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15章 东征方略(下)
李世民不想担上一个滥杀的坏名声,杜如晦同样也不想,人精一般的家伙几乎想都没想就摇摇头,表示自己毫无办法的同时,向李二提出建议,不如写信问问太子殿下,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就这样,李承乾莫名其妙的就收到了老头子不远数千里之外发回来的一份问对诏书。不过李家老头子也不傻,给李承乾的诏书里面自然会提到这是杜如晦的建议,而不是自己的想法。
    大家都是混朝堂的,谁都不比谁傻,由其是像李承乾这种总是觉得天下人都想害他的家伙,在很多事情上更是精明的可怕。
    看到之份诏书之后,他第一个想到的自然也是名声的问题,他李承乾纵然是一个百无禁忌的穿越众,但是这种顶雷的事情,他也是不太喜欢去做的。
    于是乎,在四月的一个深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里,李承乾费力的爬到了丽正殿的大殿顶上,跳着脚的大骂了一个时辰,同心思想如下:
    该死的老家伙,竟然自己装老好人,把老子弄出来当挡箭牌,真当老子好欺负呢。老东西,老子搞不定你,难道还搞不定你儿子,要知道不管是杜构还是杜荷,可都在老子手下当差呢。
    “殿下,殿下您快下来吧,上面危险!”苏玫等人被李承乾的举动吓的三魂丢了两魂,站在大殿下面,仰着头小心的劝着,生怕自己的声音大上一点会把他吓的从上面掉下来。
    “和你们没关系,不用你们管,那个谁,去把杜荷那小子拖出来打一顿,让得找东西把头给他蒙上,不要让他认出来。”李承乾胡乱的对着苏玫挥了挥手,然后居高临时的朝着苏猛喊道。
    “你给我站那!生怕乱子不够大是吧。”就在苏猛兴高采烈的跳着脚准备离开的时候,苏玫声色俱厉的将他叫住了,然后继续抬头对李承乾说道:“殿下,有什么事儿您先下来不行么?在上面真是太危险了。”
    要知道,皇宫和百姓家里不一样,老百姓家里的房子一般都是茅草的,家里条件好一些的用瓦片,可是皇宫的屋顶可都是琉璃瓦,那东西滑的要命,踩在上面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滑倒,从离地两丈左右的地方掉下来。
    “不行,今儿老子非要出这口气不可,苏猛,不要听你妹妹的,去,现在就去,把那姓杜的小子给我弄过来,今天不把他揍的连老杜都认不来,你家殿下一晚上都睡不好觉。”
    苏猛和苏玫竟然是堂兄妹,这件事情李承乾也是在大婚之后才知道的,所以他才会说‘不用听你妹妹的’,这也是为什么苏玫一句话就能把苏猛叫住的原因。
    “殿下,睡不睡觉还是次要的,您还是快点从上面下来吧,要不然一会儿皇后娘娘知道了,您又要吃排头了。”苏玫无力阻止苏猛的离开,只能不断的求着李承乾快点下来,只要他下来了,那个杜荷就算是被揍一顿似乎也没啥太大关系。
    不过,最终苏玫的劝说还是没起作用,李承乾到底还是在一脸懵逼的杜荷被带到东宫之后才从丽正殿上面爬了下来。
    “高明,这大半夜的,你把我弄来到底啥事儿啊?”流连烟花之地的杜荷脸上除了懵逼就是醉酒之后的朦胧,看着怪笑连连的李承乾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大祸临头。
    “找你来也没啥想法,就是心情不好,想要揍人。”李承乾围着杜荷转了几圈,然后次老头子的诏书塞到他手里:“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然后给我想个办法出来,否则你的那个姘头估计半年之内是见不到你了。”
    “这,这是啥啊?”拿着诏书看了一会儿,小杜疑惑的抬起头看着李承乾,依旧搞不清状况。
    李承乾不以为意的笑笑,上前揽过他的脖子,将他拖到一边:“来来来,我问你,如果大唐把高句丽打下来了,那些高句丽人要怎么处理?”
    “当然是拉去当奴隶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不是一直这么干的么?”杜荷一脸嫌弃的表情,似乎在鄙视李承乾的智商。
    “哦,高句丽人拉去当奴隶,可是那些以前被他们抓走的前隋遗民呢?那些汉人呢?他们怎么办?这些人在高句丽生活了好些年头了,基本上算是半个高句丽人,怎么处理他们?”李承乾并不因为杜荷的鄙视而生气,反而笑的愈发灿烂。
    “管他什么人呢,统统当成奴隶好了,若真是汉人大不了让他们当个小头目啥的,若不是就当一辈子苦力。”
    杜荷是一个纨绔性子,家里上有老头子顶着,下面有哥哥撑着,完全没有必要去考虑治理地方的事情。
    所以李家父子、杜如晦都认为十分麻烦的事情,在他看来完全就不是问题,至于名声什么的更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反正作为一个纨绔他的名声已经很臭了,就算再臭一些又能如何?想与不想根本没有区别。
    就算是李承乾现在告诉他,他的这个想法会让他在大唐百姓眼中名声一落千丈,甚至会遗臭万年,说不定他还会沾沾自喜的为自己庆祝一下。
    而作为一起玩了多少年损友,李承乾自然不会不知道杜荷的这个想法,所以在听到杜荷的主意之后,双手猛的一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杜二郎果然大材,本宫不及也!来人,把刚刚杜二郎说的话让下来,着情报科呈交陛下御览。”
    “啊?”“嗯?”
    所有人都有些懵圈,就连杜荷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什么情况啊这是?啥时候太子殿下这么谦虚过?还杜二郎大才?杜二这么多年听的最多的就是‘朽木不可雕也’,‘大才’这样的说法就算再过一百年也轮不到他的头上吧?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办?这点小事儿还要本宫再说第二次么?”李承乾催促着说道,脸上带着阴谋得逞的笑容。
    可恶的杜老头,现在老子把球又踢给你了,办法是你家二少想出来的,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