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44章 乱呲牙的后果(下三)
葛尔·东赞回去了,惶惶如丧家之犬,不过好在有了上一次大唐之行的经验,这一次他已经可以坦然面对。
    “你说什么?竟然让我自缚双手去长安向李世民谢罪?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我宁可去死也不要受这样的羞辱。”面对葛尔·东赞的回复,松赞干布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特么还是大唐手下留情,看在吐蕃与大唐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基础上给的优惠政策,那如果不是优惠政策的话,是不是要自缚双脚倒立着爬到长安?
    不就是杀了大唐两千来人,又吹了一个牛逼么?至不至于这么狠?要一国国主自缚双手徒步去长安请罪?杀人还不过头点地呢,这样作也未免太过霸道了吧?
    可是没有办法,松赞干布即便是千万就不愿意,在晚上收兵回营之后,他也要认真的重新考虑这个问题了。
    一切只因为奉命驻守在甘松岭的家伙正在营地中等着他,留在那里的五千吐蕃大军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小猫两三只,余下的尽皆不知所踪。
    “怎么回事,说,到底发什么什么!”松赞干布强压下心头隐隐升起的不祥预感,沉声问道。
    “赞普,大,大非川的唐军杀过来了,由,由那个薛什么的带领,连主力部队带仆从军,整整五万大军,五万大军啊赞普!完了,全完了!”负责守卫甘松岭的家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他们不是人啊,用那种黑色的,全爆的球丢我们,每丢过来一个就能炸死好几个人,还有他们的箭,他们的箭全是三棱的,就算是射到大腿上都能让人流血而死,止都止不住,好多勇士就是这样慢慢流干了血死在了撤兵的路上。”
    “赞普,打不过,真的打不过啊,那个姓薛的让人用球丢我们,让人拿三棱箭身我们这也就算了,关键是他还拿床弩追着我们后面射我们。”
    “赞普啊,那东西可是攻城用的啊,五、六尺的长度,手腕粗的箭杆,飞过来一死就是一大串人,躲都没有地方躲。不是人,他们就不是人,这帮混蛋连俘虏都不要,从积石山那里开始,他们就是那么一路杀着过来的,没有活人了,积石山已经没有活人了,回去的路上除了我们这八个人,其余的都死光了啊!”
    吐蕃的甘松岭守将哭丧着脸,说的声泪俱下,把薛仁贵所率领的左武卫说的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死光了……,死光了……”松赞干布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看着眼前这个哭成泪人的家伙,当胸一脚就踹了过去:“死光了你特么是怎么回来的!你特么怎么不去死!既然全都死光了,你还回来干什么!来人,把他给我拉出砍了祭旗!”
    “不,不要,赞普不要啊……”松赞干布手下的亲卫快步上前,将那个像是血葫芦一样的家伙拖了出去,时间不大,外面一声惨叫,接着人头便被亲卫用托盘装着,捧了回来。
    “丢出去喂狗,让我看什么!”松赞干布不耐烦的挥挥手,将亲卫赶了出去,然后看着一群尴尬的手下问道:“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后路已经断了,前面又有堵截,葛尔,你来说,应该怎么办?”
    “赞普,臣,臣也不知。”葛尔·东赞摇了摇头。
    其实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投降,但是这话葛尔·东赞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口的,看到刚刚那个守卫甘松岭的家伙被喂狗的下场之后,相信已经没有人会对松赞干布提出这个办法。
    只是现在所有人看着松赞干布的目光都有了一些异样,如果不是这家伙非要娶大唐公主怎么会有现在的情况出现?而且如果不是这家伙心高气傲,不知天高地厚非要向大唐示威,玩什么兵谏,自己这一群人又怎么会跑到松州个这破地方来。
    现在好了,大唐援兵已至,不说从大唐方向来了多少人,单单他们身后可特么就有五万人。
    那可是五万人啊,白天一万对一万的结果他们已经看到了,自己一方几乎就是完败,现在面对五万大军后果会是什么。不,不是五万,如果算上松州城下的一万唐军,再加上城里的五千守军,那就是六万五千。
    六万五千人啊,六万五千个杀神啊,一万对一万都打不赢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四万对六万五?就算是说梦话也没有这么说的吧!
    “说话啊,怎么都哑巴了?为什么没人说话?你们都在想什么?难道真的要我自缚双手走着去向大唐皇帝请罪么。”松赞干布愤怒的咆哮着。
    他到底还是一个刚刚成年没有多久的孩子,按照后世来说仅仅是刚上高中而已,城府什么的或许有些,但是在强大的压力下,其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开始崩溃,平时表现出来的稳重、成熟全都不见了踪影。
    “赞普,臣,臣以为……不若投降吧!”尚囊在众人不断的以目示意下,免为其难的开口了。
    “投降……,你,你们!”松赞干布脆弱的心灵再一次被割了一刀,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些人抛弃了。
    没有人是傻子,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想要活命,还有什么会比满足大唐一切要求来的直接呢?不说大唐只是想让松赞干布自缚双手走去长安,就算是让松赞爬去长安又如何?反正也不用他们去爬!
    大家在吐蕃都是有家有业的人,部落、家人,都在等着他们回去,如果死在松州这破地方,家里怎么办?等着那些吐谷浑人、当项人、白兰羌人杀上高原,把他们都变成奴隶么?
    基于这样的心理,松赞被无情的出卖了,变成一个顶雷的最佳人选,不过谁让他主动挑事儿呢,敢惹事儿总要能平事儿,摆不平的话就拿自己的命去填,这就是现实!
    所以,当松赞出现在牛进达面前的时候,他的心已经彻底的死了,只希望大唐皇帝陛下能够法外开恩,放手自己带来的这几万人,让他们可以好好的回家!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