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16章 大唐军魂(上)
    第八一五章

    五日之后,龟兹边境大军云集,总数达到十万的龟、于联军,加上周边小国受到威胁派来的辎重运输队,使得总人数更是太到了空前的十五万,是大唐西域军团人数的十倍。

    而再看于阗一侧,一万五千人的大唐西域军团,此时已经再次分作三支骑兵队,每支队伍人数在五千人左右,成犄角之势,在边境线上与龟兹方向的龟、于联军形成对峙。

    “李元昌,出来答话!”尉迟宝林拖着钢鞭,纵马于阵前,高声咆哮。

    “尉迟,你眼中还有没有上下尊卑,竟敢直呼大唐一品亲王名号,莫非是活的腻味了么?”一连串的咆哮,终于让李元昌忍无可忍的出了主阵。

    不出来也不行,身边一个个异族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鄙夷之色,如果一直躲在后面不出来,估计回头兵也不用带了,手下人非得直接反了不可。

    “尊卑?老子和一个叛徒讲什么尊卑,你若还知承认自己是大唐的一品亲王,那就过来,否则就别特么跟老子提大唐,你不配!”憨货讲话没有什么弯弯绕绕,从来都是有啥说啥,根本不管别人受得了受不了。

    “你……”李元昌被尉迟宝林气的眼珠子差点没有鼓出来。

    如果不是李承乾把他弄到西域来他怎么可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不是因为怕李承乾派人来杀他,他又怎么可能跟着于阗人逃走?

    有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李元昌就是典型的自私之人,他不考虑当初是谁对李承乾冷嘲热讽,也不考虑当初是如何诬陷于人,更不考虑自己是如何勾结异族打算瓜分中原土地。此时此刻,他只考虑到是别人在害他,至于自己的行为……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错!

    “别你你我我的,某今日只问你一件事:你是否一定要和大唐做对?”尉迟宝林根本就不想听李元昌的任何废话,手中钢鞭一挥,高声喝问道。

    “本王没有和大唐做对,只是陛下身边尽是奸佞之人,是那些人在陷害本王。”现在的李元昌可不敢担上与大唐做对的名声,那可是谋逆的大罪,是要掉脑袋的。

    李二会允许李承乾谋逆,允许候君集谋逆,但绝不会允许除了至亲之外的同族谋逆,当初的长乐王李幼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某家说了,废话少说,是谁陷害与你,回到长安自有陛下来分辨,你就说你是否回来便好。”尉迟宝林是个认死理的人,他知道自己嘴笨,索性也不和李元昌分辨谁对谁错的问题。在他心中,一个能和西域胡人搅到一起的人,就算是大唐亲王又如何,总是改变不了叛徒的事实。

    “本王不会与你回去长安,谁知道你会不会半路将我杀了……”李元昌狡辩道。

    尉迟宝林不等李元昌再说下去,冷笑接道:“如此便好!”言罢拨马就走,直归大唐本阵。

    “哎……”李元昌也没想到尉迟竟然会如此决绝,一时间愣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

    他还想着与尉迟辩上一辩,如果能把他拉到自己一方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结果尉迟宝林这憨货竟然只问了一个问题,转身就走了,根本不与他多说,这却是大大的出乎预料。

    “整军!备战!”回到本阵的尉迟宝林毫不迟疑,一声大喝之后,身后便传来阵阵战鼓之声。

    什么情况这是?不管是于阗人还是龟兹人,全都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不是应该先唠一会儿再斗将么?怎么什么都没开始就要开片?

    “呜……”

    “咚咚……”

    鼓角争鸣声中,西域军团三个军阵宛如一体整个动了起来。

    李元昌看着西域军团如虹气势,飞一般退回中军,边退边喊道:“结阵,快结阵!”

    结个毛的阵啊,没听过骑兵对战还有结阵防御的,于阗四万大军无数人目光诡异的看着这位大唐亲王,感觉这家伙就是一个白痴!

    “迎敌……”最后,还是于阗的禁军统领反应比较快一些,抽出腰间弯刀,向前猛的一挥。

    “杀……”山呼海啸般的咆哮在这片沉寂了无数年的荒漠中回荡,长枪、弯刀;角弓,手弩,无数战争利器闪着动人心魄的寒光,被红了眼的士兵擎在手中,发了疯一样刺向每一个与自己穿着不同服装的敌人。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大唐……万胜!”居于右军之中的席二愣手中铁槊舞的如风车一样,带着身后千余‘獠牙’战士与左军的伍登配合着,如两条红色的蛟龙般,翻滚着,咆哮着向着对面数万人的龟、于联军扑杀了过去。

    “大唐……万胜!有我无敌!”一个个‘獠牙’战士就像是蛟龙身上无数的鳞片,手中百练精钢制成的武器闪着寒光。两只千余人的‘獠牙’队伍,身上散发着浓稠的血腥气息,在‘龙头’的带领下,带着惨烈的气势一头扎进了纷乱的联军之中。

    “万胜!万胜!杀……”无数的异族在两支‘獠牙’中队形成的箭头之下像一块块破烂的麻布一样四散。

    疯子,这些大唐人都特么是些疯子,不管是龟兹人还是于阗人,面对着如恶狼般不顾一切厮杀的疯子,一个个全都头皮发麻,打着打着就想后退。他们都是一个个部落被召集来的,根本没有死战的勇气,如果这一战拼光了,部落将来也就完犊子了。

    这就是大唐与异族本质上的区别。

    大唐的兵讲的是军法森严,退缩、逃跑之人不用说砍头的威胁,仅仅是战友的鄙视就可以让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而异族则不是这样,他们讲的是利益,用利益来约束部队,在这样的情况下,打顺风仗自然是百战百胜,如果要打一些硬仗,损失和收获不成比例的时候,立刻就会军心涣散。

    “杀,杀上去,全都给我杀上去!”无数的龟兹将领指挥着手下的军队向前面冲着,但自己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眉头紧紧皱着,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要继续打下去一样。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