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29章 农场之行(下)
    “老陈头儿,我发现你现在膨胀的很厉害嘛,你说你一个瓦岗山的都尉怎么了,瓦岗上的都尉就能瞧不起新干部了?不就是让你烧个水么,你竟然半开不开就给人家拿这去了,你说干活有你这么干的么?你当年在战场上也是这么当仗的么?打一半就走人?”

    “还有,新干部说你你还不乐意,怎么,仗着你瓦岗山的老资历以老卖老?我可告诉你,外面扫地的老孙头儿当初还是郎将呢,也没像你这么不服从管理……”

    年轻校尉站在外面听着听着就有点不对味儿了,感觉似乎自己做错了什么。

    瓦岗山下来的老兵现在还有多少?全国不到百十来个了吧?这些老家伙就算是见了皇帝陛下似乎都是不用见礼的。

    而且……刚刚那老头儿似乎还是个都尉,都尉啊,按大唐官职来算的话,可以管很多校尉了。

    想着想着,年轻的校尉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坑人也没有这么坑的啊!你说你一个老瓦岗下来的老都尉不好好在家里养老,吃国家的补助,跑到农场干啥来了?这不是坑人嘛。

    连见了皇帝都不用见礼的人,竟然被自己给遇到了,最关键的是自己还把那个老头儿训的像个孙子一样。

    这可咋整?咋整?官儿比自己大,资历比自己老,若是这事儿传出去,自己别说校尉,校卫估计都干不成了,大将军非得把自己脑袋摘下来当蹴鞠来踢不可!

    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一个老瓦岗退役下来的老都尉,这老家伙搞不好以前还给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当过上司。

    日子没法过了,难怪这里五年换了二十七个场长,有这帮老家伙在,谁特么敢来当场长,嫌自己命长了么?

    就算是嫌自己命长,完全可以找根绳子自己吊死,也好过在被千夫所指吧!

    而且刚刚听到了什么?外面扫地的那个竟然是以前瓦岗山的郎将,官职竟然比这个烧火的老头子还要高?而自己早上的时候似乎……也对那个老头子发脾气来着,就因为地上的一片树叶。

    完犊子了,这下真完犊子了,有这么一帮‘祖宗’在这里扫地、烧水,今后的日子还能过么?想想如果自己的上司给自己烧水,上司的上司给自己扫地……。

    年轻的校尉一点都不觉得荣耀,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快点打个雷把自己劈死吧,真的是没脸活了,也不敢活了!

    想到这里,年轻的校尉再也站不下去了,快步走到办公室外面,对着守在门口一脸坏笑的双胞胎兄弟尴尬的说道:“两,两位兄弟,还,还请通报一声,就,就,就说校尉裴国安求,求见太子殿下!”

    “等着吧!”天佐从打一开始嘴就没合上过,此时更是笑的灿烂,丢下一句话之后反身便进了办公室。至于裴国安校尉,一个倒霉蛋儿而已,前面已经有了二十七个,现在也不差他一个,双胞胎兄弟已经见怪不怪了!

    “让他进来吧!”对老头子的训斥停了,李承乾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片刻之后,裴国安哭丧着脸,从外面进了办公室,刚一进屋就单膝一跪:“太子殿下,公主殿下,都尉大人,小臣错,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是的,再也不敢了,这破地方就不是人让人待的,以后还是去外面大树底下打个地铺吧,瓦岗山的老将军都在这里扫地,自己一个新当兵的,有啥资格来享受啊!

    “哎,场长,您这是干什么,可折杀老汉了,老汉现在已经退役,不是都尉了,如果不是农场收留怕是老汉现在正在沿街乞讨呢!”老头子看到校尉的表现,连忙上前去搀扶。

    老家伙有老家伙的世界观,朴实才是他们的本质,当初因为活不下去了才拿起武器起来反抗来自朝庭的压迫,现在条件好了,国家出钱养着他们,老家伙们觉得这样子不对,自己不出力,平白让国家养着心中有愧,所以总要为国家作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所以这老头子对新来的校尉还真是没有什么看法与成见,也没有仗着自己的资历对新来的场长炫耀什么,只是这人老了,总会有思维短路的时候,所以才会时不时的出一些状况。

    不过老头子虽然这样想,但校尉却不敢心安理得的接受啊!

    全国只有一百多个这样的人了,像这种人物一般来说都是摆起来供着的,谁特么敢让他们伺候啊,就不怕折寿么?

    所以裴国安不管老汉怎么劝,就是死死跪在地上,说啥也不肯起来,看着李承乾的眼神可怜的像一只流浪的小狗找到了新的主人。

    “你起来吧,跪在那里成什么样子。”李承乾叹了口气,心里也在感叹,不知道这裴国安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怎么会被安排到这里当场长,真是有够倒霉的。

    “太子殿下,臣……”裴国安很想跟李承乾说,您还是把我调走吧,哪怕是去守城门都行,千万别再让我当场长了。

    不过话到嘴边又被收了回去,看着李承乾一时不知该不该说。

    “你别想了,这场长你就干着吧,估计以后不会有人来了。”李承乾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说道:“你也别对他们这些个老头子太客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切按农场的规矩来,明白么。”

    裴国安脸色更苦了,李承乾说的话他当然明白,不过这话应该反着听,意思是:你要对这些老家伙客气点,他们想干啥就干啥,你尽量别去管他们,让他们随便就好,只要他们不自杀,一个个都能活蹦乱跳的,你就有功,若是哪个出了问题,唯你是问!

    这特么还有活路么?人家别人家里只有一个祖宗,可是轮到自己,为毛多了好几十的‘祖宗’?这辈子自己到那座庙没有拜,竟然会有如此遭遇,简直就是日了狗的命运啊。

    想着将来自己悲惨的日子,裴国安只觉得前途无亮,是的,无亮,一片黑暗的那种无亮!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