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718章 搬出后台砸死你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李承乾看着眼前几欲颠狂的善德,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娘们儿已经疯了,必须交给专业人士来处理。

    想到这里李承乾面色微沉,对身后跟着他一起出来的护卫说道:“将这个造谣生事,污蔑皇族的女人抓起来,所有她的随从一个不要放过,另外,派人通知黑子,城中的新罗人给本宫全部控制起来,但有反抗,杀!”

    “是!“跟在李承乾身后的小白第一个响应,声落人便窜了出去,直扑善德身后的那个侍女。

    而夜魅则是淡淡看了一眼之后,便转身走向善德。

    至于那些护卫,此时已经一拥而上,将善德身后的那些面露得意之色的随从全都围了起来。

    “李,李承乾,你,你果然是个无情之人,我……”善德没想到李承乾竟然真的会不顾一切的动她,心里也有点发慌,这与她计划的似乎有些不大一样。

    要知道,虽然李二此时并没有给她一个名份,但这女人却与李二有了夫妻之实,李承乾此举完全可以看成以下犯上,若是传到李世民耳朵里,必然会受到严惩,而且很有可能她刚刚说的那些莫须有的事情也会被李二知道。

    到时候李承乾就是有一千张嘴估计都说不清楚这件事,也就是说从他让人动手的那刻起,结局便已经注定,那就是鱼死网破。

    但,善德怎么想都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李承乾并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他根本不可能去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情。

    也就是说,他现在既然敢动手抓人,那就必然有所持,可这份所持到底是什么呢?

    ……

    带着深深的迷惑,善德被夜魅卡着脖子押上了李承乾的马车,而善德的那个侍女则没有这么好命,在小白鬼魅般的身法攻击下,不出二十几个照面她双脚的脚筋已经被白月宁挑断,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像一条离开水,正在岸上挣扎的鱼。

    “李,李承乾,你一定是疯了,你一定是疯了,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不怕你,就算是到了你们大唐皇帝的面前,老娘也不会改口。”善德此时也顾不上自己的侍女,对着李承乾大声的叫嚷着。

    “我劝你最好还是留点力气,当小三当成你这样还真是让人意外,不过既然你觉得你有道理,那本宫总不能不给你说理的机会……”李承乾不屑的看着有些疯狂的善德,用调侃的语气说道:“只是,一会儿到了本宫母后那里,希望你还有这样的精力来折腾。”

    “什,什么……”原本还有些颠狂的善德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机关算尽之后,善德猛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乎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李世民原配发妻,从小与大唐皇帝陛下一起长大,大唐后宫的真正掌控者——长孙皇后!

    在听到李承乾说出‘母后‘二字,善德就发现,自己败了,败的一塌糊涂。

    可是,这事儿不对啊,当初不是说李承乾牛、、逼的不要不要的么?丫这次怎么怂了呢?而且大家打架,你丫找家长算怎么回事!这,这不是耍赖么?!

    如丧考妣的善德心中无奈的叹息着,感叹着命运的不公,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李承乾,隐隐开始有了那么一丝后悔。

    ……

    大明宫,长孙皇后与杨妃两人在太液池边陪散步,两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近来长安城发生的一些趣事,时不时还会发出一阵会心的笑声。

    而就在此时,一个小侍女跑了进来,压低了声音在长孙皇后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接着就看到长孙皇后脸色变了变,沉声问道:“人在哪里?”

    “回皇后娘娘,就在外面。”小侍女缩了缩脖子,退后两步说道。

    “押上来,本宫要亲自问问。”

    “喏!”

    ……

    “娘娘,可是出了什么事?”杨妃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到刚刚还心情大好的长孙皇后竟然转瞬间变了脸色,不由有些担心。

    “没什么,就是有人在外面毁我皇家清誉,正好被乾儿遇到了,所以便将此人带了过来。”长孙皇后倒也没有瞒着杨妃,寒着脸淡淡说道。

    “哦?”杨妃眉头微皱,识趣的没有再问下去。

    ……

    时间不大,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已经被数个内侍押着从外面走了进来,而跟在后面的则是东张西望一脸好奇之色的李承乾。

    “善德?!”待看清了那女人的长相之后,杨妃惊讶的叫了一声,然后便紧紧的闭上了嘴。

    “你就是善德?”长孙皇后在等到那披头散发的女人被押到之后,淡淡问道。

    “妾身正是。”成对长孙皇后,善德也怂了,没有了在李承乾面前泼妇一般的表现。

    的确,在大唐,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在长孙皇后面前还能嚣张起来的,那一身雍容华贵的气势,那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荣耀,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彻底的碾压,不管她原本是什么样的身份。

    “前新罗女王善德,拜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善德跪在地上,神情萎靡。

    “听说你在外面到处说怀了陛下的骨肉?”长孙皇后再次问道。

    “什么?”不等善德说话,杨妃的脸色就变了。

    她完全无法理解,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当小三就当小三吧,你悄悄的进村也就好了,干啥还要敲锣打鼓呢?生怕天下人不知道?可你这样做让长孙皇后的面子往哪里放?!这特么不是自己做死么。

    而那前新罗女王似乎也很识趣,根本不与长孙皇后辩解,只是低头十分委屈的说道:“善德……,善德知罪!”

    长孙皇后多精明的人啊,看那善德的样子心中已经有了一份猜测,知道自家老头儿必然是与这女人有了什么关系。

    不过想到这女人似乎正在用这种关系在威胁自己的儿子,本打算成全她的长孙皇后又怎么可能给她留面子,当下哼了一声说道:“知道?本宫看来只怕你是心中不服吧?也罢,既然你心中不服,那就在这里等着,等一会儿陛下来了,看陛下怎么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