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15章 重拳出击(二)
    “那,那能不能……,能不能放过俞家小姐?我们对那个高句丽城主保证过的,会放他女儿离开。”杨雨馨到底还是个姑娘,对那个一直惦记着‘马’公子的茵茵女孩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同情。

    不过很显然,她的话并没有起到正面作用,李承乾只是略一犹豫便说道:“是不是放过他女儿就要看他的表现了,如果他能开城投降,本宫连他一起放过又有何不可!”

    “殿下……”杨雨馨听完李承乾的话之后心头一紧,连忙想要解释,不过却被无情的打断:“你想要保护的是一个人,而本宫需要保护的却有六万人,如果能够减少伤亡,本宫不介意再卑鄙一些。”

    杨雨馨有些不知所措的愣了一下,看着大异往常的李承乾,一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这还是当初那个太子殿下么?看到流孩的小孩子受欺负都会伸手管管的那个太子殿下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为什么几个月不见,太子殿下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很显然,李承乾并不想与她再费什么口舌,在对她说完上面那些话之后便招来了李思文,两个人凑到一起嘀咕了起来。

    “小雨,你是不是觉得太子哥哥变了?”就在杨雨馨情绪有些低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战争是很残酷的,父皇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与高句丽援军打了一仗,死伤的战士不下万余,他们都是家里的顶梁住,一下子没了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家人要怎么面对这个事实?”

    说话的是程琳,出身于军人家庭的她比其他几个女孩都要了解战争的残酷,她的家里就有不少当年跟着老程征战沙场留下残疾的老兵,每次看到那些老兵的时候,虽然他们都是笑着的,但如果认真的去看就会看到他们眼底露出的那一抹苦涩。

    “程良娣,我,我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想看到殿下变成这个样子。”杨雨馨先是对程琳施礼,然后才有些难过的说道。

    “太子哥哥是男人啊,有很多事情就算是他不想去做也得硬着头皮去做,我们需要的他,但是大唐更需要他。所以如果你真的为太子哥哥着想,那就不要乱说话,在后面默默的支持他就好了。”程小四静静的看着李承乾的背影,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段时间以来玄寻雪那个小道姑没少和她聊天,很多一些她没有注意到问题都被那个小道姑提了出来。这些都是她以前没有在意,但是却会对她和她的家人造成很大影响的问题,可是因为老程对她的宠溺以及李承乾的某些顾忌,并没有人会直接告诉她。

    现在玄寻雪直言不讳的说了,程琳才知道自己的任性会靠成多大的麻烦,也就是从这一刻起,程小四开始意识到她已经是李家的媳妇,并不是当初的那个程家四小姐。

    很多事情都在她嫁人的那一刻发生了改变,继续任性下去不管是对她也好,对李承乾也罢,甚至就算是老程搞不好都会因为他的行为受到牵连。

    一夜之间,程小四像是变了一个人,就连李承乾都十分奇怪她的变化,与她有过一次深谈,而在那之后她的行动便再也没有受到任何的管制。

    “良娣,臣明白了。”不管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杨雨馨将自己的态度表达的很清楚——无条件支持李承乾!

    “明白了就好,我们过去吧。”程琳笑了笑,当先向着不远处的李承乾走了过去,而在她的身后则是两个飞凤军的军卒,分别扛着她的两柄斩马剑。

    “琳儿来了?”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李承乾转过头,看着程琳说道:“一会儿安排你的人升空,一切以炮声为号,对安市城里面发动攻击,把余下的那些火药包全都给我丢进城里去。”

    “明白!”程琳点点头,行了一个军中礼节转身便走。

    “等等,安排人把这个交给那个城主。”就在程小四刚刚转身的时候,正好李思文拿着一张折好的纸赶回来,李承乾连忙把她叫住。

    “这是什么?劝降信?”程琳好奇的接过李思文手里的白色,看了一眼之后问道。

    “我可没有让他投降,只是让他把人调开而已,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儿。”李承乾说道。

    “所以你就安排我去炸那些平民?那是不是我的人只要在城里放火就行了?只要让城里烧起来,给那老小子创造一个机会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程琳将手中的白纸重新折好,交给身边的一个飞凤军军卒。

    “这事儿你看着办,我只要那个俞荣昌调一部分人离开城头,能不能完成就看你的了。不过你也不要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若是那老家伙铁了心要和我们作战到底,估计你的飞凤军也调不动他。”李承乾把计划和程琳简单的交待了一下,便看着她转身离开。

    一直等到程小四走的看不到影子了,这才转身对李思文说道:“走吧,我们到前面去。”

    “前面?你,你不是要去安市城那边吧?老大,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万一高句丽人还有一两架床弩怎么办?要是有投车机呢?不行,你不能去前面!”李思文反应过来之后,被吓的后脑勺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什么大总管、什么殿下统统不叫,反而把小时候一起玩笑的称呼用了出来。

    “放心吧,我对飞凤军有信心,高句丽已经没有床弩和投石机可以用了,除了城头上的滚木擂石,他们能够用的只有弓箭。”李承乾笑了笑安尉起李思文。

    事实上他自己也不想到前面去,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不去也不行,如果他这个辽东道大总管不表现出一往无前、破釜沉舟的气势,怎么可能督促手下将士舍命去战斗?

    而且以他以往的经验来看,那些将军身先士卒往前冲的军队战斗力都是个顶个的强,而那喊着‘弟兄们,给我冲’的,一般来说战斗力都是战五渣。

    而他李承乾虽然不是将军,但到少是大唐太子,一个太子身临战斗的第一线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小李同志很想知道!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