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17章 重拳出击(四)
    但是城头上由贞观炮造成的凄惨景象不管怎么样都是辽东军团无法想像的。

    没有见过‘火炮’大规模使用的古代人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一个实心的铁球,以每秒数百数的速度飞出去,撞到人的身体上之后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

    看着一个个或被铁球击中,或被砖石击中,以及那些被倒下来的大块砖石压住的士兵,城头上的高句丽人几乎快要疯了。

    那些唐人到底干了些什么?难道外面那几万人都特么是神仙转世,都会仙法不成?要不然怎么可能一声巨响过后,坚实的城墙就被轰碎了。

    这特么仗还怎么打?面对好几万的‘神仙’还打个屁啊,连敌人的面都没看到,就被人家一个‘五雷正法’打的四分五裂,这日子还能过么?这仗还能打么?

    当兵的心里发毛,俞荣昌也在发懵,看着一个个生生被打断腰椎、打飞四肢的士兵痛苦的哀嚎,一股无法言喻的挫败感笼罩了他。

    曾经以为可以仗着坚固的城墙多支应一阵子,就算挡不住大唐的进攻,至少也让大唐付出一定的代价。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当初想的有些多了,如果照这样子打下去,很可能大唐连城墙不都不用上,直接就可以不动一兵一卒就把守军全部消灭掉。

    而且看看那些士兵吧,这些守军已经完全被不能理解的战斗方式吓破了胆子,一个个缩在一起像是被老鹰吓坏了的鹌鹑,这样的士兵还能指望他们守城?别特么扯蛋了好吧。

    “都特么愣着干什么?装弹装弹,继续给老子轰,轰他丫的!”长达数十个呼吸之后,段瓒第一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货必竟参加过几次战斗,经验和应变能力都要比其他几个纨绔要强上一些。

    所以在回过神之后嗷唠就是一嗓子,喉咙里的小舌头一阵乱颤,兴奋中带着一丝残忍,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登上城头,看看高句丽人凄惨的样子。

    “装弹,装弹!”长孙涣被段瓒一嗓子叫的回了魂,开始指挥手下继续装填炮弹,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像现在这样没有反击能力的敌人真的太少了,机会难得,如果不趁机多轰上几炮简直对不起自己这个炮兵指挥官的官职。

    要知道,为了当上这个炮兵指挥官,长孙涣可是没少吃苦头。

    别人在渴花酒的时候他在学勾股定理;别人在打马球的时候他在学一元二次方程;别人在睡觉的时候他在学三角函数……。

    这样的生活整整坚持了一年,才有了今天可以指挥炮兵的权利,试想一下,长孙涣怎么可能不肆意的发泄,怎么可能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万一李承乾认为这样的进攻已经足够的话,那么很可能后面九轮炮击便会成为泡影,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把余下的九轮炮击打完,只有打完了他才会放心。

    “将军,装填完毕。”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副将已经回到他的身边。

    “装完了就打,这特么还用老子来管么!”有了第一炮的例子摆在哪里,余下的九轮炮击只要照着刚刚的样子继续打就好,根本不必再安排什么东西,等着过瘾的长孙涣自然对手下一次一汇报有些不耐烦。

    而事实上,长孙涣错误的估计了李承乾的想法,来自后世的小李同志可是典型的大炮兵主义者,如果不是考虑到贞观炮的材质并不适合连续的开火,他甚至会命令一直炮击下去,直到把对面的城墙彻底的轰塌为止。

    “轰轰……”

    “轰轰……”

    从第一次炮击中回过神来的炮兵拿出了比以往训练还要快的速度,不管是装填还是瞄准,全都是越常发挥,几乎是在盏茶时间便打出了四轮。

    这一切都是因为标准化带来的便利,装填到贞观炮里的火药都是事先称好了份量装在药包中的,需要用的时候随意拿出一包灌进炮筒里面就可以。

    而那些被当成炮弹的实心铁球也同样是采用标准化制作的,以灌注的方式制成的铁球基本上每一颗的重量和大小都是相同的,这样可以使同样装药量的条件下,炮击的距离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也正是因为这样,长孙涣指挥的炮兵才能在盏茶时间里打出四轮炮击。

    可是长孙涣的炮兵打的欢畅,却苦了那些等着进攻的左右卫率,大片大片的垛口砖石被轰下来之后,有一些掉到了城墙下面,这样一来就让楼车很难靠到指定位置,到时候如何登城将是他们需要面临的一个难题。

    而城头之上的高句丽守军,则已经完全乱了,试图反击的,试图逃跑的,形形色色数不胜数。

    俞荣昌、金向东甚至就连高建武的族叔高晋华都亲自登上城头,全力安抚士兵,同时镇压那些试图逃跑的溃兵。

    大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新式武器,伤杀力巨大的同时,还可以打个没完没了,垛口都被轰没了,上面搭着的那些滚木擂石也全都掉到了城墙下面,这特么一会儿还怎么防守?除了站的高一些之外,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优势。

    不过经过了四轮炮击之后,俞荣昌也有了一丝明悟,这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远程攻击武器其实也就是看着吓人,它真正造成的伤亡其实并不大。如果不是因为其打在人身上之后的效果太过惨烈,他们完全不必在乎这样的进攻。

    但是俞荣昌明白是一回事,当兵的听不听又是一回事,那些高句丽士兵都被吓坏了,眼看着身边的人刚刚还是好好的,转眼间就被打的四分五裂,那种恐惧绝不是凭一两句话就可以安抚住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尖利的哨声也传入了下面乱成一团的高句丽士兵中间,数百的大唐天兵已经在他们的头顶上不断盘旋,一个接一个的俯冲下来,同时在城中投下一个个燃烧着的包裹。

    “不……”当看到两个小小的黑点落向一个让自己十分眼熟的位置时,俞荣昌第一次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