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59章 小树不修不直苗
    此时的李承乾正无所事事的享受着温暖的火炕,甘甜的葡萄汁,在听到手下人汇报的情况之后,整个人也有些愕然,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李佑?那个外公刨了李家祖坟的小子?这货怎么跑到驿馆去了?以那小子纨绔的性子,能知道吐蕃人入侵都算是他关心国事,若说他知道吐蕃人住在哪里更是如天方夜谭一般让人不可思议。

    想到这里,李承乾不得不放弃美好的生活,叹息着换好了出行的衣服。

    半个时辰之后,一片凌乱的驿馆出现在李在乾的眼前,而李佑则是带着人,拖着两个吐蕃侍女从里面出来,正打算上车离开。

    “小佑,你在做什么?”催马上前,拦住李佑的车队,李承乾不急不火的问道。

    “大哥,小弟听说这些吐蕃人胆敢入侵大唐,特地来寻他们晦气。”李佑带着一脸的厌气,狞笑着看向两个瑟瑟发抖的吐蕃女人。

    李承乾看了两个女人一眼,给身后的夜魅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她进驿馆看看里面的情况,然后才无奈的问道:“你一个大唐亲王,寻晦气寻到女人身上,哥是不是应该夸你一番?”

    不料李佑却振振有词的说了一番他自己的道理:“哥,这话让你说的,难道你不认为这是对吐蕃人最大的羞辱么?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还当什么国王,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似乎这小子说的还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李承乾若不是因为吐蕃人另有用处,说不定还真的就让李佑把这两个吐蕃女人带走了。

    但是在理智上,李承乾知道这事儿办的不靠谱,激起一众吐蕃人与大唐为敌的决心是一回事,拿几个无辜的女人来出气,授人以话柄这才是最要命的。

    想到这里,李承乾叹了口气说道:“把她们两个放了吧,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大老爷们儿被人打了就要再打回去,调戏人家老婆算怎么回事。”

    “啊?谁,谁调戏人家老婆了?”李佑被李承乾没头没脑的一个比喻干懵了,大张着嘴巴一时不知应该怎么反驳。

    “不说谁调戏谁的问题,这两个女人今天你给哥留下,明天有时间哥在迎宾楼摆上一桌请你。”李承乾摆摆手,打断李佑的反问。

    事实上他完全可以仗着太子的威慑把人强行从李佑手里要回来,可是这样一来未免落了下成,让人看了兄弟阋墙的笑话,一个不好回到宫里还会被老头子打板子。

    毕竟李佑这小子是属顺毛驴的,而且对皇位没有任何威胁,李承乾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搞的惊天动地。

    这就像我们在家里和兄弟相处,如果小弟拿了你的东西,你想要要回来,是拿一块糖果给他,哄上两句好呢?还是把他揍一顿,然后再被家里父母揍一顿好?虽然理亏的一方是你的小弟,但是他不懂事,你当哥(当姐)的也不懂事?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由,李承乾选择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打算把李佑的毛给捋顺了,然后再找机会套他的话,让他说出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他来找吐蕃人麻烦。

    而事情果然没有超过李承乾所料,李佑这小子听到自己这个名声如日中天的哥哥亲自摆酒请他,立刻乐的忘了自己是谁,一摆手示意手下人把两个吐蕃女人放了,然后说道:“哥,你可要说话算数,不能忽悠我,而且我能带几个朋友去不?”

    “带什么人随你的便,咱们是自家兄弟,一家人还能说出两家话来?”李承乾索性好人装到底,笑着拍拍李佑的肩膀说道。

    “那成,明天中午,小弟一定准时到场。”李佑乐的嘴巴咧到耳朵根子,眉开眼笑的说道。

    这小子到底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就算是皇家子女早熟,但是孩童喜欢面子,喜欢被人夸奖的本性却不会变,所以在李承乾两句话的忽悠之下,立刻把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当成了自己的亲大哥。

    李承乾也是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这个历史上颇为叛逆的弟弟,一时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到底是什么让这小子走上绝路的呢?是老头子的教育方式?还是误交狐朋狗友?

    脑子里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直到看着李佑的车驾远去,李承乾这才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转向身后的驿馆,这里面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自己,松赞干布那个家伙远比李佑那小子要难付的多。

    “臣等见过,太子殿下!”在双胞胎兄弟的陪同下,李承乾进到驿馆之后,便看到了一堆鼻青脸肿的吐蕃贵族,还有衣衫不整的松赞干布。

    “免礼!”李承乾抬手示意吐蕃众人平身,然后召来身后的两个吐蕃侍女,对松赞干布说道:“此两女完璧归赵,舍弟胡闹之举,还请不要见怪,看在本宫的面子上原谅则个。”

    “无碍的,无碍的。”松赞干布脸上带着虚伪的笑,摇头说道。

    “诸位已经做好决定了吧?”李承乾并不解释自己对李佑的事情毫不知情,因为就算解释了,对方也不一定会信。

    再说他一个大唐太子,完全没有必要对一些阶下之囚来解释什么,打了也就打了,李承乾可不认为李佑打了几个吐蕃人有什么错,身为大唐皇子打了几个异族,哪怕是什么贵族,也完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至于吐蕃人心里会不会有什么想法,这是不可避免的,可就算李佑不揍他们难道这些家伙就没有想法了?似乎也不大可能。而且从刚刚他一进来,吐蕃人对他的称呼以及自称来看,李佑的做法似乎还对他们的决定有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不得不说这是个意外的惊喜。

    “是的,吾等已经做好决定,愿为殿下之马前卒,永为大唐番障!”吐蕃原本分成两派的人,现在统一了口径,就像是刚刚被李佑一顿揍给揍开窍了一般。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