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83章 老崔的用处(上)
    “李元昌,还我命来……”。

    “李元昌,我要杀了你……”。

    不知何时起,李元昌发现自己的居所里阴风阵阵,一个个模糊的影子围在他的身边。

    这些人或是没了脑袋、或是七窍流血、或是缺胳膊少腿,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对李元昌发出索命的咆哮。

    狰狞的鬼脸在他的眼前不断闪过,伸过来的鬼爪像是要抓进他的肉里,一声声凄厉的鬼叫让他的心嘭狂跳。

    “来人,快来人,救命,救命啊!”慌乱中,李元昌拼了命的挣扎,试图摆脱身边这些因他而死的冤魂。

    “殿下,汉王殿下!”略带熟悉的声音传来,惊慌中的李元昌猛的张开了眼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些人在哪里?胡老八在哪里?”李元昌死死抓着叫醒自己的宫女的手,紧张的问道。

    “殿下,您刚刚一直在叫救命,是不是作噩梦了?”宫女忍着手上的疼痛,低声问道。

    “噩梦?”李元昌慌张的扫了一眼四周,再也没有发现那些狰狞的怪脸,那刺骨的寒风也已经消失不见,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呼……,小暧,你先下去吧,让本王静一静!”

    “喏!”被李元昌叫做小暖的宫女略一欠身,退了开去,留下李元昌一个人惊魂未定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冤魂索命,难道自己真的是大限已到?连鬼都来欺负自己了?

    李元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扭头看了看床榻,却再也不敢入睡。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虽然生在皇家,有着非同一般的见识与抱负,但是其心理承受能力却并不是十分强大,一场恶梦下来,让他有了很重的心理阴影。

    而此时的长安,已经是万籁俱寂的深夜,崔钰正从失魂的状态中苏醒过来。

    不审不知道,一审下一跳,在地府查了一圈之后,崔钰发现,竟然有三千冤魂死于汉王李元昌之手。

    无有取死之道,却遭李元昌之毒手,这人到底要有多么狠的心肠才会干出这种事情?

    李承乾也弄死不少人,就数量上来说,甚至是李元昌的十倍不止,但是那些都是异族,死了也不归老崔管辖,引渡回去之后就没他什么事儿了,甚至在老崔看来这应该算是为国争光,当不得大事,权当为当年被高句丽杀了的隋朝数十万军民报仇好了。

    同人不同命的道理再一次重演,如果被李元昌知道,估计又是一场痛骂。

    不过管它呢,反正吓唬李元昌的任务老崔是按照李承乾的交待完成了,只等明天和那位变态的太子殿下回禀一声,就可以回自己的长子县。

    想到这里,崔钰顿时觉得浑身轻松,感觉整个人都轻了二两,一种莫名的畅快从脚底板冲到脑瓜盖儿。

    终于可以摆脱那个疯疯颠颠的太子了,真是太好了,终于不用下那个怎么也摆不明白的五子棋,也不用去玩儿那个JQK的斗地主,最主要的是不用和那个总是威胁自己,要自杀去找玉帝告状的逗逼打交道了。

    不过,崔钰真的可以如愿以偿的摆脱李承乾么?在皇权至上的年代里,他一个小小的六品县令真的能和太子掰手腕?

    能托梦,能吓唬人,可以远距离通讯的手下要到哪里去找?李承乾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放他这么容易的就离开。‘兰若寺’中,李承乾拿着刚刚到手,墨迹未干的诏书,脸上脸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翌日一早,已经收拾停当的崔钰带着自己的行礼,早早便来到东宫之外等着,宫门一开便催促守门的执金吾进去通报。

    时间不大,估计也就一刻钟左右,进去通报的执金吾再次出来:“崔府君请随吾一行。”

    对执金吾的态度,崔钰十分满意,并不是因为他的客气,而是因为李承乾还肯见他,这说明小李同志并没有继续折腾他的打算,而且准备兑现承诺。

    行不多时,到了李承乾的‘兰若寺’,还不等崔钰打招呼,李承乾便已经高声叫道:“崔兄快来,今日你到的早,正巧有机会尝尝宫中美食。”

    “臣谢过殿下!”崔钰起来的早,根本就没有吃早饭,在宫外等了那么长时间此时也有些饿了,李承乾一叫也就凑了上去。

    二十余天的接触下来,崔钰也知道李承乾的性子,如果自己矫情推脱,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崔兄,今日本宫起来就听到喜鹊叫,正琢磨会有什么喜事儿,兄长便就到了,看来这喜事怕是应在了兄长头上。”等到和崔钰两个吃的差不多了,李承乾看看头上飞来飞去的喜鹊,若有所指的说道。

    “殿下抬爱了,崔某不敢当。”崔钰吃饱了东西,正琢磨着怎么和李承乾辞行,冷不防被他‘喜事临门’的说法弄的一愣。

    “没什么抬爱不抬爱,崔兄且看看这个什么。”李承乾高深莫测的笑笑,从身后杨雨馨手中接过她递上来的诏书。

    “这是……”崔钰狐疑的看着李承乾,眼神不停的在人和诏书之间扫了扫去,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啪”的一声,李承乾将诏书拍到崔钰的手中,一句话将崔钰的预感变成了现实:“打从今天开始,兄长便是长安县县令,那劳什子长子县兄长就不用回去了。”

    不,不用回去了?崔钰如遭雷击,整个人随着李承乾的一句话僵在原地,所有希望化为泡影。

    长安县令虽好,但是崔钰觉得自己的小命更好,天天守着李承乾这样一个变态,没事儿和一个六品小官称兄道弟,这特么还让不让人活了?

    如果被人知道自己和太子称兄道弟,光是口水都能淹死自己吧?

    虽然说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是地府判官,在阳间说起来挺牛逼的,但是这个身份敢说么?一公开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吧?最低来说找自己续命的就不知道会有多少,其他一些想要长生不老的就更不要说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