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36章 老李想儿子了(下)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蹲在中军大帐里的老李与长孙无忌算了一下。这几年下来,李承乾竟然不知不觉中从民计民生到军事装备搞出来如许多的东西。

    甚至有很多物事只是这小子提一嘴,不光是他自己,就连李二和长孙无忌等人也都没有往心里去,时间一长就都抛到了脑后。不想到了东征高句丽这个时候才发现,当初那些‘不经意’,竟然派上了大用场。

    就说当初那个不着调的三轮车吧,那东西运送物资方面远比人力推动的独轮小车要强上许多被,不说装东西的多少,单就在平整的水泥路上一天一个人可以蹬上百十里地这一点,就比前隋要快上三倍,如果在算上单车运量的话八倍甚至都不止。

    良久的沉默之后,长孙无忌神情颇为失落的叹了口气:“陛下,您说臣是不是老了?为什么总是觉得军政方面的事情有些力不从心了呢!”

    李二心有戚戚的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不是我们老了,而是现在的年轻人太厉害,你永远都不知道这帮年轻人一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虽然伟大的皇帝陛下口中一个会儿一个‘年轻人’,但在长孙无忌看来,他这个妹夫不过是在炫耀自己有个好儿子,所谓的‘年轻人’多半也是李承乾的代名词。

    不过没办法啊,不说人家老李是皇帝他不敢比,就算不是皇帝,能力方面的东西如果真的拿来比较那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的结果。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也不知道那小子在长安能给我折腾出什么事情来,只希望不要在东征的时候拖后腿吧。”两个老汉蹲在一起长吁短叹,李二的思绪很快又转到了长安,开始担心起被他安排监国的李承乾。

    “不会的,承乾虽然喜欢胡闹,但还是有些分寸的。”长孙无忌接过李二的话头:“现在已经离京一月有余,后勤供给方面并没有出任何问题,这足以证明承乾在京城还是很尽则的。”

    “尽则?”老李同志嗤了一声,随手抓起身边的桌上的一份情报拍在长孙无忌的怀里:“仅仅一个月时间,吐蕃贵族被他弄死一半,不过这帮家伙死就死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可是罢朝半月算是怎么回事?人口谱查又算什么?”

    “这……”长孙无忌一时哑然,看着手里那份长长的白纸,脸上如同开了染坊,五颜六色变个不停,半晌之后才说道:“陛下,这人口谱查似乎很重要啊,若是真的有八十万户的逃民,三百万人口这几乎相当于我大唐五分之一的人口了。”

    “朕也知道,可是这小子就没有想过现在国内空虚么?他这么搞……”李二话说到一半突然住口不说。

    要知道,那些逃民有一部分是逃进了山里,当起野人,但是更多的是跑去了那些富户的家里,而大唐最大的富户就是那些世家还有士族。

    李承乾这样的作法无异于在抽那些世家与士族的血,如果把这些逃民全都统计出来了,收容他们的那些富户们怕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才可以。

    毕竟养一个逃民只要给口吃的就可以,等于是变相的养了一个奴隶,若是这个逃民突然有了户口,再想用他们最低的标准就是要付工钱。

    而且逃民有了身份之后,就要有土地,有了土地之后,这些逃民还会去给富户当奴隶,任由其剥削么?谁都不是天生的贱骨头,这样的事情怕是很少会有人干吧。

    正是因为这样,李二才揪心,生怕自己不在长安镇不住场面。

    若是东征的时候国内再发生什么暴乱、反叛之类的事情,那老李很有可能会走上杨广的老路。

    长孙无忌不管怎么说也是身居高位数十年,对于李二担心的事情他多少也能猜出来,这让他本来有些郁闷的心情突然间好了一些,看着李二开口劝道:“陛下,承乾会有分寸的,既然这件事情他敢鼓捣出来,想必一定会有应对的办法,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有所得必然有所失,老长孙的儿子虽然脑子不行,比不过李承乾,但同样也不会折腾出这么多麻烦事,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也让长孙无忌在无形中省了不少心。

    想到这些,长孙无忌怎么可能不老怀大慰。

    两老汉在一起研究着李承乾,身在长安的主人公则是连打了数个喷嚏,郁闷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倭国归化人秦吉胜:“本宫还是那句话,拿下对马岛一切好说,要什么有什么,拿不下对马岛……那就只能有啥算啥。”

    “太子殿下,您,您就抬抬手吧,所谓皇帝不差饿兵,就算是让我们去送死您也得给点安家费啊!”自称秦吉胜的服部吉胜急的口不择言,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话说的已经犯了大忌。

    毕竟李承乾现在只是太子,并不是皇帝,他这一句‘皇帝不差饿兵’放在别人身上可能只是一个比喻,但是放在李承乾这里就会引起无数人的遐想。

    所以倒霉的家伙果断的被李佑一脚踹了出去,拉出站在一边侍卫的腰间横刀就往他的脖子上捅了过去,口中怒斥:“你特么安的什么心?想害我哥?”

    “老五,回来!”李承乾被李佑的举动吓了一跳,间不容发的时候一声大喝,将李佑砍人的动作叫停。

    “哥,这混蛋想坑你。”刀子擎在手中,李佑拧着眉毛说道。

    “他不是故意的,你先把他放开。”势态得到控制,李承乾对自家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招了招手,将他叫回身边,小声说道:“吓唬吓唬就算了,你别真把他给弄死了,没得失了身份。”

    “唉,哥,我是真搞不懂你。”李佑眼睛眨了半天,最后摇摇头以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道:“好吧,我不管你,我去找那个松什么松玩儿去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