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78章 长安城新来的骗子
    程咬金的猜测对不对?对,也不对!但是猜测终归是猜测,并不能构成现实,所以他才会嘱咐老婆大人不要出去四处乱说。

    而就在整个长安都在讨论李承乾的未来时,被讨论的主人公正坐在李渊的陵墓前面有一句没一句的诉苦。

    “皇爷爷,您说,您说您儿子怎么能这样呢,他怎么能拿您孙子的钱去修宫殿呢?”

    “是,宫殿修好了以后您孙子也跟着享福,可是那钱是您孙子留着搞科研的钱啊!”

    “皇爷爷,那可是好几百万贯啊,堆起来可以把我埋进去好几百次,现在就要变成一堆破砖烂瓦,您说,您说您心疼不心疼?您说要是有这个钱,多搞几台电风扇多好,又省人工又凉快!”

    “嗯,对,电风扇现在是没有研究出来,可是以后总能研究出来吧?您说有了电风扇是不是咱就可以搞飞机了?飞机那东西有什么啊,不就是几台电扇加几个沙发么!随随便便就可以搞出几万架出来。”

    “您说到时候咱坐着飞机,天天往敌人头上丢炸弹多爽啊。何必搞什么宫殿呢,修那么多宫殿,最后还不是给别人住,自己才能住几间啊,对不对?”

    李承乾唠唠叨叨的坐在那里诉苦,一身纯白的练功服被他弄的脏兮兮的,而夜魅、杨雨馨等人则被打发到了数百步远的地方。

    自从三天前李承乾收到长安城里传来的消息,知道了老头子重开龙首原上大明宫的修建工作之后,他便开始了这样的生活。天天找老老李诉苦,看上去颇有把老老李从棺材里面扶起来教训教训李二的意思。

    “殿下,齐王来了!”就在李承乾唠叨个没完的时候,守在远处的杨雨馨走了过来。

    “叫他过来,先给老爷子叩几个头,省得让人说闲话!”李承乾头也不抬的说道。

    “是!”杨雨馨脆声声的答应着转身离开,时间不大,便看到李估晃着膀子走了过来,等到了李承乾的身边便老老实实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朝着老老李的祠堂磕了几个头。

    “哥,这段时间长安城里传遍了你的事情,想不想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等到所有的礼节都做足了,李佑也不管身上穿着的亲王服侍,盘腿直接坐到了李承乾的身边。

    “我如果说不想,你是不是就不说了?”李承乾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佑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们都说你失势了,很快就要被老头子废了太子的位置贬为庶民,哎哥你说,这帮人怎么就那么不识好歹呢?”李佑当然不会因为李承乾不想听就闭嘴,作为弟弟他完全有资格耍无赖。

    “让他们说去吧,我们堵不上所有人的嘴。”这种话自然早就有人跟李承乾说过,再听一次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那种发自心底的不舒服让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李佑明显不赞同他这位太子哥哥的观点,轻轻一撇嘴说道:“怎么堵不上,我今天就堵上三张嘴,丫再敢乱嚼舌根子,下次老子非拔了他们的舌头不可。”

    “别老子长老子短的,当心父皇削你。”李承乾没有气的瞪了一眼李佑,这位太极宫小霸王现在也到了年龄,被老头子赶了出来,自己在外面开了府。

    不过因为李承乾力保的关系,所以他并没有如同历史上一般被发配到封地,而是一直留在长安,替他的那个无赖大哥处理事情。

    所以性格有缺陷的李佑对李承乾那可真是奉若神明,说起尊敬,大哥绝对排在老爹前面。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李佑根本容不得长安城里有人说李承乾的坏话,不管是谁只要被他知道说过他大哥的坏话,不论什么身份地位,统统都要打上门去好好教训人家一顿。

    李承乾也知道李佑的这个习惯,所以暖心之余也在警告他,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惹怒了老头子,否则到时候就算是自己也救不了他。

    “放心吧哥,都是些小家族的子弟,我可不是李愔那个逗逼,怎么可能去惹那些自己惹不起的家伙。”李佑虽然被教训了,但脸上却没有丝毫不高兴的神情,反而扯着李承乾东拉西扯的聊了起来。

    “小愔?小愔怎么了?”听到李佑似乎话里有话,李承乾关心的问了一句。

    李恪、李愔是嫡亲兄弟,所以平日李愔的一切都是由李恪来管,李承乾很少会去插手,所以对于李愔身上发生的事情并不十分清楚。

    “还能怎么了,跟人赌钱,被人出老千,还被人恐吓,最后竟然乖乖赔给人家好几千贯。唉,可惜了皇子的身份,要是我……”

    “行了,别提你!”李承乾打断了李佑自卖自夸的行为,正色问道:“对方是谁?那个家族的?”

    李愔不像李佑,他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势力可以依靠,哥哥李恪手里有些钱财是不假,但是在大唐这个时代,钱有很多时候并不是万能的,所以时不时的会受到一些欺负。

    但李佑就不一样了,有李承乾当靠让,这家伙手底下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京兆府的那些‘城市纠察’任他调遣。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有鄙视李愔的资格。

    “对行就是个过路的,不过挺能打就是了,和那些世家没有关系,这一点我让人调查过。”李佑见老大问的认真,便也收起脸上嬉闹的表情,认真的回答道。

    李承乾皱了皱眉,暗中盘算了一下,然后继续问道:“过路的?叫什么名子?现在还在不在长安?”

    “当然还在长安,那小子还等着李愔给他凑钱呢!”李佑一个姿势坐的有些累了,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一边伸展四肢一边说道。

    对于那个骗了李愔的家伙,李佑实际上还是有过一番调查的,只不过碍于和李愔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所以他并没有告诉李愔对方是什么人,只是在一边兴灾乐祸的看热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