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75章 打压(上)
    太子六率已经全部留在了辽东,这使得李承乾回来时的队伍显得有些寒酸,只有区区三驾马车,以及百余名护卫。

    不过好在李承乾的身份已经不需要通过出行的人数来彰显,来自于后世的他对一些形势上的东西并不怎么看重,这一点与这个时代的人有很大的区别。

    所以从辽东回来的李承乾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出去溜了一个弯,并没有为得此次归来有多么隆重,老头子似乎也不想让他回来的排场过于震撼,所以只派了那些隶属于东宫的官员过来简单的迎接了他一下。

    而且在迎接工作完成之后,所有人便立刻散了开去,各回自己的署衙去工作了,李承乾则是跟着老杜去了太极宫。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甘路殿中,李承乾见到了有些憔悴的老头子,虚头巴脑的上前见礼之后,老老实实的站到了一边。

    “回来了?这一路上累坏了吧?”李二抱着一只茶盏,正在呆呆的出神,直到李承乾见过礼之后,才缓缓回过神来。

    “父皇节哀,皇爷爷的事情……”李承乾看着有些萎靡的老头子想要劝说几句,但是开口之后却发现,似乎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只是好在老头子叫他过来并不是听他发表劝解之言的,轻轻一摆手打断他之后说道:“行了,劝慰的话你就不用说了,朕这段时间已经听了不少,还是说说你自己吧。”

    “我自己?我怎么了?”李承乾愣了一下。

    李二将茶盏放下,上下打量李承乾半天,这才缓缓说道:“这次回来你就只带着几个护卫,难道就不怕路上出什么事?你以为朕就那么小心眼,就那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

    李承乾自然不会说自己是为了避嫌,胡乱遍了个理由说道:“没,没啊!儿臣这不是觉得道宗王叔那边需要人么,‘獠牙’战力非常,留给道宗王叔作为后备力量再好不过,远比跟着儿臣东奔西跑用处要大的多。”

    “狡辩!”老头子哼了一声:“朕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还能不知道你小子有少鬼心思?”

    “父皇,您这可就是冤枉儿臣了!”抱着打死也不承认的心态,李承乾摇头否认。

    有些事情有说不能做,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

    李承乾知道他正在做的事情正是能做不能说的,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怕老头子胡思乱想,所以才不带兵回来。

    “行了,既然回来了,那就回来了。你的那些人没带回来也就算了,朕也就是问问,并没有想把你怎么样。”李二见儿子一口咬定没有其它想法,一时间也是无可奈何,最后只能放弃。

    “父皇,儿臣有个不情之请,希望父皇能够恩准。”李承乾见老头子不再追问‘獠牙’的事情,便也换了一个话题。

    “既然知道是不情之请,那就不要说了。”李二好像并不想知道李承乾的请求是什么,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随后,书房之中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老李静静的站在门口,时不时看上李承乾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李承乾在被老头子拒绝之后,也闭上了嘴巴,静静的等着老头子继续开口。

    按照心理年龄来算,他现在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虽然有着十六、七岁的外表,但这并不代表他思想上就一定不成熟。

    李二在贞观九年的时候,也已经三十八岁,真的说起来这父子二人应该算是同龄(好奇怪的说法),所以他们在交流上并没有什么障碍,而若说有那便是理念上的一些冲突,但在交流上却并没有什么影响。

    “你是不是想不通为什么朕要把你从辽东调回来?”半晌之后,老头子终于还是开口了。

    李承乾猜不透老头子的想法,可又不能什么都不说,所以只能没话找话的说道:“父皇,高句丽失去了一半的国土已经不足为患,儿臣在与不在辽东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这段时间虽然你一直在辽东,但是长安的事情想必你也应该有所了解,捅出这么大的娄子,你还认为朕能帮你扛下来?”老头子知道如果自己不把话说明白,李承乾永远都不会猜到自己想干什么,是以直接将话题挑明。

    “父皇,这,我臣这不也是想多弄点钱么?辽东一仗打下来抚恤金可是不少,咱国库还能拿得出来么?”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李承乾搪塞着说道。

    “弄点钱?上百万贯的钱财你都敢骗,难道你真的以为那些世家、士族拿你没有办法?你真以为你屠夫的名头能镇得住他们?”李二越说越生气,到了后来几乎是在咆哮。

    所谓的粮食放大器骗了世家不少的钱财,而世家又把自己所受的欺骗转嫁到了其他国家,搞得现在周边那些国家联合到一起弹劾李承乾,李二想压都压不下来。

    这才是老头子急着把李承乾从辽东调回来的原因,谁惹出来的麻烦谁来补救,既然李承乾未来想要继承皇位,那么很多事情他就需要亲自来处理。

    “父皇,要不然儿臣把钱再退给他们,就说是开个玩笑?”李承乾弄明白了老头子的意思之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钱?没有。那些钱来路不正,已经被你母后没收了!”老头子似乎早有准备,一听李承乾说到钱,立刻把他的所有路子全都给堵死。

    意思就是钱在你妈那里,你要是敢要就去要吧,看你妈能不能把你小子的耳朵扯下来。

    李承乾面对老头子的无赖作法有些哭笑不得,这分明就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嘛,说什么让自己回来处理自己捅出来的娄子,最后还不是因为一个‘钱’字。

    老头子这是想要钱,又不想担责任,同时又想考验一下他李承乾是不是真的没有造反之心,所以才搞出来这么一出儿,看来这一路的小心还真是没有白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