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60章 想不通的事情
    挂羊头卖狗肉,这个比喻虽然不错,但听起来总是有些别扭,到底谁是羊头,谁是狗肉的问题,很是让人纠结。

    李承乾再一次被踢了出来,不过这次出来的快,回去的也快,还没等他走出甘露殿,就又被叫了回去。

    “坐下好好说,再敢胡言乱语想想你的一身皮。”刚刚回到老头子书房,小李就被威胁了。

    “喏!”李承乾缩了下脖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看着一群老家伙们都在盯着自己,琢磨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父皇,这军校呢,儿臣认为首先要教给学员的就是忠诚,培养学员的忠君爱国的思想,培养他们身为大唐军人的荣耀感。”

    “其次,我们要培训学员的军事素养,比如说基层军官的局部战场指挥能力,战场上的格斗生存技巧等等。”

    “而一些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成绩特别突出的人材,我们需要因材施教,进行一些战略、战术方面的培养,由十六卫大将军亲自授课。”

    “而至于学习的东西都有什么,这个就不是儿臣能知道的了,我读的书少,军事方面的并不熟悉。”

    说到这里,李承乾是真的没词了,关于军校方面的建设,教师的选拔,到底如何授课这都不是他了解的。

    尽管他已经在大唐生活了好多年,但是从根子上讲,他的思维还是现代人的思维,对于那些兵书战策之类的东西,他的理解与古人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知道古人在讲解兵法的时候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是照本宣科?还是举例说明?这些他都不了解,所以也就没有办法进行更深一步的解释。

    “那你几天说的那个关于炮兵指挥课的培训又怎么说?”李二没有过份为难李承乾,看他似乎真的没啥可说的了,便换了另一个问题。

    “这个没啥好说的啊,就是学学炮兵怎么指挥,比如兵炮协同,炮火掩护之类的就可以了。”李承乾嘴角带出一丝坏笑,老家伙们,让你们前段时间挤兑哥们儿,这下看哥们儿怎么收拾你们。

    “你说的这些可有教材?谁来讲解?”李二听着一大堆不甚了了的名词,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

    “教材儿臣可以回去整理出一份,至于讲解……儿臣也不知道,一切由父皇决定便好。”关于给一群老货上课的问题,李承乾是能躲就躲,十多个人,有一半大字不识一筐的,给这样一群人上课,怕是要早死好些年。

    “嗯。那你就抓紧时间搞吧,弄好了送到朕这里来。”李二发现已经榨不出什么油水,有了赶李承乾走的意思。

    李承乾十分自觉,知道老头子应该是有事情要和长孙等人商量,于是起身说道:“父皇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容儿臣告退!”

    “去吧!”李二挥挥手。

    等到李承乾走了,李二对一直沉默着的长孙无忌等人问道:“你们怎么看军校的事情?”

    “陛下,臣认为此事应该找李靖前来商议一下。”长孙老狐狸不置可否,把事情推到了军方一边。

    毕竟军校的事情大部分属于军方,他长孙无忌如果插言过多,将来事情一旦有什么变故,怕是会落下什么埋怨。

    而抛开老李等人研究军校的事情,单说李承乾。

    从甘露殿出来,骑着破自行车回到‘兰若寺’之后,整理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便开始提笔写下了炮兵军官手册的第一行字:九九乘法口诀。

    “不对啊……”刚刚写了几个字,李承乾又把头抬起来疑惑的问道:“外面那些杂草怎么没了?”

    “是臣安排人给清掉了。”杨雨馨轻声解释道。

    数年没有清理过的‘兰若寺’院子里已经满是蒿草,除了经常走人的地方比较干净之外,其它地方别说兔子,连老虎都能藏进去。

    杨雨馨小姑娘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才借着李承乾不在宫里的时候,安排人都给清理掉了。

    “清掉它们干啥。”李承乾叹了口气。有那些草在,他写点东西还能找点写聊斋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全都没了。

    “殿下,咱这里太破了,啥时候好好修缮一下吧,您看外面墙上的红漆都快掉光了,多丑啊。”杨雨馨有些抱怨的说着。

    在宫里这么多年,跟着李承乾其它宫殿也没少去,她就没看到一间比‘兰若寺’还要破的,若大的皇宫里面,只有东宫显得像是一个破落户。

    “修啥啊,拿啥修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一共就那么点钱,别说修宫殿,发工钱都费事。”

    “可是也不能这样将就着啊,殿下您都不知道外面怎么评论咱们。”

    “随他们说去,咱过咱的日子,如果实在生气,回头给你调几个人,再听到有人嚼舌头就打出去拖死。”李承乾咂咂嘴,安慰了杨雨馨一下便又将注意力投入到正在写的书上。

    东宫破落成这个样子,李承乾并不是不想修,可是想到那一堆等着谏言的言官,他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而且把东宫放着不修其中也有其它理由,老头子现在宠李泰,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打赏无数,对他这个太子则非贬即斥,这让李承乾有一种危机感,总是觉得老头子在计划着什么东西。

    所以这段时间他只要有时间就琢磨一件事:老头子到底要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天无二日,家无二主,一个国家不可能有两个太子,老头子现在的行为无疑会给朝臣造成一个他想要易储的假象。

    可这是为什么呢?李承乾认为自己现在做的比历史上的那位要强上不少,为什么老头子还会这样做?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他的脑中,真到刚刚杨雨馨提到重修东宫,才让他有了一丝灵感,一种突然间的明悟:

    难道老头子是认为自己的性子过于激进?想通过对李泰的宠爱让自己醒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告诉自己,忍耐的重要性?或者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考验一下自己对手足兄弟的那份亲情是否真实?

(本章完)


龙8国际