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18章 重拳出击(五)
    两个会爆的包裹落下去的方向不是其他地方,正是俞荣昌所住的城主府,在那里有他的家人,有他的女儿,天知道那会爆的东西落下去之后会不会伤到她们。

    “城主,城主大人,不要冲动,守城要紧啊。”眼看俞荣昌就在陷入癫狂,金向东连忙将他死死抱住,否则这老家伙一个激动过甚,从城墙上跳下去那可就完蛋了。

    “守个屁城,老子家都被炸了……”被金向东这一耽搁,远处的城主府已经冒起滚滚浓烟,显然刚刚的两个包裹已经在他的家里爆炸,就算是他现在立刻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末将已经派人过去保护您的家人了,相信一会儿就会有结果传回来,大人万万不可离开这里啊!”金向东此时也是有苦难言,只能极力阻止俞荣昌离开。

    李承乾诡异的进攻方式让他应付的捉襟见肘,如果现在俞荣昌离开,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压制住城墙上陷入混乱的守军,若是一会儿大唐的军队再搞出什么花样来,城头失守的责任他可担不起。

    “城,城主,有,有您的信!”就在金向东劝阻俞荣昌的时候,一个城主府的亲兵一脸紧张的从前面绕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枝明显是刚刚从空中射下来的三棱矢。

    “什么东西?”俞荣昌皱着眉头,挣开金向东的拉扯,同时从亲卫后中拿过那枝三棱矢,翻弄几下之后‘俞荣昌亲启’五个小字映入他的眼帘。

    天空中滑翔翼此时已经完成了空投,一个个开始向着远方飞掠,炮击虽然依旧在继续,但很明显的是,现在的炮击只是为了炮击而炮击,并不是以杀伤人为目的。

    只要那些守城的官员后退到城墙的内侧,那么炮火对他们的威慑立刻就小了很多,或者说几乎趋近于没有伤害。

    所以躲在城门楼子后面的俞荣昌才有机会打开绑在弩矢上的纸卷,不过很快还没等凑过来的金向东看清楚,他便已经将纸卷狠狠的攥进手中,仰天发出愤怒的嘶吼:“竖子欺人太甚!”

    纸卷上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字,但是这几个字如果被人看到,则会引发无穷后患,所以俞荣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金向东看到上面写的是什么,只能在心底暗暗发狠,然后陷入犹豫纠结之中。

    到底要不要按照上面写的去做?要不要真的将城头上的守军调开一部分?城里蔓延的大火完全可以发动百姓自己去救,就算是百姓救不过来,城里也还有预备军在,完全可以调他们过去,想要把城头上的士兵调走无疑是难上加难。

    可是不调行么?纸卷上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刚刚空中投下的两个包裹已经是一份很好的警告,如果不按上面说的去做,后果是什么不问可知。

    当然,俞荣昌也想过假意把人调开,引唐军入瓮,但是耐何大唐天兵总是时不时的在天上飞来飞去,城墙上人数的多数对于他们来说一目了然,想藏都没有地方藏。

    犹豫了片刻,俞荣昌狠了狠心,转身看着金向东:“再派一批人出去,把老夫家人都接到城墙上来,今天老夫全家与安市城共存亡。”

    “什,什么?”金向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看着俞荣昌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

    多年共事,整个安市城谁不知道俞荣昌这老家伙把自己的宝贝闺女看的无比重要,现在竟然要把她一起接到城头上来,这特么不是赶着让自己闺女去死么?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就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兵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从战场上走下来,让一个手无缚鸡之立的姑娘上城头,俞老货到底是怎么想的?

    “快点去!”俞荣昌并没有给金向东太多的考虑时间,见他犹豫立刻催促。

    活不了了,真的活不了了!

    前面不管是辽东城还是新城,两座城的城主在城破之后全都挂了,如果安市城被打破之后,自己没有死的话,很难想像在‘长安’的那些族人会受到怎么样的诘难。

    闺女重要,老婆重要,难道家里的老爹老妈就不重要了?对李承乾妥协固然可以,但是为了一时的生存,让父母身陷囫囵,俞荣昌觉得自己还干不出这样的事情。

    不得不说,李承乾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在没有掌握好安市城全部情报的情况下贸然发动进攻,又贸然做出决定,这就是他最大的失策。

    不过,相对于辽东军团的攻势来说,李承乾的这一手最多算是锦上添花,成功了固然可喜,但没有成功也没有什么值得失望的。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这句话不单单可以用在敌人身上,对于自己人也同样适用。以火器为先导的辽东军团完全有力量彻底碾压安市城,就算是城头布满士兵也是一样。

    炮击仍然在继续,这已经是第七轮炮击,隶属于六率的火箭军已经全部被集中到了一起,做着进攻前最后的准备。

    他们每一个人手腕上都有一个类似于后世手表一样的东西,只不过要比手表大上许多,就像是一个铁制的酒杯。在这个酒杯里面,有生好的烧透了的炭球,只要将另一个带孔的盖子盖上去之后,就可以保证炭球不掉出来。

    当然,在这个类似于酒杯的东西与皮肤接触的地方,是垫着一层厚厚的皮革的,这样可以有效的防止烫伤。

    这件物品是他们用来点燃手中‘火箭筒’用的工具,每一个火箭筒手都有,甚至那些飞在天上的飞风军以及牛逼的不行的炮兵也都有有这件装备。

    这使得辽东军团的士兵不必在混乱的战场上到处去寻找火源,毕竟现在的火器并不像后世那么发达,无烟火药和炸药这种东西就连实验室都没有办法生产。想要大规模使用更是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所以短时间内他们对黑火药以及引线、火种的依赖还是很强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