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33章 试验
有东西分是好事,大家都喜欢,突厥有好几十万人口就在黄河南岸,这些都是劳动力,虽然不是免费的,但是散养的廉价劳动力也很招人稀罕不是么。
    将他们放回草原,让他们在草原上从事生产工作,然后大唐或者说世家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去收购他们的产品,这是一件多么划算的事情?
    世家在以往的互市上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利益可图,仅有的么一点点微薄的利益,经过五姓七望的瓜分最后也剩不下多少,所以他们现在急需的就是新的收入来源。
    李承乾所说的这些等于是给世家提了一个醒,让他们从其中看到机会与曙光。
    钱这东西有时候很不好赚,很多时候你不得不亲自下场去博弈,这个道理几乎适用于所有的朝代,不管是最开始的夏商周,还是现在的大唐,想要得到自己需要的,你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只不过有些人技高一筹,获得的利益多一些,有些人其蠢如猪事倍功半。
    “让让,都让让!”老程破锣一样的声音十分有特点,任何人不用看,离着三、五里都能知道他在说话。
    “程老匹夫,你踩到老夫了!”
    “无耻老货,斯文扫地!”
    ‘知识’与‘力量’的较量中,很明显‘力量’更胜一筹。
    “陛下,老程以为太子说的不错,那些突厥人天天无所事事的在‘河南’瞎溜达总也不是个事儿,总得给他们找点儿活干,也省得他们闲(咸)的屁股冒油。”扒拉开众人的程老货站到人群最前面,大咧咧的说道。
    “龌龊……”“低俗……”又是一连串的骂声传来。
    当着皇帝陛下的面,屁股来屁股去的,有文化的老家伙们觉得程老货简直就是一个‘万人坑’。
    “咋啦?你们有谁不拉屎啊?还是你们有谁拉屎是香的?老子说屁股怎么了?还不都是你们这些‘文化人’发明的,否则老子一直以为这叫‘脸’呢!”程老货转过头,瞪着一双牛眼,极不要脸的说着。
    不过他说的也没啥错,中原大地数千年文化传承,汉字这东西还真就不是大字不识一筐的闲汉能发明出来的,而既然是‘文化人’发明的,那还有什么能用不能用?又为什么会被文化人耻笑呢?
    当然,这些都是歪礼,除了老程没有人会真的拿出来当成理由来说。
    “行了,都给朕闭嘴!”李二被这些嗡嗡叫的‘苍蝇’搞的头大,拍着说桌子说道:“想要讨论,你们就回去讨论,不要在朕的大殿之上讨论,讨论好了明天给朕拿个方案出来。退朝!”借着发火的名义,李二掩鼻而走。
    真是太臭了,那‘羽绒服’完全就是顶风臭三里的节奏,李二实在是觉得难以忍受,‘羽绒服’这个东西。
    不过李二能逃,帮李承乾拿着‘羽绒服’的小小内侍却逃不了。
    为了证明‘羽绒服’这东西的确保暖,臭臭的衣服被套到小太监的身上,然后小太监被一群无良的老汉送进了东宫里存冰的冰窖。至于说为什么要送进东宫存冰的冰窖,这很简单,那该死的衣服那么臭,谁也不想自己以后吃的冰是臭的。
    李承乾曾经极力反对过老货们这种无耻的做法,甚至用自己太子的名义来保证,‘羽绒服’这东西的确保暖,但最终都被老货们无视,所以只能悲催的看着小太监穿着发臭的衣服进了自己的冰窖,心中暗暗发誓:该死的老家伙,以后这些冰就留着,招待他们,等以后丫们再来东宫想吃个冰镇寒瓜啥的,就用这个冰。
    丢下一群守住冰窖的老货,李承乾回到自己的‘兰若寺’,从头到脚彻底的洗了三次,把一身的屎味全都洗掉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从浴室里走出来,同时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香水这东西搞出来,反他本身就是化学专业,香水对于他来说并不难搞定。
    又一个时辰之后,李承乾吃了,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再一次来到自己的冰窖:“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没出来?”看着一群老货,却没有发现小太监的身影,李承乾有些疑惑。
    “我们哪里知道,该不会是在里面给冻死了吧?”程老货翻了个大白眼说道。
    老家伙们在一起吹牛逼吹的有些嗨,早就把小太监给忘了。
    “打开门,把那小子给放出来,快点。”李承乾见到老程这个态度,隐约间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头,然后猛的发现冰窖的门竟然是关着的,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帮老人渣光顾着试验,怎么把门给关上了,这特么这么长时间下来,可别把人给憋死了。
    “吱吱嘎嘎”的声音响过之后,冰窖的门应李承乾的要求被打开,一阵刺骨的寒意,伴随着隐约的臭味传了出来,该死的,这些冰果然不能再用了。
    “快点下去看看,那小子冻死没有。”程老货造作的掩着鼻子,凑到门口,探头向里面看着。
    “没,没冻死,只是,快要憋死了。”有侍卫在门口的位置把脸色憋的青紫的小太监拖出来,一边抽着嘴巴一边说道。
    “我来看看!”老程一把推开救人的侍卫,盯着躺在地上人事不醒的小太监,看了一会儿,然后便学着刚刚侍卫的样子,一个嘴巴甩了下去。
    “啪”“嗷……”
    程老货的大巴掌那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么?可怜的小太监,刚刚被侍卫抽了几个嘴巴,人已经有了些意识,朦胧中再被老程这么一抽,整个人顿时就被打懵了,抱着脑袋缩成了一个圆球。
    “醒了没?醒了就起来,跟老子说说,这衣服到底暧不暧和。”程老货先是洋洋得意的对一群人炫耀了一下自己的‘手艺’,然后又薅着衣领把可怜的小太监提了起来。
    被老程一巴掌打肿了半张脸的小太监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不过看着眼前这个黑脸程大将军,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只能口齿不清的说道:“喃,喃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