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02章 逆变(上)
第九零一章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救国主?”于阗王子被看破了行藏,索性也不再隐藏自己的野心,阴阴的笑着说道:“大唐刺客如此猖獗,竟然当着本王子的面行刺父王,如此行径人人得而诛之。”
    “王子殿下,哦不,尊敬的于阗国主,请接受来自大唐亲王的恭贺!”随着被于阗王子收买的王宫侍卫一步步逼近,已经退到人群之外的李元昌也换上了另一副表情,同样笑的十分阴森。
    该死的,到底什么了什么?小白的智慧有些跟不上事情发展的节秦,原本简简单单的劫持于阗国主,以此为要挟逼迫其释放李元昌的行动,怎么就演变成了一场宫廷剧变了!
    不过为了防止其中出现什么意外,小白手中的刀依旧没有放松,只是卡住于阗国主的脖子,随着人群的逼近,不断向后退着。
    独自一人身陷囫囵,白月宁现在不敢相信任何人,眼下的情况或许她跟于阗国主合作活命的机会更大一些,但这会是真的么?如果于阗人是在演戏怎么办?放了于阗国主那就等于把主动权交给了于阗人,到时候我为鱼肉,人为刀俎,想要后悔可就晚了。
    但如果是真的呢?如果这真的是一场于阗内部的政变呢?难道自己就陪着这着于阗的老家伙一起死么?这样子真的值得?
    “尉迟招娣,你当真要弑父不成?”就在小白艰难的进行着选择的时候,于阗国主似乎从刚刚的震惊中醒悟了过来,尽管脖子已经被刀锋划破,但却死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弑父?不不不,我没有,是大唐刺客下的手!”于阗王子——尉迟招娣脸上带着虚伪的惊恐,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可怕的事情一样。
    “于阗王子,你还和他们废什么话,机会难得,快点杀了他们!”李元昌站到了尉迟招娣旁边,再也没有了从前那种猥琐的表现,颐气指使的样子与曾经在大唐时毫无二致。
    “你们……,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而且,尉迟招娣,你可是吃了第一王妃给你的毒药,难道你就不怕死么?”于阗国主尉迟渥密尽管显得有些崩溃,但出乎预料的是,这老家伙竟然还是念念不忘娶小白的事情。
    尉迟招娣给李元昌做了一个稍等的手势,然后振振有词的说道:“毒药?我真的会信么?而且就算是毒药又能怎么样?解药一定会带在她的身上,如果她身上没有的话,我迟早也还是个死,所以我为什么要受制于这个贱人?”
    “父王,别天真了,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这个贱人的话?真的会认为她会给一个中了毒的敌国王子解毒?这种自欺欺人的事情也只有您这样的老顽固才会相信。”
    “就算是这样,你和他又是怎么回事?你们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相比于毒药的问题,尉迟渥密更关心的是李元昌,他很想知道李元昌和儿子之间的戏法是怎么变的。
    “我们一直就是同一线战线的朋友,在反抗大唐的问题上,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不像您,总是那么犹豫不决,您老了,到了退位休息的时候了!”尉迟招娣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他和李元昌之间的关系,但却把自己的意图表达的十分明显——对抗大唐!
    “白日做梦,就凭你们两个也想与大唐对抗!”一直没有发声的小白终于开口了。
    “那又怎么样?有汉王殿下支持我,只要我们把西域的所有国家团结起来,然后与西突厥取得联系,到时候大唐深入西域的一万五千人何足道哉!而等到把西域的一万五千唐军尽数歼灭之后,只要汉王殿下振臂一呼,讨伐不义,我们可以联系所有与大唐有仇的国家,到时候从西到东,从南到北,群起而攻,马踏长安只要旦夕之间!”尉迟招娣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丝毫不顾旁边李元昌的眼神越来越不善。
    “好了,不要说了!”终于,李元昌按捺不住心中那股郁闷,一声大喝将尉迟招娣打断,冷声说道:“你说的太多了,对于两个马上要死的人,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处。”
    “反正他们都要死了,让他们死的明白一些又有什么不好。”尉迟招娣脸上尽是不屑,只是却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让你的人快上杀了他们,省得夜长梦多!”李元昌的表现与往日截然不同,看上去竟然隐隐有了一丝枭雄的意思。
    “白王妃,实在对不起了,家门不幸出了如此逆子!”人群再次涌了上来,尉迟渥密长长叹息一声,只是不得不说,这老货的确是个情种,这样的情况下依旧没有忘了小白。
    “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信口开心,否则我不介意先割下你的舌头。”小白的声音冷的像冰,但却依旧诱人。
    “看看,看看,形势所迫下,哪怕有天大的仇恨的两个人,也会站到一起,这就是人性!”尉迟招娣看着小白收回架在尉迟渥密脖子上的刀,抚掌大笑道。
    只是他没有看到,站在他一边的李元昌脸色却已经变了:“退开,快退开。”一声大喝自他的口中发出,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未来的大唐皇帝陛下,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想要放他们一条生路?”尉迟招娣不知道李元昌在怕什么,故而调侃似的问道。
    “我说……”李元昌双眼死死盯着大殿中间,尉迟渥密和小白的位置,脚下向后疾退,警告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华丽的身影已经在众人眼前消失,惨叫声也在同时响起。
    一身于阗宫装的白月宁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但是整个人就像一只贴着地面捕猎的鹰隼,带着一片残影冲入了于阗侍卫之间。
    乌黑的三棱军刺与格斗刀一正一反由两手分持,或捅,或划,或架,动作快的完全不似一个人,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已经将围在前面的一群侍卫放到了七、八个。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尉迟招娣才刚刚从李元昌身上把注意力收回来,就发现似乎自己已经处在了一个很危险的位置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