旧事重提,再次说起与民争利。
    “父皇,儿臣并没有想将石炭山签到自己名下,而是打算签到我皇宫内库名下。”李承乾坚定的认为自己没有参与与民争利。
    他只是羡慕后世那些央企,所以也想搞一个属于大唐的央企,一个集团化的央企,收购石炭山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那你是想把我整个皇家拉下水,参与到与民争利中来?”李二陛下沉声问道。
    李承乾几乎是在心底发出哀嚎,这老李难道就不能少说一句与民争利么。
    “父皇,我们皇家代表的是什么?是大唐啊,那么我们经营的东西也可以说是国家经营吧?”李承乾努力的想把自己的意思表达的明白一些,奈何草根出身,怎么也不能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明。
    而此时的长孙见李承乾与他老子起了争论,便也也不插言,只是笑着坐在一边的摇椅上准备观战。
    李承乾将话说了一半之后见他老子没说话,就自问自答的说道:“国家经营的好处是什么?是利于调控。天冷的时候我们可以把石炭的价格降一些,天热的时候可以涨一些。哪里受灾了,我们甚至可以免费供应。”
    “你是说把石炭当成盐和铁一样?”李二并不是傻子,很快他就领会了李承乾的意思。
    “不,和盐与铁的管控力度比,国家经营要更好一些。首先我们可以提供一定的工作给百姓,让他们在农闲的时候也可以有一份收入。”李承乾越说越投入,根本没有注意到老二同志越来越凝重的目光。
    “其次国家经营可以统一定价,有计划的生产和销售,有组织的进行矿产开采。这远比矿山落入世家手中,让他们肆意而为要强很多。”
    身为一个国家管理者,很多事情其实不需要说的太清楚。李承乾努力想表达的意思,李二陛下早就已经听的明白,哪怕是有些词汇不太了解,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这时见李承乾有些词穷,知道从他身上已经榨不出什么油水,伟大的李二陛下便摆摆手说道:“行了,知道你的意思了,你回去吧,记得将《中庸》抄五遍。”
    “啊?”李二陛下的反应让李承乾有些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这便宜老子到底是咋想的。
    “去吧,明日本宫让钱管事去找你。”长孙自小与李二一起长大,对他的性情十分熟悉,此时见他如此,便明白他已经是答应了李承乾的要求。
    李承乾行礼之后有些郁闷的离开,长孙看看一直在沉思的李二,并没有去打扰他,只是轻轻起身去倒了杯茶水拿到他的跟前。
    “观音婢,你说承乾这孩子是不是太过妖孽了?”接过长孙递过来的茶水,轻轻的吸溜一口,李二有些不解的问道。
    长孙皇后静静的想了想,随后淡笑着说道:“不管怎么样,他是臣妾所生,就算是妖怪又如何。”
    长孙的话让李世民不由得摇头苦笑,果然是谁的儿子谁心疼:“观音婢,朕也就是随便说说,真要是凭心而论,得子如此是我皇家幸事,至少我李家下一代可以江山稳固。”
    “臣妾知晓二哥心思,不过在臣妾看来,高明这孩子只怕没将皇位放在心上呢。”长孙轻摇着李二坐的摇椅,缓缓说道。
    “咝,你这一说我道是想起来了,年后我上他上殿参知政事如何?”
    “不如何,以臣妾所见,只怕那小子会装病。”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