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21章 重拳出击(八)——良心债
    战争这头巨兽,自从‘它’被人们放出来的那一天便失去了控制,无数生命被‘它’摧残、吞噬,但却一直无法满足‘它’的胃口。

    辽东军团与安市城守军之间的战斗之前因为大唐技高一筹,所以高句丽一方一直在被压着打。

    但是无论如何,战斗的最后一步还是需要人来解决,在某些武器被研制出来之前,远程攻击起到的作用只能是压制,而不是彻底歼灭。

    所以战争进行到弓箭可以直接攻击的距离时,敌我双方不可避免的进入了人与人的较量。

    “姓段的,你特么在干什么,你特么再不顶上去,老子就要被人打残了。”眼看着高句丽人不顾自己人死活,用人的身体来当成盾牌顶住了来自楼车上的攻击,同时还在拼了命的向护城河边的火箭军发动攻击,庞烔辉双眼赤红的瞪着不远处的楼车嘶声吼道。

    “别特么跟老子喊,当心老子把你丢在战场上。”段瓒顺着楼车上的射击口还了一句嘴,不过确可以明显的看到从楼车里面发出的攻击频率再次加快了一些。

    安市城的城头之上现在已经挤满了人,装备上不占优势的他们只能用人命去阻止大唐的进攻,段瓒率领的队伍根本不必担心什么瞄准的问题,只要找到一个方向,对着城头射出手中的三棱矢立刻就会听到一声惨叫传回来。

    而与此同时,安市城的反击也让楼车之中的左、右卫率出现了伤亡,密集如雨的长箭攻击,总会有一两枝长箭从射击口穿入楼车,将后面正在进攻的唐军射倒。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想要进攻敌人的同时,总是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楼车的射击口同样如此。因视线和视角的关系,就算是不用瞄准,但是看一眼总是要的,而就是看这一眼就注定了被从射击口贯入的长箭射中面门。

    “老庞,你特么准备好没有,老子已经追到你的屁股后面了,你再不进攻老子就要登城了。”随着伤亡的增加,段瓒也有些急眼。

    密集的箭雨几乎封住了射击口,左、右卫率可以说每一次攻击都是在用人命在往里填。

    “放!放!”回答段瓒的是庞烔辉嘶哑的怒吼,以及火箭弹发射时令人心颤的‘嘭嘭’声。

    “快躲开,躲开!”金向东上一次有幸见识过火箭弹的攻击,自然知道那些黑色的圆球并不是什么‘善良’的东西,所以当他看到近千颗圆球被发射到城头之后,脸都吓白了,不顾一切的命令着城头上的士兵快点躲开。

    不过,一切已经太晚了,早就在与唐军对射中杀红了眼的高句丽守军哪是那么容易控制的。而且黑色圆球的爆炸时间只有短短的两、三个呼吸那么长,他的命令刚刚喊出来,还没等传达下去,悲剧已经开始在城头上上演。

    “轰轰……”凄厉的惨叫、剧烈的闪光、飞溅的弹片……。

    短短的一瞬间,千余火箭弹在城头之上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黑火药或许没有直接周围的人全部炸死的能力,但是受伤却是不可避免的。

    大家都知道,过年的时候燃放鞭炮时那种大大的‘二踢角’,想想那种东西在身边或者眼前爆开的感觉,再想想如果是三倍大小的东西外面套了一个铁壳子呢?

    所以只一波攻击,城头上高句丽人的反击立刻就弱了一大半不止,无数的高句丽士兵或捂着脸,或捂着眼睛,或捂着耳机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打的好!继续,继续打啊!”压力大减之后,段瓒兴奋的挥了挥拳头。

    “放……!”

    “嘭嘭……”又是一连串的火箭弹发射声传来。

    庞烔辉也是发了狠,不管不顾的一个劲向着高句丽城头之上发射着火箭弹,似乎非要把这次带上来的火箭弹全部打完不可。

    反正前段时间已经打过一次,射角之类的东西早就已经调整好,到了护城河边上只要把竹筒往地上一放,两只支脚按照上次划好的刻度一摆弄,立刻就可以发射,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力气,所以他只要下令发射就好。

    “轰轰……”庞烔辉这一发狠可不打紧,高句丽人可倒了血霉,那些铁球飞上城头之后因为惯性会滚向内城的方向,这就造成了他们如果不想被炸就只能跑到外城这边。

    而到了外城的一边却又需要面对楼车里不断发出的三棱矢,两相叠加之下,城头上的安市城守军仿佛就是风箱中的老鼠一样,不管跑到那一边都受气。

    不过好在城头之上还有一些垛口是没有被破坏的,后面还可以躲一下,所以尽管辽东军团进攻的势头很猛量是却依旧有敌人不断反击。

    “派医护队上吧,把那些伤兵救回来!”身处后方的李承乾最终还是忍不住派出了医疗部队。

    前面的伤亡实在太大了,至少在他看来太大了,尽管冲上去的士兵已经武装到了牙齿,但是依旧有人在不断倒下去,纷乱的战场上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等待他们的除了死亡不会有任何其他结果。

    要知道,这里可是苦寒的辽东,大年初一正是一年中气温最低的时候,如果等到战斗结束再去救人,估计那些受伤的家伙除了轻伤的之外,重伤的都能冻硬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高句丽人还有反击的能力,派出医疗队除了增加伤亡,对战局根本没有任何帮助。”前来请战的程处默听了李承乾的命令之后反驳道。

    “那就让飞凤军再出动一次,给他们加一套钢弩,让他们掩护进攻,总之人必须给老子救回来!”李承乾并没有采纳程处默的意见。

    后世人的观点是以人为本,与古代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在程处默看来完全正常的事情,在李承乾的眼中却是在草菅人命。

    明明有可能把受伤的人救回来,但却把他们丢在战场上不管这不是一个领袖应该作的事情。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