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4章 纨绔初体验
“啪”的一声,听到李承乾自报家门,‘油头粉面’直接将手中圆扇甩了出去,目瞪口呆的瞅着这个只有8、9岁的孩子。
    老者也是猛地后退一步,有些结巴着说道:“祟,崇仁坊,长孙大人家?”
    “嗯!”李承乾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其实李承乾说自己是长孙家的人也没有什么错,必竟长孙无忌是他亲舅舅,他多多少少也可以算是长孙家半个亲戚。
    而且只报长孙家门已经吓的这几位两股颤颤,如果真的说出自己大唐太子的身份,李承乾真怕这几个惊惧之下起那杀人灭口之心。
    “这……”老者原本打自问出李承乾的家世背景,然后差人去打探一翻,看看这笔买卖是否做得,必竟这小娃娃太小了,就算是能作生意,也没办法以签契约。
    可偏偏李承乾报的是长孙无忌的名号,这立时就让老者傻了眼,他这牙店虽然幕后主人也是有些背景,但是如果要和长孙无忌比比……,结果也只能呵呵了。
    “看来老丈还是有些不放心,也罢,老丈只需明确是否接的下这生意,如果接得,便拿我信物去孙长家找周家管来一趟。”李承乾又不是傻子,看老者犹豫自然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年龄这问题一直就是他的硬伤。
    接过李承乾从腰件摘下的玉佩,老者眼珠子又开始‘哐哐’直跳,他可不像那个‘油头粉面’,玉佩一处手,立刻就知道此物不凡,很有可能是西域进贡来的贡品。
    拿着手中的玉佩,老者给‘油头粉面’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溜,然后安排人给李承乾上茶,最后才去安排人到长孙府通知周管家。
    像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不吃外面的东西就不吃,这种事情不用人教李承乾。后世那么多小说必竟不是白看的,由其是水浒传里的大名鼎鼎的蒙汗药,让他记忆犹新。
    所以在小半个时辰里,桌上的茶水已经换几好多次,李承乾却没动过一口。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那不知名的老者聊天,直到店铺外面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那急促的脚步声有些凌乱,没等房间中人反应过来,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就冲了进来,看到李承乾就之后,一个大步就跨了过来,急切的说道:“少爷,您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可吓死老奴了!”
    言辞间神色紧张,看都没看坐在一边的老者和王成虎。
    而直到周管家出现,一直手握横刀的王成虎也才稍稍松了口气,将手从刀柄上放了下来。
    紧接着,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店铺里瞬间又冲进大概三十几名壮汉,个个膀大腰圆,手提木棒,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最后进来的才是店铺里去长孙家请周管家的那个小伙计,只不过丫是被抬进来的。
    正坐在一边喝茶陪李承乾聊天的老者已经被眼前的情况吓傻了,端着茶碗一个劲的哆嗦,心中却在暗自庆幸,刚刚把少爷给打发走了,要不然看这架式,打断第五条腿都是轻的。
    李承乾也被周管家的架式吓了一跳,如果不是知道他是自己人,还以为他要绑架呢。
    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皱眉缓缓说道:“周叔,没必要搞这么大阵仗吧?”
    周管家分明感受到了李承乾的不快,连忙解释道:“少爷,这小子拿着您的玉佩跑到家里,说是您让他去家里找老奴,老奴也是怕您出了什么事,这才带着人赶过来。”
    “行了,留两个人,其他人就让他们先回去吧,这人一群马一伙的,不知道以为咱是响马呢。”李承乾瞅瞅周管家脑门子上的汗,知道这家伙是真怕他出事,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让周管家把人都打发回去。
    不过最后这句响马可真说到点子上了,他李家可不就是隋朝最大的响马么,而且是抢了隋朝江山的响马。
    “少爷,那您的安全……”自打进了这家店,看到李承乾开始,周管家的腰就没直起来过。
    刚开始还在和李承乾侃侃而谈的老者此时也终于搞清了状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垂手站在一边,长孙府大管家周静轩他还是认识的,能让他一直不敢直腰的人物,只怕不单单是长孙家的少爷这么简单。
    “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谁能把一个8岁的孩子怎么着?赶紧让人回去,别搞的惊天动地的,我这还有事儿找你办呢。”李承乾对周管家摆摆手,示意他快点。
    李承乾的吩咐周管家自然不敢不听,只不过他没敢让人回去,只是让他们分散在四周。必竟他知道李承乾身份,如果让这位爷在他身边出什么意外,只怕长孙无忌能杀他八百遍。
    “周叔,我打算和这位老先生做些石炭的生意,你帮我签份契约吧,价钱你看着办,数量上不封顶,就这样吧。”和老者聊过小半个时辰,李承乾也觉着自己不是个谈生意的料子,而且连特么石炭是个什么价钱都不知道,还谈个屁。
    “石炭?”周管家略一犹豫,扭头对一边站立的老者说道:“吴老四,既然是我家少爷的吩咐,那没得说,你开个价钱吧。”
    虽然不知道李承乾要干什么,但既然是这位爷发话了,哪怕是他要买回去填护城河,自己也管不着,只管帮着买就是了。
    被周管家叫成吴老四的老者也没了刚刚和李承乾聊天的镇静,结巴着说道:“万,万斤800文,您看成么?”
    按照以往,像吴老四这样的牙郎别说和周管家谈生意,就是见上一面都是难上加难,这次借着李承乾的东风,不担见到了,而且还有机会和周管家谈一场生意,怎么可能保持镇定。
    “800文……,成,就这么定了,去市署签契约吧。”
    万斤800文的价格已经到底了,作为一家牙店,这个价格不担把自己的利润抹去了,甚至连供货方的价格都被他主动压到最低,也正是因为这样,周管家才没有再多说其它,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