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79章 可怜的崔钰
    “小子,给老夫站住!”散了朝会,正在向外走的李承乾被老程熬唠一嗓子吓了一跳,甚至就连已经快要走出大殿的李二都跟着哆嗦了一下。

    太极殿太大了,老程的嗓门也太高了,整个大殿里面到处都是他这一嗓子的回音,一些身子骨弱一些的老家伙,甚至被他一下震的耳朵嗡嗡直响。

    叫住李承乾的程老货看着李承乾在哪里干张嘴,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忍不住又扯着嗓子大声说道:“你说啥?”

    结果,老程换来的是李承乾无奈的一摊手,然后又是干张嘴不说话。

    咋回事?程老货迷惑的揉了揉耳朵,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别人如果大点声说话,他还是能听到的,怎么到了今天听不到了呢?难道真的聋了?

    其他一群老货也围在程老匹夫四周,彼此间面面相觑,明显也是没听到一丝声音,都是一头雾水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李承乾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老货们围着,处变不惊的四下打量,时不时还摸摸鼻子,一张嘴开开合合,但却没有一丝声音。

    而实事上,不担是程老货等人听不到一丝声音,就连其他耳朵好使的老家伙也同样听不到一丝声音,因为无良的太子殿下根本就没有出声,他只是在那里对口型而已。

    程老匹夫这一群老货得罪过太多人,另外的一批老家伙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就算是有人发现了是李承乾在故意使坏,也没有主动去告发,反而是放轻了脚步配合,脸上带着坏坏的笑望着一群懵懂的大将军。

    最后,听不到任何声音的老程无奈的放弃了与李承乾的对话,拂袖而去,其余老货也是愤愤而走,留下小李一个人站在原地偷偷的怪笑。

    “殿下,您找来的那个县令还是东宫等着呢,您看……”等到大殿里已经走的没人了,杨雨馨探头探脑的从外面走进来,轻轻扯了扯李承乾。

    “我了个去了,忘了。”李承乾在自己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崔钰崔判官,刚刚才把这家伙找到,弄到东宫还没来及得见面,李承乾就被老头子给叫到了太极殿,此时估计那家伙已经在东宫等毛了。

    一人一台破自行车,李承乾、夜魅、杨雨馨加上双胞胎兄弟,五人组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排成人字,夹杂着稀里哗啦的链条声,向着东宫滚滚而去。

    离着老远,就看到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青年正站在‘兰若寺’门前纠结的来回踱步,时不时还在手心里砸上一拳。

    “老崔,想什么呢。”一个漂亮的甩尾停车,李承乾将车子停在了崔钰身边。

    “我……”面对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太子,崔钰嘴角抽了半天,我后面的那个字生生被他咽了下去。

    “别我了,跟本宫进去。”把车子往边上侍卫手里一推,李承乾将手搭在崔钰的肩膀上,搂着脖子就往‘兰若寺’里面走。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李承乾崔钰这家伙打过的交道都不止一次,从第一次穿越到第二次还魂都是这家伙有关,所以从感情上来讲,李承乾更多的是把这家伙当成兄弟,一个和他一样能穿梭于时空的人。

    甚至可以说,老崔如果真的可以记得阴间地府一切的话,那么他就是大唐唯一一个知道李承乾秘密的人。

    但是崔钰记不记得呢?到底记不记得呢?李承乾十分迷惑,所以在揽住老崔的肩膀之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崔,这段时间你的酒戒了没有?”

    “戒……”原本被李承乾揽入肩膀的崔钰就有些懵逼,现在被他一问更是迷惑,琢磨了半天才说道:“殿,殿下,臣,臣不喝酒啊!”

    “你不喝酒?”李承乾歪着脑袋打量了老崔半天:“你是长子县令,对吧?大业三年六月六日出生,本名崔子玉,定州(唐末改为祁州)鼓城人,令尊令堂梦见一童子擎一盒,内盛美玉两枚让其吞食,而后有了你。本宫说的对也不对?”

    “对,对!”崔钰看着李承乾的眼神像是在看妖怪,结结巴巴的应付着。崔子玉这个名子他只用了几年,现在自己都快要忘记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被李承乾一口道出,而且出生的时辰也被说的分毫不差,老娘怀他的经过同样清清楚楚。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国太子会把自己了解的这么清楚,这是要砍头还是要升官?话说没听过升官要把人查的底掉吧?

    “别紧张,别紧张,我就是问问,你不在在意。”确定崔钰的确就是崔钰之后,李承乾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他道。

    “太子殿下,您找我到底什么事儿?能,能说说么?”老崔已经快要被李承乾折磨疯了。

    这可是在大唐,社会等级分明的大唐,被一国储君揽着肩膀,崔钰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事儿呢道是没啥,就是想问问,你对长安县令这个职位怎么看?有没有兴趣?”李承乾却没有一点作为上位者的自觉,死死揽着崔钰的肩膀语带关切。

    作为崔钰把自己毫不留情的推进空间漩涡的报复,李承乾并不认为自己现在的行为有什么过份,相反他还觉得这样子不够,应该再继续折腾老崔一下。

    “殿下,您,您能放开么?我,我有些不习惯!”崔钰没有考虑李承乾的问题,只是哭丧着脸,指着他揽住自己肩膀的手。

    “诶,崔兄,你我二人一见如故,正当如胶似漆、抵足而眠……”无耻的李承乾不担没有松手,反而将崔钰揽的更紧了些。

    这样子虽然有些恶心,但是相比于报复一下老崔,这点恶心并不算什么,一切只希望那个阴间地府的老崔能够感觉得到,否则这一切都白做了。

    另外一点就是李承乾现在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地府了,崔钰对李承乾的一无所知让他十分迷惑,两次地府之行到底是不是真的?后世的二十三年经历又是不是真的?一切难道都是梦?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