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58章 全部吊死在城门楼子上
    第九五五章

    城门楼子上的陶宏卫、左松源以及泉阳看着下面哄而散的士兵,颓然跌坐于地,一群蠢货,难道真的以为离开了唐军的视线就能跑得掉么?大唐军队如果那么好对付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把辽东城夺下来?

    “你们几个,给老子站起来!”挂着一身的碎肉,段瓒在三个辽东城的主官面前第一次掀起铁覆面,露出下面那张带着嘲讽的脸。

    “我要见英国公!”泉阳一个激灵从地上跳起来,看着段瓒嘶声说道。

    “可以,不过你要去地狱里面去等着,说不定几十年后,李叔叔心情好了会见见你。”段瓒嗤了一声,撇嘴说道:“就你这怂样还特么敢口出狂言?刚刚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泉阳骚包似的头盔依旧顶在头上,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几乎不用看段瓒便能确定刚刚在城头上那个放出狂言的家伙就是他。

    “吾乃是东部褥萨,我有权利要求见英国公。”面对段瓒的鄙视,泉阳不为所动,执着的要求见要李绩,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一样。

    不过很明显,他的打算在段瓒这里碰了钉子,二十多岁的纨绔正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时候,怎么可能和他一个败军之将讲什么兵对兵将对将。

    对着身边跟上来的大胡子等人摆了摆手,小段同志以极不耐烦的表情说道:“把这货绑了。”

    “小将军,我等虽然被你所俘虏,但不管怎么说我等也是一城之主官,有权利要求见贵方主帅……”辽东城城主陶宏卫见泉阳吃瘪,立刻从边上插嘴,看上去是打算和段瓒讲讲道理。

    不料他错误的估计了五陵少年的纨绔脾气,一句话没说明白,直接拍在了马蹄子上,惹的段瓒勃然大怒,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特么算是哪个葱,这姓泉的虽然怂了些,但至少还敢说两句狠话,你这肥头大耳的家伙牛逼个啥?一城主管就牛逼了?特么瞧不起老子,认为老子做不了主是吧?”

    “不是……”陶宏卫瞬间就懵逼了,长了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被人骂的这么惨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不是’个毛,想跟老子装犊子是吧?成,老子给你机会。”刚刚杀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小段同学杀心正盛,哪里管眼前这个胖子是什么城主不城主,对着刚刚把泉阳绑好的几人厉声喝道:“把这混蛋给老子吊到城门楼子上,如果晚上不死的话就让他去见见大总管。”

    “吊?将军,是吊还是挂?”‘老罗叔’年龄大一些,听了段瓒的命令之后疑惑的问道。

    “吊!老子说的不清楚么?”小段同志眼珠子一瞪,十分不满意的问道。

    “不是,将军,吊的话十来个呼吸人就死了,挺不到晚上!”‘老罗叔’生怕段瓒不知道吊上去是啥意思,特地重复了一遍。

    “老子知道啥是吊,啥是挂,不用你来说!再跟老子废,老子把你挂到晚上你信不信?”

    小段同学和‘老罗叔’的一番对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边上‘呃’的一声,待转过头一看,就发现刚刚那个胖胖的家伙竟然两眼一翻,直挺挺的就往地上倒。‘噗通’一声之后,地面猛的一震,陶宏卫这家伙竟然被段瓒和‘老罗叔’的对话给生生吓晕了。

    “将军,这可咋弄?”‘老罗叔’呆呆的看着快要被吓死的‘胖子’,讷讷问道。

    “老子说吊上去就吊上去,顺便派两个人守在这里,等晚上看看他死了没有,没死就放下来带去见大总管,死了就吊在上面好了。”

    如果陶宏卫有骨气一些,说不定段瓒或许会改改主意,把他挂在上面,但现在看到这货竟然被一句话给吓晕,立刻失去了和他继续玩下去的兴趣,草草吩咐了一句之后,将目光转向左松源:“这个也吊上去,另外去吩咐一声,城中所有参与守城的高句丽官员,全部吊死一个不留。”

    “喏!”

    当兵的可不管被吊死的是不是官员,攻城的时候死了那么多的兄弟,到现在城墙的两边还打的热火朝天,谁也没有心思来可怜那些高句丽人。大唐不是后世大一统的新中国,在这里民族之间的仇恨绝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除了用鲜血来洗刷找不到任何其它方法。

    只不过新的练兵方法,新的武器装备,在这次的战争中都是第一次使用,这使得大唐的那些老将们多少有些不大习惯,以至于这次的战斗开始的时候唐军有了一定的损失,如果开始的时候直接把贞观炮调上来,后面火箭弹跟着,只怕高句丽人根本连像样的抵抗都组织不起来。

    李绩也是在发现了热武器的优点之后这才及时的做出调整,派了更多的火箭部队上去,但是因为城下有了契丹骑兵的压制,再加上城头已经被唐军攻陷,所以那些火箭部队起到的做用并不大。

    但是这次的攻城战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在下一次攻城的时候,李绩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也不会给敌人留下那么多的机会。

    贞观炮是好东西,这个必须多要一些,李二的大军就在后面只有不到五天的路程,所以李绩决定快马加鞭给皇帝送信,一定要把那个贞观炮要个百把十门回来,到时候往高句丽城门口一堆,保证让他们上来多少人死多少人。

    看着大批的契丹骑兵涌入辽东城,李绩心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然后就看到城门楼子上突然多了两个人,狂猛的西风之中,在半空飘来荡去诡异莫名。

    “去,派个人去看看,姓段那小子到底在搞什么东西!”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李绩将身边的亲兵打发了出去。

    而此时的辽东城里面则是再次暴发了惊天血战,那些没有来得及换衣服,或者还有心抵抗的高句丽人与冲进城的契丹人打了个不亦乐乎,眨眼间便有无数人横死城中街道之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