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26章 善后(中)
    那些被驱赶的高句丽百姓最后被留下了一部分,将城外掉在地上的滚木搬回来一些,然后在城墙下面架起大锅,开始烧水。

    这样的行为让无数高句丽人对李承乾恨之入骨的同时,也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数百人一边抬着木头一边哭泣,有些则是在咒骂俞荣昌和金向东无能。

    去城外挖坑的下场是被活埋,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清楚,但是好在现在是冬季,这个季节挖坑并不容易,所以就算是死也可以等到好多天以后,不会马上就死。

    可是烧水的就不一样了,谁特么知道大唐太子是不是有吃人的习惯,烧出这么多的开水会不会是用来煮人的!万一是煮人用的,那就说明水开了之后,这些挑水,劈柴的人很快就要命丧黄泉,而且死法极其惨烈。

    高句丽人被吓坏了,李思文等人也被吓坏了,就连战争狂人,视人命如草芥的段瓒都凑到了李承乾的身边。

    “高明,你要不要再好好考虑一下?那帮孙子虽然差劲,是埋了也就算了,没必要搞的这么狠吧?”

    “是啊高明,就算是有再大的仇,这人死如灯灭,完全没有必要搞的这么狠啊,这对你的名声不利啊。”

    “我的小祖宗,咱不折腾了成么?如果你看着那些高句丽人烦的话,我现在就安排人把他们全都砍了,吃人的事儿咱可不能干啊。”

    作为朋友和下属,李思文、段瓒、程处默等人用尽全身解数,试图让李承乾打消开水煮人的念头,把正在琢磨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的李承乾说了的七荤八素,愣愣的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谁要吃人了?”

    “你呗,如果不吃人,你烧水干啥?”程处默作为李承乾的舅兄,自然有权利这样说他。

    “老子烧水就是想吃人?那你掏鸟是不是就为了上床?”反正应来程处默等人说的是什么之后,李承乾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和俺老程有啥关系,老程掏鸟那是为了上茅房的。”程处默鄙视的看了李承乾一眼,似乎在说他岔开话题。

    “都给老子滚出去,去组织防御,安排士兵休息,明天我们还有仗要打,实在没有事情干的话,就去看看伤员,看看医护兵那里有没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别特么来烦老子!”

    李承乾根本没有心思这一些混蛋们解释什么叫‘消毒’,推推搡搡的把他们赶出了自己的房间。

    “完了,完了,高明这下应该是彻底的疯了吧?”离开了李承乾的房间,程处默颓然坐倒。

    段瓒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狠狠抽了一下鼻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不行,老子就算是抗命,也决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你们几个有没有胆子跟我去阻止这件事?老子不强求,原意去的跟老子走,不想去的老子也不逼你们。”

    “有什么敢不敢的,高明是你朋友就不是我朋友了?他还是我妹夫呢!”程处默从地上跳起来,瞪着一双牛眼怒声说道。

    “哐”“都特么给老子闭嘴!”房间中的李承乾终于还是忍无可忍,对这几个拿着无知当有趣的家伙丢出了手中的大瓷碗。

    “哥,你们干啥啊?烧开水那是在煮绷带,煮好之后给那些伤兵用的,和吃人有啥关系,该干啥干啥去好么?别在这里添乱了!”程琳拦住李承乾,走出房间把程处默拖到一边小声的嘀咕道。

    “绷带是个啥?能吃?”基于华夏人的优秀基因,听到绷带,程处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能不能吃。

    “吃什么吃啊,那是给伤员包伤口的。哎呀,你怎么话那么多,带上他们快点走,别在这里添乱,快走啊!”程琳也对自己这个大哥没招了,满脑门子黑线的简单说了一下啥是绷带,然后就把程处默打了走了。

    “打发走了?”等到程琳回到房间,沉思中的李承乾抬头问道。

    “嗯,他们几个太不像话了,太子哥哥,回头等安市城打完了,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程琳嘟着嘴说道。

    “行了,你不用帮他们打掩护!”李承乾深深吸了口气:“你哥他们也是好心,这我知道。”

    “谢谢太子哥哥!”程琳看李承乾并没有真的生气,脸上这才露出笑容,不过很快又皱起眉头:“太子哥哥,那些,那些高句丽的平民……”

    “这个你不用说了,不是我不想放他们,只是为了今后的战斗能够顺利一些,这事儿必须要做,而且还要做的彻底。”李承乾摆手打断了程琳的话。

    他当然知道程琳要说的是什么,不过考虑到今后战场上的局势,如果轻易的就放这些高句丽人离开,那么下一座城市必然会全力反抗。

    反正就算是战败了也不会有任何的责任,到时候还是该干啥干啥,没有了后顾之忧以后,只会让高句丽的抵抗更加顽强。所以只有杀,杀到高句丽人听到大唐军队就打哆嗦,只有这样才能减少辽东军团的伤亡。

    不需要付出代价的错误总是会有人去以身犯险,只有当犯错的代价达到让人无法承受的时候,人们才会意识到犯错的可怕。

    这是李承乾通过这次战斗学到的东西,所以尽管他并不是一个特别嗜杀的人,最终也不得不狠下心下了这样的绝杀令。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是一个多么浅显的道理,不过想要真的弄懂它,需要付出的代价往往是人们难以承受的。

    李承乾几乎可以想象,当消息传回长安之后,自己会被戴上什么样的帽子,刽子手?屠夫?或许会比这更加难听。但是为了让自己的手下少死一些人,刽子手就刽子手吧,毕竟死的是高句丽人而不是唐人。

    有了这样的决心之后,李承乾原本犹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杨雨馨和夜魅说道:“城里的情况你们两个熟悉吧?带本宫去城主府看看如何?”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