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9章 长孙无忌的教诲
李承乾苦着脸送恭送皇帝老子和年轻的便宜老妈离开,然后瞪着毛脸雷公嘴单手提着自己的摇椅走出去,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看老头子的侍卫,长的跟齐天大圣似的,再看看自己的侍卫老王,膀大腰圆,头皮锃亮,长的跟光头强似的。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没法比。
    “愣着干啥?找赵老二去啊,再弄把椅子回来。”李承乾看着同自己一起目送皇帝陛下离开的侍卫老王,气哼哼的在他腿上踢了一脚。
    三个多月的时间,李承乾的一些习惯早就被身边的人熟知,都知道他这样一拳一脚的踢打并不是为因歧视,而是一种类似于朋友之间的玩闹。
    所以光头老王完全对李承乾的一脚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躬身答应,然后就离开小院。
    “殿下,赵老二现在忙的很,哪有时间帮我们弄椅子啊?”春晓在一边帮李承乾扯平身上衣服,轻声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时间这东西就像***挤一挤总会有的。”李承乾一边说,一边悄悄的向着春晓的胸口虚点一下。
    “太子殿下……”中国古代女子大都羞涩腼腆,被李承乾这样一说,当下春晓的一张俏脸涨的通红。
    “哈哈哈……”以大唐第一纨绔为己任的李承乾,终于满足了调戏妹子的愿望,得意的哈哈大笑,刚刚郁闷的心情也散了些。
    “好了好了,春晓,别生气了。快点去帮忙,要不然今天的任务可就完不成了。”李承乾笑够了,一把拉过还在嘟嘴生闷气的春晓,就往那些宫女那边推。
    “太子殿下,长孙无忌大人求见。”李世民夫妇二人离开两个时辰之后,就在李承乾瞅着织工赶制棉被时,侍卫的通报声传入他的耳中。
    “谁来了?”迷迷糊糊的李承乾没有听清侍卫的话,赶紧追问一句。
    “长孙无忌大人在外面求见。”侍卫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我靠。”这一次李承乾算是听明白了,身上裹着的王八盖子一掀,从榻上站起来,对侍卫叫道:“快请进来。”
    然后就开始满地找不知踢到哪里的鞋子。
    等李承乾找到鞋子,在宫女的伺候下穿好的时候,一身官袍的长孙无忌已经进了他的房间。
    “舅舅,承乾见过舅舅。”正所谓娘亲舅大,历史上对长孙无忌的评论李承乾并不如何知晓,反正此时他觉得这个舅舅对他挺不错的,几次接触下来给他很多帮助,所以对长孙无忌也分外客气。
    “长孙无忌见过太子殿下。”进了房间的长孙长忌也同样对李承乾报拳一礼,并不因为他年龄小,或者是自己外甥就有丝毫怠慢。
    “舅舅客气了,您是长辈,如何能让您行礼。”李承乾走到长孙无忌跟前,伸手拉过长孙无忌的大手,牵在手中,走向一边的矮榻,同是示意宫女上茶。
    “承乾,正所谓法礼有度,你我虽是甥舅关系,但论起来也是君臣,所以这礼是不可废的,否则就会有人弹劾舅舅喽。”长孙无忌跟李承乾见过礼,也就不再客气,任由他牵着,同时和他开着玩笑。
    对于李承乾这个外甥,长孙无忌的确是喜爱异常,聪慧过人不说,还念旧情,自己帮他几次,这小家伙就开始粘着自己,如果将来他真的能继承大统,对长孙家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舅舅今日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李承乾对于长孙无忌的到来心中有些疑惑,虽然他也想着让这个舅舅快点一趟。
    “还不是为了你的事情。”长孙无忌手扶颌下胡须,沉声说道。
    “我的事情?我有什么事情?”李承乾被长孙无忌整的直发懵,心里想着难道这便宜舅舅有他心通的能力?知道自己有事儿想问他?
    “今日午后陛下招集群臣议事,曾拿出一件棉袍,说是丽质所制,然后又命工部重点进行取棉技术的研究,我就觉得此事必定和你有关,因此就过来看看。”长孙无忌并没有直接回答李承乾的问题,而是缓缓将下午发生的一些事情说了一遍。
    过了大概有20多分钟才一一说完,把李承乾听的昏昏欲睡,一个下午的议事过程,能记住的只有不要脸的程魔头把他爹的天王同款军大衣抢走了。
    “承乾,你……,唉。”长孙无忌讲完整个过程,还沉浸在议事过程中配合着皇帝陛下和群臣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不可自拔,倏忽间看到李承乾竟然已经听的昏昏欲睡,霎时啥心情都没了。
    “呃,舅舅,那个……。”对于别人讲话,自己睡着了这样的事情,李承乾也觉得挺不好意思,但他确实对这个不感性趣,只有尴尬的挠着头,涎着脸给长孙无忌陪笑。
    “唉,算了,我知道你对这些不感兴趣。可是承乾,你要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这些是你迟早都要面对的东西,而且这个时间就要到了。”长孙无忌语重心长的劝导李承乾,因为这是他的亲外甥,长孙家的一切都要押在他的身上。
    至于李泰,嘿嘿,3岁看老,长孙无忌老狐狸一样的人物,观人之法如何不知,早就看出那小子不是个好东西,根本就是一点心思都没往他身上用。
    “呃,舅舅,你的意思是有人要针对我?”长孙无忌的话让李承乾心中一紧,他只是对政治不感兴趣,但不表示他是傻子,而且长孙无忌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总算还是有点脑子,知道想问题,我还以为我要直接告诉你呢。”长孙无忌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息道。
    “为什么?”李承乾有些疑惑。
    “为了往上爬,为了表现自己,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这些都可以。”长孙无忌说道。
    “可我一个8岁的孩子,他们能针对我哪一点?难道说我昨天晚上尿床了?”李承乾有些故作轻松的说道。
    “原本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弹劾你哪一点,只是感觉会有场风波,但今天进了你的院子之后……。”长孙无忌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抬头向外面指了一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