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章 求情风波
李承乾很想看看飞白体是怎么回事,可8岁的小身板比桌子高不多少,再加上位置的关系,瞅来瞅去只看到桌子上黑糊糊的一团,具体怎么个样子始终看不清楚。
    然后李承乾的余光就瞥见老李同志和长孙皇的手拉在一起,一种特尴尬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想开口请辞,却在张嘴的瞬间被长孙皇后一双凤目瞪回肚子里,知道老娘或许有什么话要说,索性闭口不言,杵在桌子边上当木头,对老爹瞪过来的目光视而不见。
    宫里的娃没成年前都归长孙皇后管辖,所以李承乾认为这个时候没必要考虑老爹的意见,然后去触老娘的霉头。
    “二哥,高明此次也算是为君分忧,不知二哥想要如何奖赏?”和老李同志谈论书法的长孙见时机差不多了,再憋下去只怕李承乾有被老李乱棍打出的危险,是以开口将话题引到他的身上。
    “嗯。承乾此次表现不错,只是身为太子实在不应该去考虑这些奇技淫巧之事,不过念一片孝心的份上,朕许你自己说一个要求。”老李现在只想快点把李承乾打发走,所以干脆也不想赏什么,直接开口问他想要什么。
    李承乾当然想要钱,当纨绔怎么可以没有钱呢。
    但话到嘴边却发现,老娘修长的手指一直按在桌上一块青色砚台上面,当下心中一动,略有所悟。
    当下躬身壮着胆子说道:“父皇,儿臣没有其他要求,只想请您免了二弟青雀的处罚。”
    “哦?你真是这么想的?”说起正事,老李的脸色就变了,看不出一丝喜怒哀乐,让人猜不到他心中想的是什么。
    “这……。”李承乾话音一滞,心说我当然不是这么想的。
    偷眼看看老娘,希望再得到一些指示,却发现老娘已经把脸转到一边不在看自己。
    没办法了,硬着头皮编下去吧,反正后世没少看这些宫斗剧。
    “回禀父皇,二弟这次的事情是儿臣没有尽到兄长的责任,请父皇责罚。”李承乾这是在赌,赌李世民不会真的迁怒于他,而且老娘就在边上,应该不会让自己吃亏。
    大唐帝国从立国伊始讲的就是仁孝,兄友弟恭当然也包括在仁孝之内。是以李承乾认为在老李面前表现一下身为兄长的大度,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是么,那说说你这个兄长有什么责任?”李世民继续不动声色的问道。
    “父皇,儿臣,儿臣昨日只是想和二弟开个玩笑,逗弄他一翻,不想被他误以为真,此事是儿臣思虑不周,是以若要责罚,还请父皇责罚儿臣,免了二弟的处罚。”
    半真半假,这就是李承乾的回答,他知道李泰如果来告状必须会说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所以自己说的诗句出自孔颖达必然已经被老李知晓,所差的就是当时自己说这句话的目的,如果让老李认为自己是在陷害李泰,只怕后果难料。
    “这么说那诗句当真是你亲自所作?”李世民憋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把自己心中疑惑问出来。
    李世民并不反对自己几个儿子互相之间斗一斗,必竟皇位之只有一个,儿子那么多,要说没人惦记这事儿还真不靠谱。
    但就算要斗也是放到明面上,不要搞阴谋。
    如果昨日李承乾所诵诗句当真是他所作,那么就是李泰想要害他在先,他作些反击也是合理的。
    可如果诗句不是李承乾所作,那就有可能是李承乾想要害李泰在先,这样的心思决不能存在于一个未来的储君身上。
    “回父皇,确是儿臣所作。”李承乾有些无奈,但牛逼吹出去了,硬着头皮也得顶上。
    “如此,一柱香之内,再为你母后再作一首吧。作的好,朕便赦了李泰的过错,否则你这欺君之臣怕是没机会关心你二弟了。来人,点香。”谁都不知道李世民是怎么想的,为何会做出如此不尽人情之事。
    但李世民却有自己的想法,李泰被罚如果说没有李承乾从中作怪,鬼都不信,可要罚李承乾总要有个理由,所以他才想出这个办法来给李承乾一个小小的教训。
    至于说如果李承乾真的在一柱香时间作出一首诗来会如何?
    一个8岁的孩童,可在一柱香内成诗,有这样的儿子,他李世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是赏他一次又有何妨。
    帝王心术,果真难测。
    “啊?!”李承乾却被自家老子一句话吓了一跳,欺君之罪啊,要不要这么重?偷偷看了一眼老娘,却发现老娘一点表示都没有,只是给了自己一个鼓励的眼神。
    对于作诗,李承乾并不发愁,唐诗宋词作为一个现代人谁还不会背几首,可老李同志不对劲啊,不都说他是一个好皇上,而且念旧情么,怎么对自己这个亲儿子就这样了呢?
    不过想归想,诗还得抄,香都烧了一半了,一柱香抄不出来,后果难料。
    假模假式的装了半天,在一柱香快要烧尽的时候,李承乾终于还是开口诵道: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好,好一个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看着马上就要熄灭的香头,李世民的眼中原本充满了失望,果然还是自己期望太高了。
    可谁知突然间的峰回路转让这位名传后世的大唐皇帝惊喜莫名,抬手抓过身边的毛笔,凭着记忆,几乎是一挥而就,将李承乾剽窃来的游子吟写到纸上。
    长孙皇后也是眼中精光闪烁,看着桌上一手漂亮的飞白体写出的字迹,越看越觉得此诗不凡,其意境远超昨日在后宫诵给自己的那首《晒旧衣》。
    “不错,我儿不错。”李世民在学问上也是通古博今的人物,诗的好坏自然看的出来,自家小子能在一柱香之内作出如此诗篇,只怕整个大唐也只有少数顶尖人物才可比拟了。
    “二哥,既然高明已经达到您的要求,您看……。”长孙皇后瞟了一眼在一边忐忑不安的李承乾,扯了扯李世民的衣袖说道。
    “哦,对对。来人,去通知卫王,就说他的禁足令被撤销了。”得了长孙提醒,李世民也想起刚刚答应的事情,当即就撤了李泰的禁足令,只是看看站在一边耷拉着脑袋的李承乾,又开始犯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