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章 把自己折进去的李泰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李承乾在孔老头的之乎者也中昏昏欲睡,如果不是跪坐的姿势太过难受不方便睡觉,只怕他早就和周公会面了。
    “殿下,早上你可吓死我了,差点以为你会被打板子呢。”出了崇文院春晓拍着小小的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看来孔颖达这个老头子给她的压力不小。
    “怎么可能,本王长的这么可爱,又老实听话,这么乖又聪明的学生,孔师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哪里舍得打我。”离开只有自己一个学生的崇文院,李承乾也轻松不少,喜欢吹牛逼的性子又发作了。
    “殿下说话好生有趣,只是莫要被孔师听到呢!”春晓虽然平时显的成熟些,但终归是个13、4岁的小姑娘,也是有些孩子心性,和李承乾在一起时间长了,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还是可以说的。
    李承乾为了配合小丫头,也故做神秘的假装四下看看,然后说道:“没关系,孔师没有跟在后面,不用怕的。”鬼鬼祟祟的样子逗的小姑娘掩嘴直笑。
    “好了好了,我们快点回去吧,看看我的椅子送来了没有,这一上午我腿都坐麻了。”不知是不是身体小了,心理年龄也变小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李承乾光惦记他的椅子去了。
    “椅子已经送来了呢,刚刚殿下打盹的时候,侍卫来通知的。”想到李承乾坐在那里瞪着眼睛打盹的样子,春晓再次掩嘴轻笑起来。
    李承乾一边快步向自己住的宜秋宫走,一边辩解道:“本王那不是在打盹,而是在沉思,沉思懂么?就是沉浸在思考当中,这样可以加深对孔师所讲内容的理解。”
    “是,殿下,奴婢知道了。”原本止住笑的春晓又被李承乾逗的窃笑不已,总觉得好像从昨天下午开始,不苟言笑的太子殿下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主仆两人谈笑之下,竟然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就赶回了‘兰若寺’,刚一进院子,就看到一张比李承乾想像中还要漂亮的太师椅放在他的寝宫门口,整张椅子被打磨的光滑可鉴,为了美观还刷了好几层的深宗色的植物漆,从而给整张椅子增加了不少厚重感。
    而且张老二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好像是突然开窍了,竟然给太师椅配了一张桌子,同样打磨的一丝不苟,刷上了和椅子同样颜色的植物漆。
    “殿下,您看这一次是否合心意?”和两个徒弟忙了一夜,整出这一桌一椅的张老二瞪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紧张的等着李承乾的判决。
    李承乾摸着光滑的桌面,一时间竟有些失神,如果放到现代,这些东西可全都是古董啊,这个皇宫,这里所有的东西,哪怕是一花一草一木,都可以算是古董,哪怕现在自己拔根头发下来那也是古董,可最关键的问题是特么弄不到现代去啊!
    扭头看看还在弯着腰等着自己意见的张老二,李承乾走过去想拍他的肩膀的,却发现自己有点不够高,无奈之只好拍拍的他的胳膊:“张老二,干的不错,辛苦了。”
    小小的人拿出一副大人的作派,让院子里所有人都嘴角直抽,但惧于皇室威严,却无一人敢于笑出声来。
    “小民不辛苦,只要不耽误殿下事情就好。”张老二腰弯的更低了,能得到太子殿下的夸奖,而且太子殿下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子,这让张老二激动的腿都有些发颤。
    “行了,你也别激动了,一会儿回去照这个样子再做两套出来,而且要多做几张椅子。”李承乾实在是受不了张老二皱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只好吩咐他再去作几套出来,好东西要大家分享,自己吃独食会遭报应的。
    “是,小民这就去弄。”
    “嗯,去弄吧,但是记得要好好休息,不要累坏了身体,要不然可就没人给本王做家俱了。”体恤下属这种事情,后世电影电视剧都快要演烂了,李承乾完全可以做到信手拈来。
    “是,小民明白,谢谢殿下关心。”
    看着激动的如同羊癫疯发作一样,哆嗦着出去的张老二,李承乾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回身跳到太师椅上坐下,开始琢磨起自己的事情。
    良久之后,才用力的一拍椅子扶手,对身边伺候的太监说道:“找几个人来,把这一套桌椅抬上,去丽正殿。”
    “殿下,您这是要……?”春晓有些不明白李承乾为什么把费尽心力弄出来的桌椅送到皇后那里,便出言问道。
    李承乾给春晓递了个鄙视的眼神,然后说道:“这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好的桌椅当然是要孝敬父皇和母后,只是这椅子只有一把,有些美中不足。”
    却不知李承乾话音方落,‘兰若寺’中立时马屁如潮,纷纷称颂太子仁孝,搞的李承乾为自己心中的小算盘尴尬不已,觉得拿自己老子作文章这事儿办的有些不地道。
    要知道太师椅可是新鲜物事,在大唐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果李承乾自己先用了,谁知道那些御史啥的能不能拿这个当由头弹劾他?所以不如拿这东西到自己老子那里试试风头,如果老李同志用了没问题,那么小李同志用了自然也没问题。
    而此时的丽正殿中,长孙皇后却正在忙着宽慰自己的丈夫:“二哥还是莫要生气了,当心气坏了身子,青雀必竟年龄还小,思虑总有不周的时候,而且这次也是出于好心,才会检举他皇兄的。”
    “哼,他会有什么好心,小小年纪便学会在人背后议人是非,长大之后又当如何?”李世民将小桌上的茶水端起来喝了一口后,依旧气休休的说道。
    “二哥这话说的重了,小孩子总有作错事的时候,而且臣妾已经罚他闭门思过五日,想来会长些教训的。”谁的孩子谁心疼,无论是李承乾还是李泰都是长孙皇后亲生骨肉,自然听不得别人说他们的不是,哪怕是自己老公也不行。
    但李秦这娃也确实不争气,如此轻易就被他皇兄给骗过去了,也不想想孔颖达那个老顽固如何会替别人作诗,所以罚他闭门思过五天一是长孙皇后生气他污告李承乾,二是生气这娃太笨,简直跟个瓜皮一样。
    “好了好了,观音婢,朕不说了。不过,你说承乾昨夜在你这里吟诵的诗作,是否是他亲作呢?”见长孙皇后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李世民也止住话头,将目标转向李承乾。
    “自然是的,二哥博古通今可曾听别人吟诵过?而且高明长在深宫不曾与外人有过接触,他几位先生的为人二哥也清楚,断不会干出将自己的诗作交予他人的事情,所以这诗不是高明所作又是出自何人之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