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8章 李承乾的弱点
“说说你的具体想法?”老李同志此时已经坐在李承乾新制的摇椅上,惬意的摇着,对悬赏的事情并不表态,反而让李承乾继续说下去。
    老李的态度让李承乾迷惑,他不知道老爹是不是听懂了他的意思,所以想了一下,决定用尽可能直白的语言表达一下。
    “父皇,您想过没有,如果没有我们现在的织布、治铁技术,大唐会是什么样子?而如果我们把这些技术全都封锁起来,不让那些番邦学习,那么他们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呢?”
    长孙皇后已经听傻了,看着李承乾像是在看怪物,自己这8岁大的儿子难道真是妖怪?虽然皇家孩子都早熟,可这儿子熟的也太快了,单单听这一段话完全想像不到是出自一个8岁孩子的口中。
    李世民也皱紧眉头,沉声问道:“那么你连我大唐的百姓都要封锁么?”
    “父皇,棉花现在多贵啊,我大唐百姓根本就买不起。所以我们现在要防备的是那些世家,我担心他们把这项技术泄漏给番邦。”李承乾在后世可是经常在网上一些资料,对于大唐贞观年间李世民对世家的态度也是知道一些。
    可没想到,李世民坐在摇椅上却笑了,笑的很得意,良久才说道:“观音婢,我一直以为承乾无所不知,天上神童下凡,没想到他也有失误的时候。”
    长孙皇后也面带笑容说道:“二哥还是给他说说吧,要不只怕高明晚上觉都睡不好了。”
    看着一脸迷糊,搞不清状况的李承乾,老李同志淡笑着说道:“承乾,你看错那些世家了,我敢保证,如果你把制棉技术告诉他们以后,他们会把这个技术看的比你想的还要重,决不会传出去一星半点。”
    “为,为什么?”前世草根一辈子,高层的事情,李承乾根本理解不上去。
    “为什么?”李世民的脸色变在冷肃,想了一下后说道:“因为贪婪,那些世家大族巴不得那些资料和技术是他们独有,这样他们就可以永远的盘剥朕治下的百姓,这些人的欲望……,是你现在无法想像的。”
    李承乾看着便宜老爹脸上的无奈与没落,却不知应该如何去安慰,瞅瞅便宜老妈,发现长孙也处于神游之中,不知想到些什么。
    李承乾凭借着后世信息大爆炸时期的积累在大唐混的风生水起,但也仅仅是在科技、文化等方面,一旦涉及政治,当时就原形毕露,暴露了草本的本质。
    不过好在宫中女官带着已经制好的棉袍及时出现,缓解了场面的尴尬。
    借着长孙皇后进房间伺候老李更衣,李承乾长长舒了一口气,感叹政治的复杂,自己这个政治小白以后在皇家这个大染缸里要学的怕是还有很多。
    不过好在李承乾太子的身份摆在那里,只要不涉及储位,整个大唐正常来说没什么人会来找他的麻烦,平日里只要注意一些,不要被人当枪使了便成。
    就在李承乾暗自思量的时候,在房间里更衣的李世民大大穿着的宝蓝色的刘德华同款,龙行虎步走了出来。
    瞅着昂首阔步,气宇轩昂的李世民,李承乾咂巴咂巴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中华上下5000年,古往今来,历代帝王,能把一件天王同款的军大衣穿出龙袍气质的,除了李承乾这位便宜老爹,只怕也没谁了。
    老李同志穿着军大衣在院里子转了两圈,感觉了一下,发现长袍腰部位置有两个宽宽的裂缝,便好奇的把手伸进去,然后愣了一下,就再也不拿出来了。
    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可能是走的有些无聊,李世民扭头对长孙皇后笑着说道:“观音婢,朕的女儿果然没有说错,这木绵袍果真很暧和,比以前的绵衣强出很多。”
    “啊?!”瞅着老李发呆的李承乾惊讶的抬头,心说哥们儿怎么就成女的了?
    长孙皇后斜斜瞥了李承乾一眼,淡笑着说道:“是啊,丽质昨天一直在说塞了白叠子的衣服暖和,臣妾还不信,现在二哥亲自试验,看来是真的了。”
    “啊?!大妹?”李承乾整张脸都快要抽到一起,完全搞不清楚这夫妻二人搞的什么明堂。
    “怎么?本宫说这棉衣是你大妹首创,你有意见?”长孙一双凤目露出一丝说不清楚的目光,瞅的李承乾心中发毛。
    “没,没意见,衣服本来就是大妹设计的,我就是帮忙提供个地方而以。”李承乾被老妈一个凌厉的眼神瞅的脊背发毛,连‘儿臣’都忘了说。
    “好,来人宣旨。吾女丽质,聪明灵慧……,为君分忧,着封长乐公主。”大唐帝国皇帝陛下金口玉言,不等李承乾有所反应,一道他听不大明白的圣旨就传下去了。
    此时的李承乾已经懵逼了,不是嫉妒大妹李丽质,而是他完全搞不懂李世民与长孙是什么意思。这夫妻两自小一起长大,商量事情连眼神都不用对,几句话的功夫就把李承乾彻底玩傻了。
    李世民可不管儿子怎么样,身上的天王同款军大衣也不脱,就这样两手插在兜里,和长孙一起向西池院的外面走,随口吩咐道:“棉被快些赶制,然后送到你母后那里,由你母后分配,记住了没有?”
    “喏!儿臣明白。”和所有儿子一样,李承乾只想让老爹老妈赶紧离开,哪里还管说的是啥。
    忙活了一早上,弹出的棉花全都穿老李身上去了,再看看日头,这都快要中午了,原本打算偷溜出宫的想法也烟消云散。不散也不行,君命不可违,老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今天晚上就要用棉被,弄不出来少不得又是一番训斥。
    可谁知道,老天像是故意和李承乾作对一样,就在他刚刚想松一口气,回到自己的摇椅上再晃一会儿的时候,走到院子门口的老李同志突然开口对毛脸雷公嘴的侍卫说道:“林松海,去把那椅子抬上,送到丽正殿。”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