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71章 钢铁军团是如何炼成的(三)
    没有见过血的军队只是花架子,这是李道宗对辽东军团的评价,本着对李承乾负责的态度,他并没有按照那位太子殿下离开之前的嘱咐去做。

    贞观炮、投石机、攻城用的床弩、‘铁菠萝’,这些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东西都被他运到了后方,留给辽东军团的只有随身的装备以及一些正常战斗时能用上的装备。

    李道宗想要看看辽东军团真正的战斗力到底是什么样子,同时也想发掘一下辽东军团的潜力。

    不过相对于李道宗的沉稳,李思文则是紧张的注视着整个战场,尤其是渊盖苏文突破的那个位置。

    片刻之后,有些紧张的说道:“那个背着五把刀的家伙是什么人?战力很强大啊,再让他这样冲下去,我们的盾阵怕是要被他给弄垮了。”

    “战场之上永远也不要炫耀自己的武力,个人就算是再强大,面对千军万马时除非对方真弱的可以,否则只能嚣张一时罢了。”李道宗不以为意的向战场上瞥了一眼,嗤声说道。

    而事实上,老家伙也并没有说错,渊盖苏文虽然开始的时候仗着一时这勇冲进了军阵之中,但是在密集的队列之中,他的速度很快就降了下来。

    而且前面那些刀盾、长枪兵虽然拿他没有什么办法,武力上或许不如他,但是后面那些拿着强弩的家伙们可不是吃素的,在发现疯狂攻击的渊盖苏文之后,很快就把他当成了目标,无数的钢弩指向了他和跟着他冲进军阵的那些高句丽骑士。

    “嘭嘭”的弩弦声中,一支支三棱矢带着厉啸向着渊盖苏文扑去,迫使他最后不得不从战马上下来,躲进人群之中使自己的目标不至于过大。

    而下了马之后的渊盖苏文在突击的能力上,无疑弱了三分,重重围困之下,即便是再能打,造成的伤害也极其有限。

    “家主,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必须退出去。”几个机灵一些的家将下马的速度够快,躲过了一劫,凑到渊盖苏文的身边,一边掩护着他的背后,一边喊着。

    而在他们身边,无数辽东军团的将士纷纷抽出横刀,带着血丝的眼睛死死盯在他们的身上。

    “别急,援兵很快就会到的,只要我们撑住这一波攻击,等男生带着部队上来就好。”渊盖苏文从背上又抽出一把长刀,左右双手各持一把,防备着唐军士兵的同时,冷静的分析着战场上的情况。

    “道命!”几个家将也知道他们现在只能等待救援,抱怨什么的也是无用,纷纷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大唐在这里有十万大军,或许渊盖苏文真的很能打,武力值堪比古之恶来,但是他面对的可是十万大军,就算是不还手让他一个个的杀,在他累死之前也不可能杀光这些人,更不要说这些唐军将士个个都是训练有素,并不是不懂得还手的稻草人。

    “杀……”不知是谁,突然发出一声呐喊,围住渊盖苏文的无数唐军将士纷纷举起了手中横刀。

    “杀!”渊盖苏文不甘示弱,面对扑上来的大唐军士,同样挥出了手中长刀。

    “哐”,怎么回事?渊盖苏文愣了一下。

    刚刚明明是砍向对手脑袋的一刀,最后却砍在了一面盾牌上面,而在盾牌的后面,已经有一柄长枪如毒蛇一般刺了出来。

    来不及多想其它,渊盖苏文挥刀架开长枪的同时,人也躲了开去,借着闪身的空当,他才发现,原来他对付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五个人。

    刀兵、盾兵、枪兵,五个人职责不同,但是配合却十分的默契,在渊盖苏文躲开之后并没有去追他,而是集体扑向刚刚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人。

    “快躲开!”渊盖苏文只来得及叫出这三个字,随后便被一阵脚步声惊醒,扭头间发现,又一个五人小组向他冲了过来。

    “我命休矣!”渊盖苏文心中一声哀号,硬着头皮向对他冲过来的五人小组迎了上去。

    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不是新罗、百济那些散兵游勇可以比拟的。渊盖苏文一边应付着数个五人小组的进攻,一边在心中叫苦不迭,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逞能第一个冲阵,当什么带头人。

    而就在渊盖苏文疲于应付的时候,高句丽的步军也终于冲到了辽东军团大阵的前面,双方士兵一瞬间绞杀到了一起。

    盾阵长枪或许对骑兵有不小的作用,但是对于步兵作用却十分有限,因为在己方长枪刺中敌人的同时,敌人的长枪也有可能会刺中自己。

    这种一比一的置换对辽东军团是十分不利的,所以高句丽的步兵赶到时,钢铁盾阵瞬即散开,所有人恢复了五人小组的战斗模式。

    “杀光他们!”段瓒的声音在战场上空不断盘旋,一身狰狞的铠甲将他武装的如同绝世战神,密集的人群之中,膝撞、肩扛、肘击,手中两柄并不长的军刺宛如毒蛇。

    但是身边的高句丽人就像是死不完似的,倒下一个又出来一个,一波波的不断冲上来,将他率领的万余战士冲击的不断后退。

    “派人通知下去,若是他敢再退一步,全军开除军籍,战后军法从事!”李道宗站在高台之上,看着下面的战斗,在看到段瓒率领的左卫率不断后退的时候,对身边的传命令下达了命令。

    “是!”传令兵领命而去。时间不大,战场上响起一声怒吼:“太子左卫率,跟老子顶上去,把这帮杂碎赶回去!”

    “是!左卫率,杀!”发雷般的怒吼,混合着接连响起的惨叫,让整个战场显得悲壮。

    但战场就是战场,战场上没有怜悯,战场上不相信眼泪,在这个生存与死亡只发生在一瞬间的地方,对敌人狠并不难,难的是对自己一样要狠。

    受伤了你可以倒下,但是最后的结果并不比继续战斗下去好多少,十万对二十五万的惨烈厮杀,是上天对辽东军团的最后考验,渡过这一劫,那么他们就可以说自己是大唐第一强军,渡不过这一劫,那就万事皆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