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1章 把自己坑了
李承乾决对想不到,自己一句话会有如此力量,孔老头此时已经脸色惨白,口中讷讷不知所言,完全乱了方寸。
    身为孔子第31世孙,竟然从未想过老祖宗一句话会有如许多意思,这让孔颖达有种愧对列祖列宗的感觉。
    一个年仅8岁的小娃娃就能把一句话说成三个意思,如果是其他人呢?如果是别有用心之人呢?会不会曲解祖宗的意思?
    “孔师,孔师!?”李承乾看到孔老头被自己说的脸都白了,也吓的够呛,要是这老头被自己给说死了,只怕梦想中的纨绔生活就要和自己永别了。
    “哦,哦,太,太子殿下”一连被叫了七、八声,孔颖达才回过神来,哆嗦着对李承乾微一躬身说道:“殿下,老臣年老体衰,已经不适合再教导殿下,待老臣向陛下说明情况,为殿下另择明师。”
    “孔师且慢。”李承乾虽然这段时间被孔老头训的跟孙子一样,但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而且见他被自己一句话说的了无生趣,也觉得心中不忍,不由开口劝说道:“孔师既知断句之重要,为何不重注五经?一为防止他人误解先贤,二也可为先贤正名,如此一来岂不更好?”
    “重,重注四书五经?”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孔颖达原本已经暗淡的眼神重新亮了起来。
    “对啊,他人可以注释,为何孔师不能?”李承乾双目烁烁,心中暗道,老东西快点去注书吧,你去注书就没人总是揪着老子不放了。
    “殿,殿下且容老臣考虑考虑,今日授课就先到这里吧,老臣告辞。”言罢孔颖达也不待李承乾回礼,急匆匆起身离开崇文院。
    老师走了,学生自然也不用在学校待着,所以李承乾在孔颖达离开之后也准备回‘兰若寺’忙活自己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身休变小心理年龄也跟着变小吧,回‘兰若寺’这一路李承乾很干脆的放弃了已经被扫的干干净净的大路,专门挑一些没有清理过的雪地去踩,走过之后回头看着自己留下一串脚印哈哈大笑。
    “殿下,殿下您慢点,别摔了。”春晓追在李承乾的后面不断的叫着,却无力阻止他继续折腾。
    好不容易等到李承乾不在雪地里跳了,春晓才发现已经到了‘兰若寺’。
    春晓一直不知李承乾为什么坚持把宜秋宫叫成‘兰若寺’,总是感觉有一种和尚庙的意思,但总是拗不过李承乾的坚持,所以时间久了自然也就跟着李承乾一起把宜秋宫叫成‘兰若寺’。
    “殿下画的这是什么啊?”看着李承乾回到‘兰若寺’就趴在桌上继续昨天晚上没有完成的图画,春晓不由好奇的问道。
    此时皇宫里面已经普及了李承乾研制(剽窃)的桌椅,而且花样也比以前多了许多,李承乾这里当然也有一套,还是皇帝陛下亲自指定一套。
    但不知这大唐皇帝陛下是不是后世穿越来的,指定的桌椅简直和后世学校中给学生用的那种一模一样。虽然说材料是黄花梨木,放在后世很值钱,但这并不能掩盖这套桌椅奇丑无比的事实。
    这简直就是李承乾心中永远的痛,大唐王朝第一纨绔怎么可以独享这种待遇,所以在大唐帝国皇帝陛下那里丢下一句: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如此一来,李承乾心里平衡了,因为宫里宫外所有兄弟姐妹被他一遭拉下水,桌椅全都换成了和他一模一样的。
    “这叫炉子,煤炉子。”李承乾指指纸上类似于马桶一样的画对春晓说道。
    “炉子是什么?”和李承乾接触多了,春晓也不似以前那般小心翼翼,说话随意了许多。
    “炉子就是炉子呗,等铁匠制好了你就知道了。”将冻的有些发僵的手放在边上的炭火上烤着,李承乾扭头对春晓说道。
    就在李承乾和春晓讨论炉子或马桶的问题时,门外却传来侍卫的声音:“太子殿下,陛下招见。”
    完犊子了!这是李承乾脑中唯一的想法,这才刚刚从崇文院回来,马上就被皇帝老子招见,分明就是孔颖达那老小子把自己给供出去了。
    虽然心中十分不愿,但李承乾还是从椅子上爬下来,套上厚厚的皮裘,赶往丽正殿,皇帝老子和后世他亲老子不一样,敢不去绝对会被打折腿。
    别别扭扭,磨磨唧唧,磨蹭着到了丽政殿外面,被人告知皇帝老子已经催了好几次,这才甩开大步进了大殿。
    “儿臣见过父皇,学生见过孔师。”呼哧带喘的李承乾老老实实给李世民见过礼之后,再向一边坐着的孔老头见礼,表示自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同时心中哀叹,果然还是被这老东西出卖了。
    “嗯。来了就好,朕听孔爱卿说你对断句一道颇有些见解,不知可否给朕演示一下。”话中意思是询问,但语气却是不容质疑。
    对于李承乾这个儿子,老李同志也是颇为头痛,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简直是一天都没消停过,算学老师已经被气走三个,并且直言说教导不了。
    说话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时不时冒出一句,都能发人深省,待要再问就死不开口,坚持说是从书中看来的,可问起是那一本的时候,却吱吱唔唔说不清楚。
    最要命的还是死不吃亏的性子,可以说是睚眦必报,而且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经常会搞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闹剧。
    上一次自己安排给他一套普通桌椅,其他皇子则都是制作精美的华贵样式,原本是为了不让一国储君养成奢华的习惯,可谁知这小子立刻就找到自己跟前,非要让自己给他写一幅字,用以自勉。
    结果字写出来一看,竟然是: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身为大唐帝国皇帝陛下,老李同志如何能不理解这段话的意思,但无论如何他也不信自家混小子能写出如此可以传世的名言。
    奈何事后问遍所有文武大臣,竟无人一知道此言出处,更不是朝中大臣所写。
    要命的是这段话在询问的过程中透漏了出去,那些耿直如魏征的臣子竟然要明发天下,用以警示天下人。
    最后的结局不用说,魏征赢了,此一段话明发天下,只不过第一个说出此言的人变成了圣明的皇帝陛下。
    而老李同志为了以身作则,只好把所有皇子的桌椅用具全都换成了普通器物,惹的后宫嫔妃找他好一场哭诉。
    后来李世民和长孙说起此事,虽觉得啼笑皆非,但同时也为这个8岁儿子的妖孽所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