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75章 出征前的准备(上)
    “乾儿,你这是咋了?可千万不要吓母后啊,你要是有什么事,母后可怎么办!”老老李病重,再加上儿子昏迷,让长孙皇后倍感压力,坐在李承乾边上轻抚着他的额头,低声的叨咕着。

    “母,母后,儿,儿臣没事,让母后担心了!”恢复意识之后的李承乾缓缓张开眼睛,看着憔悴的长孙皇后,略带愧疚的说道。

    这个女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现在这具身体的母亲,骨肉相连的感觉让他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且自从他到了大唐的那一刻起,虽然长孙皇后一直对他要求很严格,但李承乾也知道,这些都是为了他好,并不是在故意刁难他。

    后世的母亲这辈子估计他是再也见不到了,在大唐生活的九年时间,他已经开始习惯把长孙当成自己亲生母亲来看待,是以看到长孙皇后劳累过度,憔悴的样子之后,李承乾心里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那就太不是人了。

    “乾儿,你醒了?”李承乾的声音让引起了长孙皇后的注意,扭头看着他还带着眼屎的眼睛,急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没,没有啊!”李承乾摇了摇头,他可不敢说自己只是睡了两天,那样是会被老婆拨皮的。

    “怎么可能没有,你从小身子骨就弱!”长孙皇后叹了口气,心里想着儿子大了,懂事了,口中说道:“乾儿,不要太累了,你父皇的诏书母后也看了,这事儿母后替你做主,咱不去啊!等你父皇回来,母后亲自和他说,你就放心吧!”

    “啊?别,别啊!”一听老妈说不让去辽东,李承乾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母后,儿臣真的没事儿,不是被父皇的诏书吓的。”

    刚刚才和老李刚研究完对策,决定去辽东的李承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被老妈给误会了,认为他是被老李的诏书给吓晕的。

    不料长孙皇后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门上,沉声说道:“去什么去,不去!你们三个小子哪一个不是母后身上掉下来的肉,你父皇不心疼,母后还心疼呢。辽东那地方马上就要下雪了,你说你去那地方干什么?就你这小体格子,去了还不得冻成冰雕啊。”

    “可是母后,伐罚不臣乃是……”

    “什么乃是不乃是的,你父皇手底下能臣无数,一个小小的高句丽何需你去讨罚,听母后的话,好好在宫里养病,把身体养的棒棒的,过段时间给母后生个大孙子才是正经!”

    “不是,母后,儿臣身为大唐太子……”

    “太子怎么了?太子更应该待在宫里,大唐这么大,需要你的地方多着呢,你不是在搞什么人口普查么?还是在搞什么蒸汽机么?这么多事情还没有弄完,去什么辽东!”

    “那个……”

    “没什么这个那个,本后在一天,你就别想走出这个宫门,有种你就走一个试试,看本宫能不能把你的腿打折喽。”长孙皇后终于爆发了,一把揪住李承乾的耳朵,声色俱厉的说道。

    “好好好,不出去,一定不出去,母后,耳朵要掉了,耳朵要掉了。”很久没有体会过被揪耳朵的感觉,骤然被长孙皇后给揪住之后,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本已经成年的李承乾像瞬间变回了八岁。

    “臭小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和母后顶嘴。”长孙皇后也觉得这样对儿子似乎有些不好,毕竟儿子都已经成年了,多少要照顾一下他的面子。

    所以数落了李承乾一句之后,便把手松开了,扯过炕上的被子,指指刚刚李承乾躺过的地方:“老老实实的躺着,好好养病!有啥事儿等病好了再说,一切有母后给你做主。”

    就这样,李承乾不得不再次躺回原来的位置,被长孙皇后派来的‘监工’——长乐看守着,持续了三天的无聊生活。直到第四天实在躺不下去了,威胁长乐如果再这样守着她,就再也不带她出去玩,这才算是拜托了小丫头的控制。

    还是那间诡异的会议室,只不过人数却有着极大的变化,老头子的意志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尤其是种大事情。所以李承乾并不认为长孙皇后有改变事情结果的能力,他必须提前为自己的东征做准备。

    太子领兵,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大事件,甚至从来都没有过,老头子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或者有他的目的,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因为老妈的一句话变改变了结局?李承乾早就已经过了很傻很天真的年龄,才不会相信老妈的保证呢。

    薛仁贵、尉迟宝林、尉迟宝琪、独孤玉林、白文墨、王玄策、黑子、吴辰……,阴森诡异的大殿中,李承乾手下的各方主脑齐集一堂,个个面色凝重。

    太子领兵东征,这说什么了什么?就连尉迟宝林、尉迟宝琪这两个憨货都隐隐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更不要提王玄策与白文墨等人。

    “殿下,您……真的打算去辽东么?”王玄策思虑良久,第一个开口问道。

    “对!”李承乾点点头:“玄策,这次会议并不是讨论本宫要不要去辽东的问题,所以还是不要再纠结这一点了。”

    “臣明白了!”从李承乾的话里,王玄策听出他去意已定的想法,自然不会再多嘴试图去劝说。

    而且这种事情他也明白,并不是李承乾自己可以决定去不去的,皇帝诏书已经下了,不去就是抗旨,哪怕是装病也没有用处。

    而且李承乾现在可不是那种孤家寡人的太子,他的手下还有一大堆跟着他混饭吃的弟兄,完全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李承乾这家伙不再受老李的宠爱,那么他手下这些‘小弟’,这辈子也就完犊子了。

    思及此处,王玄策深深叹了口气,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不过与王玄策不同的是,白文墨则是完全有着和他相反的看法,看着有些发蔫的众人缓缓的说道:“此事未必如你想的那般不堪,或许对殿下来说,这也是一个机会!”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