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83章 不走寻常路(中)
    换人了,城市的唐军一定换人了,这是安市城城主和守将两个人一致认同的事情。

    为什么?很简单,四座城门,每一座都被一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照的清清楚楚,别说人,就连苍蝇都飞不出去。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辽东这个季节已经没有什么苍蝇了,只是四座城门,城门口子那里死的数十个探子却可以证明,人,的确是出不去的。

    所以安市城城主大人已经快要疯了,探子派不出去,安市城等于和外面完全断了联系,大唐的军队到底换上了什么样的军队,他们完全一无所知。

    “继续派人,给我继续派人出去,无论如何也要查出来,外面到底是大唐哪一支军队。”城主大人咬着牙,看着安市城守将,强压下心中的那份怒意:“大唐军队绝对不可能在这个季节继续留在这里,所以给我查清楚,一定要查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俞城主,非是小将不派人,实在是派不出去啊!”将军苦着一张脸,忿忿说道:“唐军不知道在城外弄了些什么东西,将城门照的亮如白昼,我们的人出去一个死一个,昨天一晚上我们已经死了不下百人,现在根本就是谁都不敢出去。”

    高句丽人在发愁,李承乾的大营里却在庆功。

    “高明,你到底是怎么想到把镜子作成锅形的?这东西真是太管用了,往火把后面一放,城门立刻就被照了个清清楚楚,这下高句丽人可是一个都混不出来了。”段瓒抱着一只大碗,一边往嘴里扒着饭,一边翘起大姆指,脸上满是佩服之色

    程处默在一边接过话头:“俺妹夫的脑子也是你们能想像的?告诉你们,这还是小意思,等到我们的装备全都到了,安市城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的存在。”

    “你们几个有完没完,叫你们来是给你们安排任务的,再不着调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全都丢出去?”李承乾放下手里的碗,没好气的说道。

    不就是一个简易的探照灯么,至不至说说的这么邪乎?一群没文化的土鳖!如果他们知道后世只需要一个手腕粗的射灯就可以达到现在这样的效果,一个个还不得把下巴给惊掉了。

    见到李承乾似乎有些不高兴,纨绔们全都闭上了嘴,只有房遗爱那小子不知死活,继续说道:“高明,现在那些尸体已经全都挖……”

    “哐”,李承乾把刚刚端起来的碗往桌上一砸,指着房二说道:“来人,把这小子给老子丢出去,有丢远丢多远,今天晚上老子不想再看到他。”

    “就是,正吃饭呢,提什么尸体啊,那东西那么恶心……”李思文喃喃嘀咕着。

    “你也滚出去!”结果,不出意外的,李承乾又把矛头转向了他,将房遗爱连同一李思文一同赶出了大帐。

    提什么不好,非要提尸体,下午的时候李承乾在看过那些尸体之后,差点把苦胆给吐出来,现在这帮家伙一提起来顿时又让他想起下午的一幕,吃饭的心思瞬间就没了,一阵阵反胃的感觉袭来,把他难受的够呛。

    “高明,为什么我们还有那么多玻璃锅,为什么不多安装几个,把安市城全都监视起来?”纷乱过后,段瓒一边大口嚼着嘴里的饭食,一边问道。

    在坐的全是当年长安城的纨绔子弟,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之类的规矩对他们来说,基本没什么用处。再说相比于一边吃饭一边耍铁槊的老货们来说,纨绔们这样已经是很文明的做法了,完全没有必要再去计较那么多。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先不说封锁全城我们能不能做到,就算是能做到,你还真以为这就是好事?”李承乾缓了半天,终于将心中那份恶心的感觉压制下去,不过却再也没有心思吃饭,只好把碗推到一边,与小段讨论起如何封锁安市城的问题。

    “为什么不是好事?”段瓒虽然理解不了什么‘至察’不‘至察’的问题,但是却并不认为把安市城围起来有什么不好。

    “按我的话去做,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另外,城墙的四个角落一定要派人严密监视,若是有什么动静立刻回报。”李承乾并没有给段瓒具体解释,只是强调了一下监视的问题之后,便草草结束了这次聚餐。

    次日一早,高句丽守军终于等到了他们‘期待’已久的攻城,只不过与他们所‘期待’不同的是,似乎攻城的只有区区数十台投石机以及为数不多的步卒。

    唐军这是要搞什么鬼?单靠投石机就想打破安市城?城门楼子上,安市城城主俞鸣威狐疑的看着城外忙碌的唐军士卒,猜测着唐军的目的。

    诡异的攻城、诡异的军服、诡异的军旗,就目前来说,展现在他面前的这支唐军一切都带着说不出的诡异。

    黑白相间的衣服让他很不习惯,稍微倏忽一点,很可能他盯着的那个目标就会消失不见,不知道藏到了什么地方。而那些纯黑色的旗帜更是让他看的有一种压抑感,总觉得浑身不舒服,有种想要仰天大吼的冲动。

    “城主,我们要不要……”安市城守将同样看不懂唐军在作什么,出于军人的天性,他此时想的是先下手为强。

    “不,等等看,我倒要看看,唐人到底想要搞什么把戏。”俞鸣威打断了守将的建议,他是真的很想看看,对面那支军队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会只弄出几架投石机来攻城,似乎不管怎么看单凭这一种攻城器械都不可能把安市城攻下来。

    不过很快,俞鸣威就后悔了,面对一具被抛上楼头的半腐尸身,老家伙差点把肠子吐出来,而他身后的安市城内,也在同一时间炸祸了。

    一具具尸体被投石机抛进城里,半腐的躯体经过这样一翻折腾,一落地立刻就被摔的七零八落,人头乱滚,吓的城中高句丽百姓疯了一样四处逃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