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47章 剿匪(中)
    第九四五章

    “别从卧施,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族人正在一点点的被屠杀,我们不能就这么看着吧。”把利步利把着一只鹿腿撕咬着,油脂从嘴角流出来,落到衣襟上也不去管,只是盯着对面那个与他同族的家伙看着。

    “你不用看我,看我也没用。如果我有办法也不会和你坐到一起。”别从卧施没有那么好的胃口,木然喝着酒盏中的酒,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当初是你跑来找我,说是有大机会,现在你告诉我你没有办法?”‘哐’的一声,把利步利将手里的鹿腿丢到桌上,怒气冲冲的说道。

    “难道你就有办法了?”别从卧施三角眼翻了一翻:“现在跟我发脾气有什么用?你就是把我杀了又能怎么样?不管是吐蕃人还是大唐人,他们很快就会杀到这里,到时候你怎么办?投降么?向谁投降?”

    “至少杀了你老子可以出口心中的恶气!”把利步利哼了一声说道。

    不过他也知道,别从卧施说的是对的,眼下这种情况正是需要联合的时候,若是真的把别从卧施给杀了,马上就会面临一场羌族内部的变乱,到时候内忧外患,只怕想投降都难。

    “我们离开吧,离开这里,走的远远的!”半晌之后,喝光了半坛子老酒的别从卧族突然开口说道:“不管是大唐还是吐蕃,我们现在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他们双方联合,我们抵挡起来更是不可能。”

    “你说的轻松,上上下下老少数万人,人吃马喂的怎么解决?你以为是你家里的金子,打起一个包裹就能背走么?”把利步利到底也是一族之长,虽然别从臣施的主意不错,但是很快他就想到了其中的漏洞。

    “能跟上的就带走,老弱什么都留下,老子就不相信,素有任义之称的大唐会拿一些老弱来开刀。”别从卧施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看样子这个决定应该是他借着酒劲遮脸才有勇气说出来的。

    放弃自己的族人,将他们的命运交给未知,这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一族之长说出来的话,但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别从卧施已经没有了选择,不逃就是死,逃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在这样的情况下,放弃一些老弱也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你能保证么?如果你能保证留下的那些族人不会受到我们牵连,我就再信你一次。”把利步利很赞成逃走的这个决定,不过为了不让自己成为一个光杆司令,他还是追问了一句。

    “我说有把握你就信了么?这只是一个提议,如何选择都需要你自己去判断。当然,你也可以试试把我抓住向大唐或者吐蕃投降,看看他们是否会放过你,但是我估计可能性很小。”别从卧施双眼直直的看着把利步利,毫不犹豫的将他的心事戳穿。

    在别从卧施看来,他们两个这次叛乱似乎真的有些激怒大唐了,否则大唐绝不可能放出吐蕃这条已经被降服的恶犬。

    所以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只要现在投降,用不了等到晚上,他的人头就会被砍下来放进坛子里腌好,用最快的速度送到长安城李二陛下的案头。

    “好吧,这次我再相信你一次。”把利步利一点没有心事被戳穿的尴尬,对于以部落形式存在的羌人来说,似乎这样并没有什么尴尬的,翻脸无情、言而无信似乎就是他们的本性。

    “那就回去收拾东西吧,把能带的都东西带上,迟责生变,我们要尽快的离开。”别从卧施见自己的提议被通过,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对着把利步利遥遥一敬。

    而就是两人商量着逃走的方案时,禄东赞率领的五千吐蕃大军此时已经进入了羌人的聚居地。这些来自高原的战士已经放弃了战马,只靠着自己的双腿丈量着大唐西南边陲的每一寸土地,同时也在消灭着每一个他们见到的羌人。

    大唐需要名声,但是吐蕃不需要,杀光一切能看得到的敌人,换取自己无上荣耀,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远在高原上的亲人挣得一个在大唐繁华社会生活的机会才是一切事情的根本。

    五千吐蕃军人,他们每一个都有一个小小的竹牌子,这个牌子上刻着他们的名子,也有他们斩落敌人人头的数量,即便是他们万一战死,只要这个牌子还在,那么就会有人根据上面斩落的人头数来记录他们的战功,然后去高原将他们的家人接到大唐。

    战功换土地,这是李承乾在不久前新颁布的一条临时法令,虽然没有与老头子商量过,但是放在一些边州,估计问题不大,反正只要不把这些人都集中在一起就好了。

    诺州、阎州,位于松州的南部,虽然名字叫州,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城池之类的东西,之所以叫成两个州,不过是因为李二陛下给别从卧施和把利步利封的官职是刺史而已。

    这两个州遍布着沼泽瘴气、高山峡谷,战马什么的只能牵着,想要骑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当然,如果不怕从山上掉下去,或者不怕突然之间陷入沼泽,骑一骑还是可以的,只不过要有随时丢掉小命的准备。

    “启禀将军,前面发现一个羌人的村子。”进入诺州的第十天,禄东赞已经带着人深入到了把利步利领地的中心位置,前面的斥候时不时就会回来禀报发现村落的情况。

    “村子里有多少人?是否有抵抗?”禄东赞停下前进的脚步,仰头望了望远处的丛山峻岭,深深的吸了口湿润的空气,这才看着泥猴子一样的斥候问道。

    “没有抵抗,整个村子似乎只有一些老弱,青壮一个都没有见到。”斥候沉声回答着。

    “留几个能说话的活口,其他的都杀了。”禄东赞犹豫了一下,最后命令道。

    情况不对的时候,放弃一部分老弱族人,这是游牧民族惯有的传统,对于像大唐这样的‘仁义之师’可以起到拖慢他们行程的作用,而且有些时候人多了也可以消耗他们的粮食。

    不过这一次很明显,别从卧施和把利步利估计错了,因为这次的来镇压剿灭他们的并不是大唐的军队,而是从高原上下来的一群狼,一群嗜血的狼。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