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36章 甘松岭之战(上)
    京城之中,各大世家为了争得农场的管理权奔走呼号,广邀宾朋为其在李二那里说项,其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那虚无飘渺的‘兵团’。

    而此时在松州城外的甘松岭,都督韩威却看着对面的五、六万吐蕃大军直皱眉头。

    “都督,打一下吧。”身边副将同样举目远眺,语气中满是轻蔑。

    “打一下?就咱们这三千人马?”韩威回头看着身后,跟着他从松州城里出来的三千边军越骑,颇有些自嘲的说道。

    “总要试试他们是些什么东西,看看他们到底凭什么赶吹牛逼说打到长安。”副将余莫寒舔着嘴唇,脸上满是战意,手中长槊紧了又紧,似乎只要韩威一声令下,便要策马而出一般。

    “吾等有守土之责,不过现在人家可是停在自己的地盘里面,你如果上去了,就等于是入侵,擅起边衅的罪名你担得起么?”韩威不动声色的说道。

    身为朝庭的从三品都督,韩威知道自己的主要责任并不是试探吐蕃军力,若是松州失守才是他最大的失职。

    松州毕竟只是下都督府,城中只有八千人马,五、六万吐蕃人虽然他也觉得有把握一鼓而下,但他总能倾城而出将所有人都带出城。

    而留下五千守军之后,仅凭着他带出来的三千人,如果想要与吐蕃五、六万人硬撼,老实说,虽然大唐的将军都很牛逼自信,但却没有牛逼到个个都能三千对五万。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威还是选择了保守一些的战术,只要吐蕃人不过边境,那么就看着好了。

    “对面的唐军听着,我家赞普说了,让你们速速让开道路,让我吐蕃迎娶大唐公主的队伍通过,否则大军到处鸡犬不留。”就在韩威与副将余莫寒商量对策的时候,吐蕃一方有一大将身军中策马而出,立于边境线上用半生不熟的大唐官话高声喝道。

    “都督,现在我可以上去了吧?”余莫寒咧开嘴嘿嘿笑着,颇有些‘想啥来啥’的意思在里面。

    “去吧,莫要失了我大唐守军的面子,若是他敢踏过边境一步……杀了他。”若是不考虑守土之责,韩威也不是什么好鸟,现在被人家骑到脖子上了,自然不会忍气吞声,对着余莫寒一摆头阴着脸说道。

    出动五、六万大军迎娶大唐公主,看着似乎是挺给大唐面子,但实际上就是一个入侵的借口罢了,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真的以为能够打败吐谷浑、党项、白兰羌,就一定能够战胜大唐?不说大唐上百万的常备军,单按人口来算,一人一口吐沫也特么能淹死这五万土鳖。

    “大唐的怂货们,是不是在商量着给爷爷们准备大唐美女啊?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子可以告诉你们:‘不用,老子会自己去抢!’”从吐蕃军阵中出来的那个家伙见半天没有人上来答话,便有些忘了自己是谁,挑衅的愈发厉害。

    “大言不惭,有种你过来试试,看看能不能在某这长槊之下走上五个来回!”余莫寒得了将令,纵马而出,应声答道。

    “哟喝,还真有不怕死的,知道爷爷在吐蕃的名头么?告诉你……”

    “你特么全身上下只长了一张嘴么?想要去长安迎娶公主的话,就踩着爷爷的尸体走过去,若你真有这个能力,再吹牛逼不迟。”最讨厌这些番子一天天打架本事一般,光会吹牛逼,不杀杀他们的威风,还真以为天老大,他们老二了。

    “你……”吐蕃人被余莫寒一句话怼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是没得到将令,他也不敢擅过境,只能勒紧缰绳,任由战马在原地蹬踏。

    “怎么不说话了?吐蕃难道都是些长着狐狸尾巴的家伙?”看着对面的吐蕃人不说话了,余莫寒撇撇嘴嘲讽着说道。

    狐狸在吐蕃人眼中是胆子最小的一种生物,每当有人胆小怕事,骂他一句狐狸胆小绝对是比骂他老子娘还要严重,当然,如果丢一条狐狸尾巴给他的话,估计就是再胆小的人也会上来跟你拼命。

    所以余莫寒只用了一句话,立刻便将对面的吐蕃将军激的暴跳如雷,什么军令,将令也不管了,手里大刀一抡催马便冲了上来,口中叽哩哇啦叫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吐蕃话,不用想都知道,一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来的好!”余莫寒出阵的目的便是要给这些吐蕃人一个教训,但见此人冲过来,正好遂了心意,也不去计较那货骂的是什么,手中长槊一紧,同样催马迎了上去。

    “哐”,金铁交击,一声巨响震聋发馈,大刀与长槊擦出无数火花,第一回合双方平分秋色。

    不过交手到了这里基本上已经算是有了结果,力气上平分秋色之后,吐蕃武将立时便落在了下风。

    与只知道胡乱劈砍的吐蕃蛮子相比,余莫寒手中长槊宛如出水蛟龙,或刺,或挑,或砸,没几下功夫已经使得吐蕃蛮子险象环生,应接不暇。

    “孙子,下次投胎的时候让得长些记性,把武艺练好了再出来装犊子!”三五回合之后,余莫寒一声大喝,手中长槊电射而出,一点寒光直逼吐蕃蛮子面门而去。

    “不……”

    “住手……”

    吐蕃蛮子濒死前的惨叫以及吐蕃军阵中的一声大喝同时响起。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晚了,一心想要杀人的余莫寒哪里会听一个吐蕃人的招呼,手中长槊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又快了几分,但听得“噗”的一声,硕大的槊头整个灌入吐蕃蛮子口中。

    “哪个叫的住手,出来一战。”搞死了吐蕃蛮子之后,余莫寒收回长槊,傲然立于两军阵前,一双带着杀意的眼睛不断在吐蕃军阵之中扫视,像是要把刚刚喊话之人找出来一般。

    “大唐的将军,我们是带着善意而来,你们为何要苦苦相逼?莫非真的要挑起两国争端才肯罢休么?”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年轻人,骑着马慢慢从吐蕃军阵之中缓步而出,不是松赞干布却是何人!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