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68章 政变(下)
    帐篷里面渊盖苏文用屠刀教会了那些想要仗义执言的朝臣如何闭嘴,而在帐篷外面,无数高举的屠刀则是教会了那些高句丽士兵什么是‘国破家安在’。

    那些面对辽东军团怯步不前的数万骑兵此时正耀武扬威的骑在马上,在他们面前则是深夜中被集合到一起,手无寸铁的高句丽士兵。

    “告诉我,你们有谁想要回家?有谁想要打仗?有谁的家在辽东?”一个身穿赤红战甲,年纪在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十分骚包的骑在马上,手里战刀舞的风车一样,眼中满是蔑视。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把我们集中起来又不让带武器?你等可有陛下将令?”一个类似于军官打扮的家伙站了出来,指着红甲青年问道。

    “还有没有人与他有一样问题的?有的话站出来。”红甲青年看了站出来的家伙一眼,抬起头问道。

    “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陛下在哪里?”

    “还有我!”

    一个个人影站出来,纷纷表示着对青年的不满。

    “还有没有人站出来?难道只有他们几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说你们因为丢失了大片土地变成了没有卵子的女人!”青年人突然发出一声咆哮,尽管他的声音传的并不远,但足以使他前面的那些高句丽士兵听清楚。

    “你们有问题,‘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们总是有着那么多的为什么,所以才让大唐一次次的成功,一次次的在我们面前炫耀自己的武力!”

    “你们就是一群豕,不,豕都比你们强,至少几十万头豕还能拖延住唐军的脚步,而你们只会拖后脚,只会努力从敌人身上找到让自己退索的理由。”

    “既然那么怕死,你们为什么还要来当兵?为什么不回家奶孩子?你们知不知道,若是这一次我们再战败,高句丽将不复存在?”

    “我不想和你们说这些东西,对于你们来说你们根本听不懂我们说的是什么因为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你们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废物。”

    红衣青年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的情绪,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无比的强大,甚至有一种可以单挑整个辽东军团。

    “我们也不想退,可是我们有什么?唐军又有什么?我们也不想把五万兄弟抛下,可是……可是……”刚刚第一个站出来的那个军官模样的家伙再次开口,但说了一半却停了下来。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青年却并不有停下,而是接过他的话头说道:“怎么,为什么不敢说下去了?是不是觉得这是陛下指挥失误?是不是觉得有一种被外行指挥的感觉?”

    “你……你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几个离着红甲青年比较近的家伙听清了他的话,脸色猛的一变。

    “我为什么不敢说?谁说陛下就不会犯错?谁说陛下的决定就一定是对的?高句丽是天下人的高句丽,并不是某一人的高句丽,或许你们认为我说的话有些大逆不道,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流干最后一流血!”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激动的原因,红甲青年的声音有些嘶哑,但其中却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蛊惑力,原本有些丧气的高句丽士兵每一个都抬起头看着他,眼光中着一层说不出的东西。

    “明天老子要和唐军决一死战,你们可有人愿意跟老子去?”可能是看到那些士兵的情绪被调动的差不多了,青年换了一种语气,带着对那些士兵浓浓的失望。

    “我愿跟将军一起。”

    “我也愿意!”

    “我的家在辽东,我要打回辽东。”

    几个事先安排好的托儿站了出来,目光烁烁的看着红衣青年。

    统一了上层建筑,那就必须统一基层官兵,否则渊盖苏文的计划便无法实施,如何控制好那些士兵,是那位大莫离支十分头疼的事情。

    所以他安排了一些人来配合红甲青年,打算把士兵的情绪调动起来,当然,渊盖苏文也准备了一些后手,若真是士兵有哗变的趋势,他也不介意杀掉一批人。

    但是好在营帐外的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红甲青年如愿以偿的控制住了军队,同时也调起了这些士兵的士气。

    集中起来的二十万人或许并不能每一个都听到红甲青年说的是什么,但人总是群体生物,很多情绪都可以互相影响,随着一小撮人疯狂的呐喊,更多人盲从的加入了进来,原本低落的士气重新振奋了起来。

    在高藏武的帐篷中,渊盖苏文听外面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嘴角不自觉的带出一丝胜利者的笑容:“怎么样?军心可用,士气可用,你们还对这次战争的最后胜利抱着怀疑的态度么?”

    “没,没有!高句丽,万胜!”一个平日里和渊盖苏文比较亲近的家伙壮着胆子喊了一声。

    “不错。我大高句丽会击败一切敌人,让敌人在我们的战刀下流血、惨叫,我高句丽必然会崛起!”渊盖苏文赞许的看了一眼说话的家伙,当着数十高句丽的太官贵人发下了宏天大愿。

    是夜,无数忠心于高藏武的将军或者文官失去了一切,包括自己的头颅,也有曾经不得志的家伙一夜之间王八翻身,身居高位。

    尽管有些官员已经表示出了对渊盖苏文的臣服,但是为了长远考虑,渊盖苏文还是下令杀了他们,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这帮家伙回去之后会不会煽动士兵闹事,万一出了这样的问题,几十万军队来上一场哗变,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不得不说,渊盖苏文这一次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一次匆忙间策划的政变竟然真的成功了,这其中有他铁血手断的功劳,也有高藏武失了军心的原因,但是不管如何他成功了。

    在第二天,面貌焕然一新的高句丽士兵出现在辽东军团对面的时候,李道宗明显的感觉到了对手的不同寻常,似乎换了一个人在指挥一般。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