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70章 悔不当初
    凌乱的思绪在身边几个影子的拉扯下被打断,套在脖子上的粗大铁链被人狠命的拉着,随着一声粗暴的厉喝:“跪下!”,李元昌只觉得腿弯处一阵剧痛,双膝一软,整个人不自觉的跪了下去。

    从小到大,李元昌啥时候受过这种委屈,跪倒尘埃之后,眼珠子一翻就要开口骂人,可没想到的是,一阵熟悉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你元昌,抬起头来,看看可识得本宫!”

    好熟悉的声音,好可怕的声音,李元昌浑身一个哆嗦,顾不得身边几个漆黑的影子,抬头便向上面看去。

    李承乾,真的是李承乾,那个他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李承乾!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竟然……,心中猜想得到验证之后,李元昌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一股深深的恐惧将他笼罩其中。

    而李承乾呢?这个通过老崔沟通地府的家伙事实上已经没有了和李元昌玩下去的打算,之所以还是让人把他带上来,为了就是让他死心,让他知道什么是上天无路,处地无门!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说让我到地府来审你么?现在我来了,为什么你不说了呢?你的‘哈哈’呢?”李承乾一边琢磨着片刻之前发生的之事,一边鄙夷的看着李元昌,发出嘲讽的调侃。

    “这不可能,李承乾,你怎么可能下到地府,你怎么可能有权利审我?难道你真的死了?为了我一个小小的庶民,真的抹脖子自杀了?”震惊中的李元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的是什么,他只是下意识的在说话而已。

    “无知匪类,你除了知道吃喝玩乐还知道个屁,本宫没有权利审你?不怕告诉你,上至九天,下至九幽,只要本宫愿意,玩死你就像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李承乾幽幽一笑,在本就阴森的环境下脸色显得狰狞可怖。

    “这不可能!”李元昌面然数变,与其说是在与李承乾对话,还不如说是安慰自己。

    “呵呵……”李承乾愉快的笑了,待片刻之后笑容收敛:“来人,将人犯带下去,丢进油祸炸一炸,好教他知道本宫到底审不审得了他。”

    “不,不要,李承乾,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和你作对了,放过我,放过我啊!”李元昌疯狂的挣扎着,以前只是听说过十八层地狱,什么上刀山下油祸之类的东西,没想到真的会有一天落到自己的身上。

    只是,他虽然现在身处大唐宗正寺,但看押他的人却不再是活人,这些原本就是军士的幽冥鬼卒哪里还会听他的,生拉硬扯之下便离了主殿,将李元昌带了下去。

    “殿下,一会儿还要接着审么?”看着李元昌被带下去,一直站在李承乾身后的崔钰走了出来。

    “可是有什么困难?”李承乾目光流转,在大殿之中扫了圈才向老崔问道。

    “困难道是没有,这一次阎君为感念殿下在阳间的功绩特开此例,岂有臣置喙的余地。”崔钰摇了摇头:“只是殿下终是阳人,在此地久了,与这些阴人接触多了怕是于身体有碍,回去以后怕是要病上一场。”

    “只是病一场么?那道是无妨,只要能出心中这口恶气,病上一两场又如何,左右不过就是多喝几碗汤药。”李承乾本以为会有多大的问题,但是听说只是会生病,立刻变的满不在乎。

    不过想想老崔说的阎君感念他在阳间的功绩,李承乾又觉得十分好笑,总有一种自己是银行大客户的感觉。难道现在这样就是VIP客户的专属待遇?

    来之前老崔已经与他说过,这次调动、安排人手非是自己能够做主,需要上报地府阎君,结果没想到上报之后带回来的消息竟然是这个。

    西域争端,南海战事,拓土开疆之余,他李承乾在八年之内送进地府的幽魂竟然已达二十余万。这里面包括了高句丽五万余人,突厥两万余人;西域战事十余万人;还有西突厥与薛仁贵那场冲突中死掉的几万人;再加上南海舰队在涯州那边零零碎碎搞死的。

    这些死掉的异族都是由他直接或间接搞死的,使大唐在阳世间声威大振之余,地府这边自然也跟着沾了不少的光,地盘扩大之余,名声也比以往大了不少,就连引渡幽魂的阴差腰杆子都硬了不少。

    正是因为这样,李承乾的名声在地府那可是大大的有名,别说他只是想审一个李元昌,就算是想在地府来个十日游也没啥问题。

    不过,有些事情前面也说了,地府和阳间是有时差的,李承乾若是真的要到地府去审李元昌,这一晚上审下来,阳间就要过去好久,到时候只怕没等他回来,这边骨头都已经烂光了。

    所以这也是李承乾为什么会以阳人的身份,在宗正寺提审李元昌而不是在地府森罗殿的主要原因。

    “哗啦……”一连串的铁链声响,就在李承乾与崔钰聊的尽兴之时,一身油污汤汤水水的李元昌被带了回来。

    刚一进大殿,丫就哭着喊道扑倒在地:“承乾,承乾,叔错了,叔真的错了,放过我吧,我,我就是一坨屎,你抬抬脚放我一马……”一顿油炸把李元昌这货是真的炸怕了,那种滋味他是宁可再死一次也不想试第二回。

    “放不放你不是本宫的事,看到他手里的本子了么?那叫生死簿,你的所有罪行都在上面,如何判你都是拿着那个本子的人决定的,和本宫无关。”李承乾看着可怜虫一样的李元昌,突然觉得没了折腾他的兴致。

    不过虽然不想折腾他了,但话却要说清楚,所以在顿了顿之后,李承乾再次说道:“你在临死前不是给本宫留书了么?想让本宫到地府来审你,所以本宫这次只是满足你一个愿望,否则怕你死的不甘心,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李元昌现在后悔的一逼,如果让他再来一次,他是绝不会再死的。毕竟在阳间审他,李承乾就是无所顾忌,也不可能把他放到油祸里去炸,最多就是打打板子,那对下油祸来说完全就不是事儿啊!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