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05章 脱离(下)
    “姓吴的,你特娘的干什么呢?为什么城门还没有打开?”远远的,伍登看着前面的情况,就知道事情出了变故,勒住战马站声喊道。

    “这里有一千多人,你告诉老子,我应该怎么开门。”吴辰警惕的看着前面不断逼近的于阗军卒,嘶哑着声音吼道。

    “那你就再坚持一会儿,我们这里有两件大杀器,等着到之后,你就可以自由了。”伍登见吴辰一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便也没有急着冲上去,只是驻马立在原地等着。

    “有什么大杀器你最好快点,否则老子非交待在这里不可。”吴辰嘿了一声,手伸向背后,对着伍登竖起一根中指。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冲击城门!”守着城门的武将听着吴辰与伍登的对话,高声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一会儿有两个大人物要来,你最好能稳住手里的箭。”伍登远远的高声喝到。

    “哗啦啦……”凌乱的马蹄声响起,引起了守城武将的注意,待他凝目细看之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国主,王子,你,你们怎么……”看着被绑成粽子一样的尉迟渥密父子,守城的武将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状态。

    “打开城门,让我们出去。”尉迟渥密现在根本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不脸面,被绑在马背上的他现在除了复仇,其他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可,可是塔尔将军说城中有贼人作乱……”守将有些为难的说道:“任,任何人没有他的命令都不得出城。

    “塔尔已经死了,难道你不认识他的马么?”尉迟渥密对着伍登的方向歪了歪脑袋。

    没办法手被绑到了身后,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指明方向,只能通过这个动作给手下一点提示。

    乱了,全乱了,城门守将仔细看过伍登的坐骑之后,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国王在一群不知道是什么人的控制之下,让他有些投鼠忌器,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而唯一给他下过命令的人却已经死了。

    理智上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开城门,不应该放这些劫持王族的家伙离开,但是心中的忠君思想却在告诉他,必须要听从国王的命令,否则国王如果出现任何一点损伤,他都有掉脑袋的危险。

    作为一个看守城门的小官,他完全没有能力参与到政变之中,所以整个劫持事件,到了现在才终于恢复到了正轨,变的简单明了。

    “打开城门,让我们出去,国王还给你们,为表示诚意,我们可以先把王子释放!”看着有些选择困难症的守将,白月宁割开了绑着尉迟招娣的绳子,同时把让人把他从马上放下去。

    结果,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尉迟招娣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找了一匹马骑了上去,可怜巴巴的说道:“不,我跟着你们走,别丢下我。”

    很明显,刚刚塔尔的话给了于阗王子很深的触动,这货终于知道自己在那些武将心中的地位到底如何了。

    所以,听说要把他留下,这货几乎当场就被吓尿了裤子,说什么也不肯再待在这个破地方,省得一不小心被那个武将们来个倒打一耙,把他给弄死。

    而就在白月宁瞪起眼睛要赶人的时候,于阗国主尉迟渥密却接口说道:“某亦如此。”

    我了个去的!这什么情况啊?什么时候人质和绑匪的关系这么好了?伍登、吴辰以及于阗城门守将全都一脸懵逼,大眼瞪小眼的互相莫名其妙的对视着。

    “看什么?只要出了城,某不与你们一路就是。”尉迟渥密皱眉说道。

    “听到了吧?快点开门。”于阗王子尉迟招娣催马向前,马头几乎顶在了守将的鼻子。

    “这……,好!”守将实在搞不清楚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缘由,被尉迟招娣挤兑到了墙角之后,终于点头答应了放行。

    “白王妃,你真的不与孤王一起走么?”城门打开,一行人刚刚出城,尉迟渥密便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问道。

    嗯?!这又什么情况?吴辰和伍登以及跟在后面的于阗守将再次对两人行注目礼,真特么是一对奇特的绑匪和人质。

    不过白月宁很明显的无视了尉迟渥密,也不管重人奇怪的目光,只是平静的说道:“我们走吧,有什么事路上再说。”

    “好,路上再说!”行伍出身的伍登并不关心于阗国主与小白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第一打马而行,向着城外远处的荒漠深处行去。

    吴辰虽然比较八卦,但是看众人都走了,小白的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所以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回头遗憾的看了一眼倒在城门口的那些身穿百姓衣服的尸体。

    那些都是他‘六组’的人手,只是目前情况不允许,他实在带不走他们。

    “走了,别看了。”小白与吴辰早就有过一些接触,虽然有些不满意他的八卦与不着调,但是在走之前,还是提醒了他一句。在不知道城里追兵什么时候会追上来的情况下,快点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事实上,城里此时根本就没有任何追兵。

    于阗国的将军也不是傻子,谁都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谁追上去,谁就是杀死国主的凶手,在没有能力压服所有人之前,这样的出头鸟行为,简直就是在找死。

    所以别看刚刚在后面这帮家伙叫的欢,但追上来的还真就没有。

    他们都在期待着小白他们能够把国主给杀了,这样他们就不用去背黑祸,把所有事情都栽到大唐头上就可以了。

    城外荒漠深处,疾驰了四十余里之后,小白一行人在确定了没有追兵之后停了下来,借着让战马休息的空当,武登问道:“白卫,为什么你要发黄烟?如果不是当时我们已经作好了准备,怕是根本就来不及救援。”

    “我只有那一种!”小白沉默了一下,无奈的说道。

    “别说烟了,现在不是出来了么。”吴辰嚼着肉干靠过来,找了一块空地坐下之后问道:“说说吧,汉王怎么回事?不是说去救他的么?为什么把于阗国主和王子都带出来了,却没有看到他?”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