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29章 到底要干啥(中)
    “太子殿下,如果您能答应收回当初的承诺,外臣可以保证,一定会率整个安市城投降。”俞荣昌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少筹码,所以在与李承乾谈的时候十分小心,时刻注意着他的脸色。

    “不行!”但是李承乾最终还是没有满足他的要求,相对于高句丽人的生命,他更在乎的是大唐人的生命安全,绝不会因为一时看对手可怜,就放弃自己的原则。

    “太子殿下,安市城中还有近两万可战之兵,近十万百姓,若是这些人团结起来……”俞荣昌试图挣扎一下。

    但是很快便被李承乾一句话打消了所有的念头:“不知道俞城主可知道当年的武安君?你觉得本宫与武安君相比,那个更心狠一些?”

    武安君是谁?武安君就是战国最著名的杀神,坑杀赵国四十万降卒的杀神白起!

    听到李承乾提到武安君,俞荣昌脸色瞬间变的一片惨白:“太子殿下难道真的不顾自己的名声,真的要把安市城杀的鸡犬不留!”

    “我的本意并不想如此,不过很多事情并顺着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你说对么?”李承乾并没有正面答复俞荣昌,不过却依旧让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图。

    必须有人成为那只被杀的鸡,否则将来的战斗必然艰难无比。

    李承乾到底是大唐的太子,并不是高句丽的,他必须对大唐的士兵负责,既然把他们带出来了,那就尽量全须全尾的把他们再带回去。

    俞荣昌并不是带兵的人,并不能理解李承乾的意思,在他看来这位大唐太子就是嗜杀成性的刽子手,否则绝不可能放着好好的名声不要,一定要背一个恶贯满盈的名声。

    看着无言的俞荣昌,李承乾继续说道:“不要试图抵抗了,在这一点上你根本无法改变本宫的意志,之所以来见你,是因为本宫听说你的女儿看上了我的护卫,仅此而已!”

    “太子殿下难道就没有想过,您现在正在俞某的城主府中,若是俞某一声令下,很可能您就再也无法回到大唐!”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李承乾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俞荣昌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不脸面,规矩不规矩,撕破面皮问道。

    “你可以试试,若是你的人能伤到本宫半根汗毛,放你一城人又有何难。”李承乾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程琳,对俞荣昌摊了摊手。

    “殿下要杀了他么?”程琳则十分配合的站了出来,同时站出来的还有两个一直跟着俞荣昌的护卫。

    “杀了他们两个,至于俞城主,他不会介意的。”李承乾眯着眼睛淡淡说道。

    这一次来就是装犊子来的,小李自然不会弱了自己的气势,而且他主要的目的还没有达成,必须再给俞荣昌加点码才行。

    “大言不惭,我们兄弟就来领教一下贵属的厉害,看看她到底能不能奈何我们兄弟!”两个护卫中,一个大胡子撇嘴接过李承乾的话头。

    在他看来程琳就是在虚张声势,那两柄斩马剑一定是经过特殊改造过的,否则以她一个小姑娘的体力,根本不可能拿得起来。

    俗话说的好: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老百姓也有土话说:打死犟嘴的,淹死会水的。

    信心满满,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两个高句丽护卫在片刻之后终于知道,他们犯了多大的错误!当七尺有余的斩马剑带着呼啸的风声,劈头盖脸砸下来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只来及得发出一声长嚎,便被连带手中兵器劈成了四半。

    所有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城主府仆役,丫鬟全都看傻了,过了好半天才被眼前凄惨的景象吓的四散飞逃,尖利的叫声响彻城主府上空:“杀人啦……!”

    混乱随着刚刚的凄厉长嚎,再加上这一声‘杀人啦’彻底爆发!

    城主府外面的长街之上接连不断的响起高句丽人的怒骂与惨叫声,而唐军这边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只有那一声声钢弩击发时的‘嘭嘭’声不绝于耳。

    “咻……”一只深红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在半空中爆成一团璀璨的烟花。

    “太子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俞荣昌仰头看着空中的烟花,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

    “没什么,手下士兵误会了而已。”李承乾同样仰头看着天空中的烟花:“如果城主没有其它事情,本宫先行告辞了。”

    原本在李承乾的计划中,城主府外面的厮杀是不应该存在的,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只能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太子殿下这么轻易的就想离开?若是真的这样,俞某如何向全城百姓交待?”俞荣昌看着地面上如同屠宰场一样的景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是么?难道俞城主还要送本宫一程?”李承乾淡然一笑,像是没有听懂俞荣昌的话一般。

    “太……”就在俞荣昌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他的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影,一把锋利的军刀同时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而俞茵茵的声音也在一边响了起来:“夜魅,放开我父亲,否则我绝不会原谅你!”

    嗯?什么情况这是?

    李承乾并不意外夜魅的突然出现,也不奇怪她会威胁绑架俞荣昌。

    他只是很好奇,俞茵茵那个丫头到底怎么了?明明知道夜魅是女人了,怎么还是……还是那个卵样子捏?

    “殿下,我们先离开吧,这里的事情回头跟再跟您解释。”杨雨馨此时也回到了李承乾的身边,压低了声音悄声说道。

    “那就走吧,不过回去之后一定好好把这件事情说一说。”李承乾点点头,算是满意杨雨馨的解释。

    不过很快就换了一个念头,看着不远处愤然的俞茵茵说道:“想要保你父亲平安,就跟着本宫来吧!”

    “来就来,怕你不成!”俞茵茵显然也是一个被宠坏的丫头,面对所谓的大唐太子‘怡然不惧’,梗着脖子走到了他的身边,目光中满是挑衅。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