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67章 政变(上)
    古代皇帝离开皇位,分为禅让,逊位,退位。

    禅让的意思是把皇位让给其他再有能力的人;逊位则是皇帝自己主动退下去,把皇位交给自己的继承人;至于说退位,这个就比较惨一些,它是属于被人逼着离开皇位,皇帝本身连选择继续人的权利都没有,是属于很没面子的告别仪式。

    所以当渊盖苏文说出‘逊位’两个字的时候,高建武脸色虽然难看,但是至少还能保持一定的风度。因为在他看来渊盖苏文既然能让他选择逊位,那么应该不会对他下杀手。

    “盖苏文,你真觉得高藏那孩子比朕更适合这个位置?”有了计较之后的高藏武决定跟渊盖苏文好好谈谈,争取挽回一下自己的地位。

    “至少高藏会比你听话。”渊盖苏文冷笑着,手里的刀慢慢加力:“高藏武,你不会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吧?以为让你写逊位诏书就是我心存顾忌?嘿嘿,不怕实话告诉你,既然老子敢把刀架在你脖子上,老子就没有了顾忌!”

    “你胆小怕事又自卑懦弱,我大高句丽在你的手里怎么可能强大起来,别以为你联合新罗与百济之后就真的能与大唐抗衡,就凭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就是再给你一百万人,你也照样打不过李承乾。”

    “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以为你凭什么可以号令千军?你以为你凭什么可以让老子俯首听命?”

    “新罗和百济之所以与你联合,不过是为了瓜分高句丽的土地而已,你也不想想,如果我们把占领新罗与百济的土地还给他们,我们还能剩下什么?屁大一点的地方,你以为大唐真的就拿你没有办法?”

    “我告诉你,高句丽想要重新崛起就必须要有牺牲,一代人、两代人的牺牲,没有死亡就没有胜利。”

    “所以从今天起,我渊盖苏文就是高句丽的大莫离支,整个高句丽时行战时政策,一切皆为战事服务,即便是皇权也不能限制!”

    渊盖苏文一口气说了很多,把这些年藏在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最后在高藏武惊恐的目光中,把刀子插进了他的心口:“安心的去吧,到了地府记得向阎王告我一状,就是是我渊盖苏文杀的你,看看老子是不是真的会怕!”

    高句丽一代君主荣留王高藏武就这样被人杀死在自己的帐篷里面,并且在死后还被渊盖苏文泄愤似的砍成了一堆烂肉。

    “来人,把这个昏君的臣子们都带过来,让他们好好看看,看看这一切。”看着已经是一堆烂肉的高藏武,渊盖苏文坐在曾经是高藏武的位置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遵命!”帐篷外面响起一个声音,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时间不大,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随着帐篷被人掀开,浓重的血腥气散发开去,伴随着一声声惊呼,有数十人被推搡着跌进了帐篷。

    “泉,泉盖苏文,你,你,你干了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某老家伙在看到地上的那一堆烂肉之后,敏锐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色瞬间变的一片惨白。

    “杀了他!”渊盖苏文连头都没抬,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老头子低头看着从胸口冒出的刀尖,缓缓倒了下去,双眼之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还有谁有问题?”等到老家伙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渊盖苏文再次开口。

    “我……”又一位老人家不知相到了什么,也有可能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总之只说了一个‘我’字便停了下来。

    “杀!”渊盖苏文并没有再给老头子任何机会,简单的一个杀字再次出口,随后便是一条人命的殒落。

    转瞬间,两位高句丽重臣惨死在众人面前,这让其余人等纷纷噤若寒蝉,看着泉盖苏文的目光满是恐惧,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头上。

    “从今天开始,泉氏一族恢复渊姓!可有人有疑意?”渊盖苏文见众人再没了反应,主动开口问道。

    “没,没有!”某大臣识趣的说道,不想这一记马屁没有拍好,直接拍在了马腿上,渊盖苏文嗤了一声说道:“某在没有让你们开口之前,谁再开口,他就是你们的榜样!”

    又是一条人命,一连三条人命结束在短短的三句话中间,这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他们眼前的这个渊盖苏文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莫离支,现在的他既然已经干出弑君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再杀几个不相干的臣子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

    死亡的威胁之下,所有人都紧紧的闭上了嘴巴,没有人想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不麻烦。

    “有三件事说一下:第一,从今天开始,渊某接掌大莫离支一职;第二,高藏继承皇位;第三,全力与唐军作战。将唐军赶过鸭绿水,赶出辽东,让我大高句丽重新崛起!”

    自从杀死高藏武的那一刻起,渊盖苏文便已经再无顾忌,心中多年郁结消散一空。而在体会过大权在握,取人性命只需一句话的快感之后,他心中的那份欲望更加的强烈起来。

    登基?不登基?两个念头在脑中疯狂的旋转,但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按照当初的计划,选择让高藏武的侄子高藏继承皇位,而他则是作为辅政大臣存在。

    这样一来他的行为便可以用兵谏来解释,在这个高句丽即将被灭国的关键时刻,是一种可以被人理解的方式。

    若是将来真的打退了大唐的进攻,那么他就是拯救了高句丽的英雄,甚至就算是失败了,他也不会背上千古骂名,毕竟他这么作也是为了高句丽的未来考虑。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才会如此肆无忌惮,不听号令者杀,不服份命令者杀,有‘非份’之想者杀。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就是渊盖苏文对自己,对高句丽,对所有人的一个交待,在这样的思想下,一场政变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发生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