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61章 告别单身汪
    人参?李承乾呆呆的看着手里的汤碗,这特么到底应不应该喝呢?抬头看看林晓晓期待的目光,看看汤碗中粘稠的羹汤,欲哭无泪的感觉涌遍全身。

    本来作为一只猫,天天守着一只鱼就让人有些难受,现在又特么把鱼给煎熟了,这是想要了亲命么?

    “晓晓啊,那个,最近有没有想家啊?”犹豫了半天,李承乾把手里的汤碗放到了一边,拉着林晓晓开始话家常。

    “殿下,您忘了,妾身前天才回去过。”林晓晓张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李承乾糯糯的说道。

    “啊?回去了过了?哎呀,你看我这记性,真是……,一定是这段时间太忙了。”李承乾被看的有些尴尬,自己也觉得这个借口找的很烂,舔了舔嘴唇把心一横,丫的,死就死吧。

    一碗人参、枸杞燕窝汤被李承乾捏着鼻子灌进了嘴里。

    “好喝,晓晓的手艺果然更胜往昔。”汤刚一入腹,一股热流便从小腹直窜顶门,那份难受就别题了,可为了形象,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在脸上布满赞许的微笑,称赞一声。

    “噗嗤……咳咳……”一连串的咳嗽声从一边幽暗的角落中传出来,不问可知,一定是夜魅那家伙躲在一边看李承乾的笑话。

    “殿下喜欢的话,明天晓晓还给殿下熬制好么?”林晓晓见李承乾把一碗汤都喝了,脸上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接过碗之后温声问道。

    “别,千万别!”李承乾连忙阻止,不过阻止之后又担心林晓晓有什么别的想法,便又说道:“孙神医说了,虚不受补,虚不受补啊,补品这东西还是不要天天吃的好!”

    “这样啊,那,那过段时间妾身再为殿下熬制好了。”林晓晓点点头,权当李承乾说的是真的。

    已经回宫很长时间了,作为东宫唯一一个和太子有婚姻关系的女人,却迟迟没有与太子圆房,这不得不让林晓晓心中忐忑。

    而且近段时间以来,似乎长孙也开始关心起这个问题,数次趁着李承乾不在的时候把林晓晓叫到太极宫那边加以询问,同时也表示出对儿子身体机能的怀疑。

    想想李恪、李泰这两个小子,个个娇妻美妾的连接娶,天天都是芙蓉帐暖日高起,可偏偏李承乾这个老大哥宫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长孙皇后如何够放心。

    虽然李承乾曾经也对长孙皇后说过自己不碰林晓晓的原因,可是作为一个母亲,由其是有着大唐皇后身份的母亲,他说的原因根本就不构成理由,若是那苏氏真的善妒至此,那么她便不配有太子妃的身份。

    所以今天晚上的一碗汤可是倾注着林晓晓与长孙皇后个人的心血,无论如何也要试试李承乾的底限,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而可怜的李承乾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掉进老妈的陷阱之中,只以为是林晓晓这丫头关心自己才会这样做,傻了吧唧的不忍心辜负美人一片心,把若大一碗汤全给干了!

    “殿下,今天晚上您要去何处安歇?”林晓晓走了之后,杨雨馨小丫头鬼鬼祟祟的靠了过来,当然,夜魅自然也不例外的站到了门口,靠在门框上注意着李承乾这边的动静。

    “这话让你问的,自然是该在哪里睡就在哪里谁。”李承乾翻了个白眼,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郁闷,真是太特么难受了。

    “殿下,不如去林承徽那里吧。”杨雨馨脸上带着坏坏的笑说道。

    李承乾刚刚想说点什么,突然觉得这一晚上的气氛很诡异,不由看着夜魅与杨雨馨说道:“这事儿不对啊,哎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知道什么?快点坦白交待,否则可别怪你家殿下不客气。”

    “殿下,非是臣不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夜魅摇摇头,她跟着李承乾跑了一天,李承乾都不知道的事情她自然也不知道。

    “那你呢?你知不知道?”李承乾再次把目光转向杨雨馨。

    “臣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说那汤的方子好像是皇后娘娘连同补药一起送过来的。”杨雨馨作为李承乾东宫的最大管事,自然对东宫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若是也说不知道却是在说谎了。

    “母后?”李承乾深深的吸了口气,竟然有长孙皇后参与,那这事儿怕是要糟糕了。

    “殿下,是不是要移驾?”看到李承乾沉默不语,杨雨馨小声试探着问道。

    李承乾苦笑着摇摇头,看着杨雨馨和夜魅问道:“我还有选择么?”

    “没有。”夜魅的回答很十接,而杨雨馨则是无奈的摊了摊手,同样对李承乾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林晓晓解决。

    “好吧,这次……算了。”感觉到身上越来越热,李承乾叹了口气。

    给自己儿子下药,这事儿不管怎么看都有些不靠谱,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头子一提起老妈就头疼了,看来老妈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主儿。

    带着满腔的悲愤和郁闷,李承乾告别了自己的‘蜗居’,在自己仅有的两个侍女的引领下去了林晓晓的住处。

    是夜……不可言说!

    翌日,松赞干布在驿馆中眼巴巴的等着李承乾一直到中午时分,却一直没有见到那个与自己定下约定的家伙,心中不觉得有些失望。

    不过失望又能如何?作为一个被敌国生擒的国王,本身就应该有被冷落的思想准备。

    那个比他要小上一岁的大唐太子虽然一直都是那么彬彬有礼,可是从他那冷漠的眼神中,松赞干布可以看出来,那家伙并不在乎自己这些人的命,当然,也包括高原上那些百姓的命。

    转眼间,时间过了中午,日头开始慢慢西斜,就在松赞干布等的有些不耐烦,以为李承乾不会来了的时候,驿馆的外面终于传来了他期待已久的马车声。

    片刻之后,驿馆的门被人打开,那个他等了一天的人笑眯眯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赞普,今日承乾有事,耽误了一些时辰,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  ?不敢进行细节描写,怕封书!小伙伴们自行脑补吧。

  ?  

????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