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22章 重拳了击(九)——救援车
    他是太子,为士兵吸浓这样的事情他不敢做,这有邀买人心的嫌疑,尤其是在军队里面这样做更是不可取。

    而他又不能眼看着那些士兵死在战场上,这一点是属于他一个后世穿越者目前来说仅有的一点良知,如果连这些也都舍弃掉,李承乾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现在的他处在一个道德标准与后世完全不一样的古代,在这里因为资源的严重匮乏,到处都充满了恶意,使得他一个后世的草根渐渐变成了一个心黑手狠的‘恶人’。

    虽然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是为了生存,为了心中的那一份理想,他不得不改变自己,让自己适应这个社会,而不是让社会来适应他。

    客观因素与主观条件这些东西在后世中学时代就在学习,但是李承乾并不能很好的理解,但是在大唐的九年中,他深深的理解了其中的道理,很多以前想不通的哲学问题,现在变得浅显易懂,不知道这是不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原因造成的。

    程琳不动声色的转身离开了,去安排飞凤军的事情,程处默被妹妹临走时的时候瞪了一眼,也识趣的闭上了嘴,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片刻之后,一种怪异的车子从李承乾身后的浓雾中缓缓驶出,这车子大概有近一丈宽,但是高度却只有七尺左右,只过不这种车子竟然是密封的,远远的看着像一只安装有四个轮子的盒子。

    车子的速度并不快,缓缓的向着安市城靠近,在车子经过的地方,只要是遇到受伤的人,车子立刻就会停下来,有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从里面跑出来,将伤者抬起来之后快速回到车里。

    俞荣昌和金向东都看到了战场上突然出现的诡异怪车,但是可惜的是城头上的重型武器已经全部被摧毁了,这使得他们无力向那些怪车发动攻击,所以只能心是暗暗揣测那车的用途,而无法去验证。

    不过很快,当车子在护城河边上停下的时候,他们终于可以确定那怪物的用处了。

    ‘它’竟然是用来救人的,庞大的车身可以挡住城头射下来的箭矢,任何一个方向都有的车门可以方便人员上下,同时也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把那些受伤的士兵抬上车,然后运走。

    当然,还有一些这样的车是接停到了楼车的后面,很明显,它是在接送楼车里面的伤员。

    俞荣昌与金向东在看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心中充满了绝望,他们不知道如何形容辽东军团这种车辆的作用,但是很明显的是,这种怪车起到的作用并不仅仅是救人,它还是大唐对战场上的士兵做出的保证——绝不抛弃、放弃任何人!

    士兵上了战场最担心的自然是死亡,害怕受伤之后被丢在战场上等死。但是这种救援车的出现无疑是为大唐的士兵解决了最大的心病。

    人性化、人道主义,这样的词汇俞荣昌和金向东等人都不会说,包括大唐的人同样不会说,在这个人命贱如草芥的古代,人道主义这种东西并不流行。

    可是人性他们还是明白的,在知道自己不会因为受伤而被抛弃的时候,士兵会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战斗力,这一点就算是傻子都知道。

    所以当他们看到近百辆这样的怪车停到护城河的边上,不断抢救着伤员的时候,几乎所有高句丽人的心都在不断的向下沉,沉向无底的深渊。

    而与之相反的是,辽东军团爆发出的强大战斗力,看着受伤的战友被抬下战场,看着那一辆辆画着红色十字的救援车不断的往来穿梭,他们彻底的放心了。

    在李承乾的要求下,太子六率第一卫都有着不下两百人的战地医护人员,他(她)们会对受伤的战士进行最及时的救治,让他们免于因为伤势拖的过久而死亡。

    不过这个兵种总是刚刚成立的,对于那些当惯了兵的老兵痞们来说,往往会习惯性的忽略掉。

    现在,当战场上出现伤亡的时候,医护兵终于出现了,而他们的出现等于是给那些正在战场上厮杀或者即将冲上战场的士兵打了一针强心剂,让原本有些忐忑的他们彻底放下心事,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安市城。

    壕车已经到位,辅军喊着号子将车推进护城河里面,原本斜指长空的桥面立刻变成了与地面齐平,一座宽大的敲面在护城河上形成。

    因为害怕天气过于寒冷将护城河冰封,形成天然的桥面,护城河里的水早在冰封之前就已经被安市城的守军全部放光,使护城河变成一道壕沟,否则这些壕车如果被堆下去的话,只会形成障碍,并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简易桥面出现。

    所以说,人有的时候过于聪明并不是什么好事,高句丽人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高大的楼车碾着冰冻的河堤驶上了桥面,向着安市城南面的城墙靠拢,与城墙上的守军弩来箭往对射的不亦乐乎。

    不过因为距离的关系,高句丽的箭越射越准越来越多的左、右卫率士兵倒在箭雨的下面,所以最终段瓒命人封闭的射击口,使整个楼车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护城河边上的火箭军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手中的火箭弹已经被他们倾泄一空,没有了‘武器’的他们变的没有任何作用,在这个进攻的关键时刻再留下也是累赘,是以在救援车撤退的时候,他们也跟着撤了下去。

    “铁菠萝,准备铁菠萝!”看着透过楼车外面木板的缝隙,看着越来越近的城墙,在楼车通过了整个桥面之后,段瓒终于盼到了可以出击的时刻。

    “长枪上前,弓兵退后,组织防御!”大唐士兵登城已经不可避免,金向东只能硬着头皮指挥着手下士兵起来防御。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原本准备掩护救援车的飞凤军终于是姗姗来迟,面对组织起防御阵形的高句丽人,呼啸着自空中发起了攻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